这届爸妈需要活成扁鹊本人

文 | daisy

加群取暖 | daisydaisy1007

(添加请备注「公号群」+娃年龄+所在地)


当时我还没生,一天晚上,我和队友Lam早早上床,窝在被子里,在一堆时长10分钟的小视频里,兴奋地挑选着。

最后,我们选了个看上去比较直入主题的。

场景浴室,演员两人,一个穿的不多,一个全裸。

我们目不转睛地看完了那个题为「如何给新生儿洗澡」的视频。

看完后,我俩对视:太特么复杂了。

没错,那时候,我还没关注那么多育儿公号,对新生儿护理也一无所知。

不要说给小孩洗澡,我连怎么抱小孩都不会。

我问Lam,他也不会。

蠢的不是我一个人,我该庆幸吗?

有时想到自己的无知,心里闷得发慌,于是找一个孕妇朋友聊天,寻求心理安慰。

但我发现她比我懂得多多了!

从母乳到疫苗,从发烧到腹泻,头头是道!我甚至怀疑她可以默写退烧栓成分的化学结构!

而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小孩退烧是要塞屁股的!吃药不行吗?!

你好牛!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家有亲戚当儿医吗?

没有,我都是自学的,你买套催生育儿宝典吧!

催生育儿宝典???

去网上扫盲才知道,是崔神,崔神育儿宝典。

买来后,我读得特别认真,还用马克笔标注重点,又做了标签方便查找。

看到后面几册,讲小儿常见病,我没法划重点了,因为,

整本都特么是重点!

等下,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我就是个普通妇女,生个娃娃而已,我特么凭什么要变成儿科专家?!

小孩生病当然是尽快去看儿医,让专业人士解决问题!

我一个混吃等死的十八线金融狗,干嘛要冒着耽误治疗时机的风险,在家自己给孩子瞎诊断?


饼饼出生后,基本没生过什么病。

直到一周前。

周六上午,我和Lam带她去挖沙,还结识了个小哥哥,一切都那么和谐。

中午回来,她茶饭不思,眼神迷离,我以为她得了相思病。

Lam说,饼饼好像喝醉了。

我觉得蹊跷,摸了下她额头。

靠!可以煎鸡蛋了!!!

从这一刻开始,这只40度的火炉,就赖上了我,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赖着。

退烧栓隔3小时塞一个,但最多退到39.5,没多久又回升到40+。

火炉不吃也不喝,一动不动地趴在我身上,大口呼热气。

喝点水吧。

没反应。

妈妈知道你难受,喝点水就好受了。

没反应。

你看爸爸都喝水了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爸爸好棒啊!

头扭到一边。

我们为什么不带她去看急诊?

在德国,小孩发烧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在家硬扛观察3天。

3天还不退烧,医生才会给验尿查血,看看有没有细菌感染。

3天之内,一般只看耳朵和喉咙听肺,这三个器官没问题,就会被赶回家,多喝水。

而看急诊通常要排几小时队,这期间,所有病孩共处一室,玩同一堆玩具,交叉感染几率极大。

所以,看急诊的结果经常是:旧病没看出什么名堂,又传染了新病回来。

我开始跟Lam讨论。

要不要去急诊啊?

去。

去了被传染其他病咋办?

那就再等等。

万一是细菌感染呢?

那就去。

不烧3天估计也不会给查血!

那就再等等。

高烧说不定能早点给查?

那就去。

路上万一捂热惊厥咋办?

那就再等等。

等等会不会烧傻了?

那就去。

去了反正也只开退烧栓!

那就再等等。

她不吃不喝万一脱水咋办?

那就去。

去了也估计不会给输液!

那就再等等。

… …

在这样的谈话中,我们挨到了晚上。


饼饼躺在我们中间,喘着粗气,翻来覆去,哼哼唧唧。

我和Lam几乎没睡,每3小时塞一颗退烧栓。

塞退烧栓好像「薛定谔的猫」实验,栓塞进去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她是不是正好要拉了。

她竟然一天拉了三次,竟然每次都要等退烧栓塞进去才拉。


如果是刚塞上就拉了,还比较好办。

最崩溃的是,塞进去六七分钟,栓化了,也不知道吸收了几成,她表情开始不可名状,使劲,拉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到底要不要再补塞一个?!

塞,超剂量怕副作用;不塞,剂量不够退不了烧。

给小孩塞退烧栓是逼死天秤座的最好方法。

总得来说,退烧栓对她效果很差,没多久就回升到40度。

她张着嘴呼热气,嘴唇已经干得发硬。

喝点水吧。

没反应。

哇这果汁怎么这么好喝!

没反应。

你不要爸爸全喝光啦?

头扭过去。

就这样,我们挨了一夜。

第二天,她体温升到41度,呼吸急促,滴水不进,整个人像根蔫黄瓜。

前一夜,我已经读了好几篇文章,比昨天的我知识渊博了不少。

「如何分辨流感和普通感冒」

「高热惊厥是怎么回事」

「流感居然会致命,千万别小瞧」

「流感肆虐,记住这一种药就够了」

… …

我很感谢那些在微信上写医学科普文的人。

根据这些文章,我几乎可以判断,饼饼这次不是普通感冒发烧,而是流感。

我还了解到,流感可能引发并发症,中耳炎、肺炎、呼吸衰竭… … 曾经传疯朋友圈的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就是作者记录岳父如何从流感到肺炎、从门诊到ICU,29天阴阳两隔的故事。

而并发症的高危人群中,第一条赫然写着:

苍天啊。

我们11点多到医院,直奔急诊。

只有四个孩子排队,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德国人不爱生孩子的好处。

才半个小时就排到了我们。

这时我才知道,我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原来这只是登记急诊的地方,还没到候诊室。

登记完,进了候诊室,我傻眼了。

小小的房间里,每平米都站着人,每个人的表情都焦急无奈,身上都趴着一个病蔫蔫的孩子。

我不敢想象这一屋人都排在我们前面。

特别巧的是,我看到前一天跟饼饼一起挖沙的小哥哥。

哇靠!果然是被你儿子传染的!

我们假惺惺地客套,保持距离打探对方小孩的情况。

她妈妈听说我们高烧,拉着他往后退了一大步,说:我们儿子没发烧,刚从楼梯摔了下去,来检查下眼睛。

我抱着饼饼知趣地走开,走廊里也站满抱着病孩的爸妈。

我放佛看到一亿个病毒在我身边旋转尖叫。

我和饼饼找到一个距人群较远的地方,Lam在原地等着医生叫号。

过了半小时,Lam过来说,这么久看了一个小孩。

过了一小时,Lam过来说,这么久看了三个小孩。

… …

经过四小时的等待,终于轮到了我们。

医生不紧不慢地进来,看了耳朵喉咙,听了肺,半句话没说,又给饼饼挂上一个储尿袋,让我们出去等她尿尿。

一小时,没尿。

两小时,还没尿。

她一整天拒绝喝水,有尿才怪。

医生终于答应给她查血。

原来查血只不过是在手指扎一滴血。

为什么不早点查血?

为什么要让我们在病毒窝挂着尿袋晃两小时?

为什么不在候诊时让我们先准备接尿?

因为没人在乎我们等多久!

查血结果很快出来了。

没有细菌感染,回家喝水吧。

是什么病?

不知道。

是流感吗?

不知道,反正是不是都得回家喝水。

我已经习惯了德国医生的佛。

但是佛也要我们多喝水!

可她偏偏不喝水。

佛出招说,给她吃冰激凌!

晚上,我又读了几篇关于流感的医学科普文章。

我发现,并不是没办法查,用鼻拭子或咽拭子,很容易就可以确诊。国内对于流感并发症高危人群,建议在初期用奥司他韦,可以减短病程,降低并发症概率。

但是在德国,不管是流感还是其它病毒感染,应对方法都是:

多喝水,多躺着,如果不幸重症,我们抢救你。

德国医生真是优秀的前男友代言人。

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流感具有高传染性,像我这样的弱鸡,为什么没被传染?难道不是流感?

第二天,我这个疑虑就被打消了,我也40度了。

五天后,饼饼的体温终于恢复了正常,她开始吃东西,精神也慢慢好转。

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这时我才想到,我自己39度+已经第四天了。

Lam说,其实我更担心你,明天请假,拖你去看医生。

我体内的病毒明显被「看医生」三个字吓到了,第二天就退烧了。



国内一个朋友,听说我们的看病经历,发来一张她女儿不久前的就诊单。

她女儿发热3天,无其他任何症状,喝水尿尿正常。

医院却开了口服药、喷雾、注射药共7种!并要求她立即输液

后来,她在网上咨询医生,医生给了些建议,没输液,回家当天下午就退烧了。

(当然,每个孩子病情不同,她的做法不能作为普遍参考,有病还是要遵医嘱。)

她很后怕,明明自己能好的小病,却被要求输液,开一堆不疼不痒的药,反正吃吃没什么副作用,顶多就是不管用。

医院的过度治疗让她不敢带孩子看病,医生的话也不敢全盘接受。

她跟我说,她去儿童医院,看到很多人拿着衣服架子,还以为有什么辟邪的说法。

后来看到这个微博,才知道是用来举输液瓶子的。

先不讨论举衣服架子的事,病人这么多,医院有医院的苦衷。

但是,凭良心讲,真的有这么多孩子需要输液吗?医生开的每一副药,每一瓶吊水,都是100%出于孩子病情所需,而没有一点利益驱使吗?

有位妈妈在群里问了我个问题。

我想不笼统地评判德国儿医,讲个小故事吧。

饼饼发烧那几天,我在德国妈妈群求助经验。

一位同在法兰的妈妈,跟我讲了她不久前带女儿急诊的经历。

女儿周末突然高烧咳嗽,她知道女儿情况比较特殊,几乎每次咳嗽都会造成堵塞性支气管炎。

她们马上去急诊,医生看喉咙的时候,手法比较粗野,把她女儿弄吐了。 

于是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因为吐了),病毒性的,回家自己扛吧。 

她觉得不可能是肠胃炎,并且,根据她平时积累的知识,她隐隐觉得病情已经影响到肺了。

第二天,她又去儿医诊所,表示认为急诊医生诊断有误,要求再看一遍。

儿医证实了她的猜测,她女儿肺里已经有积液,还好来的及时,不太严重,但需要马上用抗生素。

我在想,如果换做我,我有没有足够的知识和勇气,质疑急诊医生的诊断,坚决要求儿医重新看一遍?


我在医院等急诊时,在网上看到一则去年的新闻。


柏林一对3个月大的双胞胎,高烧不退,在医院等急诊7小时后,终于被隔离治疗。两人均需要立即输液、住院,其中一人细菌感染,呼吸困难,需要用抗生素、戴氧气面罩。


一边是过度治疗的国内医院,一边是过度佛系的德国医生,

我们特么到底能不能好好给孩子看个病?

每当我看到一些很棒的科技创新点子,我都在想,总有人想办法给我们生活锦上添花,怎么做点雪中送炭的事那么难?

我之前看到某大型电商的一个产品广告,看上去就是个普通塑料按钮,却可以无线连接购物车。我只要把按钮粘在洗衣机上,哪天发现洗衣粉没了,按一下,洗衣粉就下单了。同理,牙膏尿不湿等耗品都可以这么买。

哇塞,原来我们值得这么便捷的生活方式!一键购买、指纹付款、一按下单,总有人用科技替我们省时省事。

但为什么孩子一病,我们的时间就突然就一钱不值?

比如怎么不设计一个远程急诊排队按钮系统,让大家免于抱着生病的孩子,在医院干等几小时?

我们能不能不用因为怕交叉感染而不敢带孩子看病?

能不能不用怀疑医生的治疗建议和动机?

能不能不用彻夜在网上看医学科普自学成才?

生孩子前,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学的专业。

现在,每次饼饼一生病,我都恨我自己学的专业是垃圾。

我学什么狗屁金融?为什么不学医?为什么不学儿科?为什么课余时间浪费在社团活动上,而不学听诊器的使用?

你不生病,便是晴天,你若生病,每个爸妈都需要变成扁鹊本人。

不是我们爱好这个,是我们能信的人太少,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尽量靠自己。

想想真是可悲。

-The End-


转发朋友圈水逆退散,点“好看”变美瘦十斤

这不是迷信活动是信仰谢谢


往期精选



会做学术、会写段子

靠谱、有趣、不装的育儿博主

扫码关注「天赋一饼」


Daisy原创,欢迎后台联系转载

抄袭洗稿追究到底,当妈的人不打诳语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这届爸妈需要活成扁鹊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