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PS、美颜、滤镜的时代,“女神”长什么样儿?

这是一个美女“泛滥”的时代,当然,仅限于网络世界中——娱乐节目里4、5线小明星们扭捏作态,各种直播平台上小女生们争奇斗艳,朋友圈里都是各种女神范儿的自拍靓照……广大女性颜值普遍大幅提升的根源,与其说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对美的追求提升了,不如说是技术的进步。科学技术是最大的魔术师,女孩子们麻雀变凤凰的三大神器是——PS、美颜、滤镜。

猴叔小时候,还没有数码相机和社交网络,那时的“女神”,出现在两个地方,一是黑白照片,二是黑白电影。当没有炫目的色彩衬托时,优雅的线条、含蓄的光影、柔美的轮廓会显得充满韵味又经久耐看。小时候,每当我们去照相馆时,总要对着满墙的照片欣赏赞叹一番。而每到新年,家里又会换上新的挂历,里面的女影星每个人都要在墙上保持一个月的笑容一动不动,这就是我们那一代小男生们最早的爱美的启蒙。


长大一点之后,我们开始崇拜银幕上的女神。常去录像厅的那帮孩子,自然喜欢张曼玉、王祖贤、林青霞;看过老电影的孩子,会记得周璇、阮玲玉、王丹凤;喜欢看外国电影的孩子,都知道费雯丽、玛丽莲·梦露、伊丽莎白·泰勒、波姬小丝。猴叔小时候属于比较晚熟的男生,开始对银幕上的女星有惊艳的感觉,已经是上大学的时候了。

那时学校的图书馆有一个能容纳百人左右的中型放映厅,每到周末的晚上都会放映电影,有新片也有老电影,票价5元。那既是男女同学约会萌生爱情的地方,也是同班的男生或同宿舍的闺蜜们加深友谊的场所。对于猴叔这样独往独来的学霸单身狗来说,看电影就是刻苦读书之余偶尔放松的时光。那时我在这个放映厅里看过安哲鲁普洛斯、基斯洛夫斯基、塔尔科夫斯基、安东尼奥尼,看过英格玛·伯格曼几乎全部的作品,还有达斯汀·霍夫曼的很多作品……但我这枚文青,第一次被银幕上的女演员深深打动,是在看《罗马假日》的时候。

俏丽调皮的短发、活泼灵动的大眼睛、小鹿般纯净的眼神、细长的眉毛、高挑瘦削的身材、朴素的白衬衫和长裙,逃家小女生时的风情百种,帝国公主时的仪态万方……奥黛丽·赫本在《罗马假日》中的形象,立刻成为了当时猴叔心目中“女神”的代表。很长一段时间,当有人问我最喜欢的明星时,我都会说奥黛丽·赫本,其实赫本真真正正是位老奶奶了,而且当时已经是去世十多年的老奶奶了。但在我心中,赫本就应该永远是安妮公主在罗马时的样子。

后来,猴叔在大学校园中遇到了生活中的“女神”,而这位女同学也喜欢赫本,她还带我一起去那个放映厅,看了赫本的另外两部代表作《蒂凡尼早餐》和《窈窕淑女》。但看到《蒂凡尼早餐》中那个爱慕虚荣、珠光宝气、风尘味十足、美人迟暮的霍莉,还有《窈窕淑女》中那个口音怪异、满嘴粗话、走路拉胯的伊莉莎,我都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不,这不是我的赫本,我的赫本应该只是安妮公主在罗马时的样子。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愿再去看赫本其它任何的电影作品,也不愿去了解她完整的一生和她几次不成功的爱情。是的,可能我喜欢的并不是赫本,只是《罗马假日》中的安妮公主。

直到前些天,我的“女神”猴妈同志带回家四本样书,应该说是一个套系,梦溪今典做的“天使在人间”系列,是四位20世纪杰出女性的传记绘本,其中那本《弗吉尼亚·伍尔夫》我之前给大家介绍过。四本书中居然有一本就是《奥黛丽·赫本》,看到封面,我一下子又被拉回到20年前,大学图书馆的电影放映厅中,抬头望着银幕上安妮公主回眸一笑的倩影,眼里的泪水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奥黛丽·赫本的童年和少年经历了战争的磨难,她两次从死亡边缘走过,一次是刚出生时得了百日咳,妈妈不断地祷告并扇她屁股,才把她抢救过来;第二次是16岁时被德国大兵抓进军营医院干活儿,机灵的赫本趁看守不严跑了出来,躲在一个废旧防空洞里,几天几夜没吃饭,等被人发现时,已经感染肺炎昏了过去。因为战争时期的供给不足,赫本营养不良且新陈代谢紊乱,这也是她一直那么瘦的原因。赫本说:“贫穷使我变得十分感性,对之后获得的一切美好事物都感激涕零,我对自由、健康、食物和生活都怀有强烈的敬意。”

少年时代的赫本,胸中一直怀有芭蕾舞女主角的理想,从荷兰到英国,无论生活多艰难,她始终没有放弃学习芭蕾舞。但快到20岁时,赫本发现自己芭蕾之路很难走下去了,她太高太瘦,启蒙比其他女孩子晚,饥饿的青春期也影响了她的肌肉力量。命运关上了一扇门,但上帝又为她打开一扇窗。赫本开始走向音乐剧舞台,并兼职做平面模特。舞台剧导演立刻就发现了赫本的魅力:“她那黑色的大眼睛和灵动的刘海为舞台带来了光芒。”而摄影师们也如获至宝:“她的美丽面孔复杂而又神秘、清纯却有深度,动静皆宜。”

百老汇音乐剧《琪琪》,把赫本从伦敦带到了纽约,在这里她完成了演艺生涯的一次跃升,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受人欢迎、妇孺皆知的明星。一次聪明的试镜,又让赫本获得了《罗马假日》的女主角,因此才有了让全世界几代少男少女为之着迷沉醉的安妮公主。赫本对于艺术、审美和时尚有着自己的洞察力和主见,她与纪梵希多年和合作,也成就了时尚界的佳话。而为她着迷的不止是摄影师和导演,作曲家曼奇尼也从她独有的气质中获得了灵感,谈到《蒂凡尼早餐》的插曲《月亮河》,曼奇尼曾说:


“这首歌中带有她强烈的个人气质——一种淡淡的忧伤……当我第一次遇见奥黛丽的时候,我就知道《月亮河》一定会成为一首非常受欢迎的歌,没有人比她更能够体会这首歌的含义,也没有人比她更能够表现出自己的感受。”赫本扮演的霍莉坐在大楼的消防通道口,弹着吉他哼唱《月亮河》,这一幕也成为了电影史上的经典镜头。

赫本有过几次无果的爱情和两段没有走到尽头的婚姻,但她始终信仰爱,信仰自然力量中的奇迹,信仰生命中的美好。息影回归家庭多年之后,在最后的人生伴侣罗伯特·沃尔德斯的引导和陪伴下,她担任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为世界上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带来光明和希望。她的大儿子肖恩评价妈妈:“她选择当了一名演员,获得了大众和批评家们的欣赏;然后她选择了成立一个家庭,为爱她的人留下了两个健康的孩子和美好的回忆;当她的孩子们都长大开始自己的生活时,她又选择去帮助世界上那些不幸的孩子,选择回报社会。这是一次重要的选择,通过这个选择,她治愈了跟随自己一生的那个伤疤——世界上永远都会有悲伤和痛苦。”

年轻时的赫本,用她妖娆的身姿、天使的面庞和清澈的眼神,成为了无数影迷心中的“女神”,而当她青春不再时,她却用爱与仁慈,给那些战乱、贫穷的地方的孩子们带来了帮助,成为了无数连电影都没看过的人眼中的“天使”。当读过这本传记绘本,了解了奥黛丽·赫本的一生后,赫本在我心中从青春时的靓丽偶像,变成了浑身散发着神圣光芒的伟大女性,这也正是我们这个充满了PS、美颜和滤镜的时代,所稀缺的人性之美、大爱之美。


《奥黛丽·赫本》,[意]洛伦扎·托纳尼著,[意]罗伯特·泽塔绘,翻译安雨帆,梦溪今典2019年5月出版。




请输入标题

“猴叔讲绘本”每周两期,周二、周四发布。


您和孩子如果任何问题要问猴叔,可以直接在公众号中回复信息与猴叔联系。业内人士交流,可直接与猴叔本人微信联系“WJ-SSP”。


长按图片,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猴叔讲绘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没有PS、美颜、滤镜的时代,“女神”长什么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