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学古诗文,就不会说中国话?——《夏昆带你学语文:吃透古诗文》

听猴叔讲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语文小测试,特别适合已经当了学生家长的成年人。我在这里也拿出来问问大家:不查书,不百度,你现在张口就能背诵的,最长的古诗词是哪一首?


据说,很多人想来想去,最后背出来的都是《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加上标题和作者也才二十五个字。是不是大家的语文知识都还给中小学语文老师了吗?也有人更聪明一点儿,在熟悉的流行歌曲里找到了更长的古诗词记忆,女生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男生唱“滚滚长江东逝水……”,看来很多人的语文课是音乐老师教的啊!

不知你对这个测试的回答是什么。我家三口人一起想了想,猴叔立刻想到的就是李白,能背诵最长的应该就是《梦游天姥吟留别》了。猴妈说,她当年曾背诵过白居易的《长恨歌》,那可真是够长的。猴儿子想了几首语文课学过的古诗,他都嫌短,最后想起一个长的——“我把大雁说一说,清晨出窝把食打,展翅摇翎往前挪……”(出自刘宝瑞相声《打油诗》)


类似的测试我们也听说过,比如背诵古文。岳阳楼景区曾经推出了一个优惠政策,如果能背出《岳阳楼记》全文,就可以免门票登楼。于是,一大帮游客在大门外对着墙根,晃着脑袋念叨“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可惜大多数人努力了半天还是放弃,乖乖掏钱买门票去了。


经过这样的小测试,我们发现,大多数成年中国人已经疏远了传统文化的瑰宝——古代诗文。但是,老祖宗留下的精神财富,却从来没有抛弃过我们。尽管我们不会背诵,但我们日常说话的时候,随时都可能有古诗文的只言片语不经意之间就溜达出来。比如刚才提到的《长恨歌》,就给我们贡献了好多至今仍高频出现的成语——“天生丽质”、“回眸一笑”、“春宵苦短”、“后宫佳丽”、“金屋藏娇”、“仙乐飘飘”、“梨花带雨”、“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等。比如刚才我们提到的《岳阳楼记》,虽然大多数人背不出全文,但总能想起范仲淹慷慨激昂的一句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学习古诗文,其实就是我们中国人特有的“说话课”。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春秋时代的士人,如果不能深刻理解并熟练背诵《诗经》三百篇,就没法在正式的场合发言。因为当时的诸侯士大夫们,都会在对话时用引用《诗经》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与立场态度。这种“赋诗言志”的传统一直延续到汉代。


东汉有位大经学家郑玄,遍注五经,特别是笺注了毛诗,可以说后代中国人还能读懂《诗经》的意思,与郑玄有很大关系。有一次,郑玄家里的一个婢女犯了错误,郑玄一气之下罚她跪在泥坑里。另一个婢女看到了,问道:“胡为乎泥中?”表面上是问她“你怎么跪在泥水里啊?”其实这句话引用的是《诗经·邶风·式微》。跪着的婢女答道:“薄言往愬,逢彼之怒。”意思是:“我去跟老爷说话,谁知道正赶上他发脾气”,绝妙的是,回答的这句话,引用的是《诗经·邶风·柏舟》。


小学生从小背诵古诗文,这种童子功,其实也是为了能在口头表达时,更好地运用好老祖宗留下来的语言瑰宝。比如大家在爬山时,登上顶峰,极目远眺,心潮澎湃,此时此刻除了傻呵呵地感叹“好高啊”、“累死啦”,还能不能说出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杜甫《望岳》),“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轼《题西林壁》),“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王维《终南山》),“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寇准《咏华山》)。有意思的是,前年我们一家三口去杭州,登上灵隐寺边的飞来峰顶时,正巧听见有游客在吟诵“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我一百度才发现,这个名句出自王安石的《登飞来峰》,而王安石恰恰就是站在我们此刻登临的飞来峰上写出的这首诗。

那么要提升孩子的古诗文修养,是不是要求他背诵《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就行了呢?当然不是,前些年我们经常见到一些老一辈“鸡娃”家长,从孩子两三岁就逼着孩子背唐诗,目的就是让孩子人前显贵,给自己赢得面子。于是我们看到,很多孩子完全不理解诗意,只是机械地套用小朋友诗歌朗诵典型的“幼稚夸张假抒情”表情包,摇头晃脑,声情并茂,但离题千里地背诵着。比如,我们见过小朋友用“祖国花朵式”的灿烂笑容来背诵“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完全不知道这首诗后面的感情色彩“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孩子走进古诗文,不应该从背诵开始,而应该从讲故事开始,把记忆放在最后一步。讲什么故事?作者创作这首诗、这篇文章时真实发生的故事。孟子说:“读其书,颂其诗,不知其人,可乎?”读古诗文,就像跟古人交朋友,我们要了解他的生平遭际,喜怒哀乐,创作时的境遇,所要抒发的情感,然后才能读懂这首诗。比如送别诗,上面提到的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我们就要知道,这是白居易16岁进京城参加科举考试时,在考前去拜访大臣顾况时,呈上的一首应制诗,也就是应试命题作文的习作。


顾况是著名诗人,进士及第出身,在朝中担任著作佐,大概相当于文化部或教育部的司长吧。或许是来找他托关系的考生太多,顾况没把这个16岁的小白同学放在眼里,一见面就来了一句:“米价方贵,居亦弗易。”(京城物价高,你姓白小子的想在此定居,可不容易啊)这是拿白居易的名字抓了个哏。等他看到这首“离离原上草”,顾老师立刻态度大变,拍着小白同学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得个语,居即易矣。”(能写出这么好的诗句,想住哪里都容易!)我们知道,这首命题作文的诗,是白居易根据“古原草”这个限定题目,自己选了送别的主题,按照想象出的场景,完成的诗作,并不是真的有一次送别。了解了完整的故事,再读这首诗,体会小白同学每一个词的匠心,才能有更深刻的领悟。

同理,读李白的《赠汪伦》,就要知道汪伦员外把李白“骗”到自己家,管吃管住,陪赏桃花,陪“泡酒吧”的故事,才能理解李白为依依不舍地说“将欲行”、“送我情”。读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就要知道王昌龄仕途坎坷,屡遭贬谪,被人误解毁谤,苦无知音的经历,才能明白他为何在送别友人时,嘱托友人向家乡的亲人们表白自己的心迹“一片冰心在玉壶”。再进一步,了解了李白与王昌龄的交往,王昌龄越贬越偏远,越混官越小时,李白也正踌躇满志却怀才不遇呢,这才能读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中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的纸短情长。 


背诵是最后一步,讲故事是开始,所以,猴叔又要号召家长朋友们了。我们要和孩子一起学习古诗文,而且我们要比孩子先学一步,深学一层,然后把教科书中的语言,转化成生活化、故事化的语言;将遥远的古人,转化成仿佛看得见、听得到的好朋友,再和孩子们一起分享,一起诵读。这样,才是学习古诗文的最佳门径,也是让孩子尚友古人,亲近古文,爱上中华传统诗词歌赋的最有效方式。

接下来,猴叔又要给家长朋友们推荐参考书了。在古诗文方面,我们要比孩子先学一步,深学一层,别傻傻地读《唐诗三百首》了,更别去啃《全唐诗》,那里面只有诗,没有人,也没有故事。我们不妨看一些有趣的语文老师撰写的,多元化古诗文教学的参考书。比如上次我给大家介绍过的,四川成都的“摇滚语文老师”夏昆,他就有一本教案汇编式的著作——《夏昆带你学语文:吃透古诗文》,这本书特别适合愿意和孩子一起学习古诗文的家长。 

《夏昆带你学语文:吃透古诗文》,夏昆著,天地出版社2020年7月出版。

BOOK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不学古诗文,就不会说中国话?——《夏昆带你学语文:吃透古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