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坚硬”的时光里,我们还有诗和远方——《神秘河》

我愿

我们有鱼。

那样坚硬时期就会结束。

但我丝毫也不担心,

因为

每个人都是我的密朋友。

这是一首孩子做的诗。什么是“坚硬”的时期?其实这来源于一个小误会,在英语中“hard”这个词,既有坚硬的意思,也有困难的意思。大人说“hard time”是说困难的日子来了,孩子不太明白,就把它理解为坚硬的日子,从孩子的嘴里说出来,反倒成了一种颇有诗意的修辞方式。

我们常说,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有时候就是因为孩子们运用母语的时间还不太长,还没有把很多约定俗成的词语组合方式固化下来,有时会冒出一些混搭、变形的话语,不经意间就产生了语言的张力,在大人听来有一种陌生化的感觉。比如我曾举过的例子,有孩子形容风,会说“风是甜的”。比如,“猴叔”这个笔名,就是我在带孩子们一起玩儿时,孩子们听到我姓孙,但过会儿就忘了,再想叫我时,就叫出一个“猴儿叔”来。

中文系的教授们常说,二十五岁以前,人人都是诗人,特别是那些恋爱中的青年学生,但是在此之后,还喜欢写诗或读诗的人,才是真正的诗歌爱好者。说起来,猴叔在上大学中文系时,一度也是个文艺青年,也喜欢读诗、写诗、唱民谣。巧的是,从经济状况的角度讲,那段时间也正好是猴叔人生中最“坚硬”的时期。

那时猴叔觉得自己大了,希望在经济上独立,尽量少跟父母伸手要钱。除了靠成绩赢得学校的奖学金外,还找了一些打工挣钱的机会,比如给房地产公司撰写楼盘的广告软文,还有给出版公司攒书等等。这些活儿虽然都挺挣钱,但稿费的特点是不连贯、不稳定,有时候难免会“断顿儿”。那时的我,就像歌里唱的“只有一把破木吉他”。记得最惨的时候,全部流动资金只剩了二十几块钱,还赶上一个好朋友过生日,猴叔一咬牙,给人家买了个五块钱的生日礼物,然后就等着月底学校给发的七十几块钱的伙食补助救命了。

那段时间里,除了读诗歌和唱歌,猴叔还在业余时间做了一件事和文学有关的事情——去海淀区的一个农民工子弟学校,给小学生们义务上语文课。当时北京有一些打工子弟学校,学校的办学条件极为简陋,也特别缺专业的教师。一些大学生志愿者组织会号召相关专业的学生,轮流去学校里给孩子们上课。我当时一周一次,骑着自行车去给孩子们上语文课。

我记得给孩子们第一次上课,我讲的就是诗歌。第一首就是李白的《送友人》,“……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我对孩子们说:虽然你们年龄小,但跟着父母旅居北京,你们也是游子,也会一次次地认识新朋友,变成老朋友,又忽然挥别古人,送友人上路,或自己漂泊羁旅。

对于这些农民工的孩子们来说,北京所有的繁华与他们无关,他们的少年花季,是在这座城市里过着底层的生活,这无疑是他们人生中一段“坚硬”的时期。但班上有些孩子,却表现出了对文学的强烈兴趣,这与他们吃不上好食物,穿不上新衣服的物质条件无关。有一个女生,在上了几次我的课后,拿出来厚厚一大摞她写的散文和故事,请我指导。我从那些稚嫩但真诚的文字中,看到了一个贫穷而平凡孩子的梦想。在我的支教结束时,我送了她一些书,鼓励她不要放弃读书和写作。

无论是大学时代猴叔无病呻吟的“坚硬”时期,还是打工子弟在大城市挣扎成长的“坚硬”时期,诗歌都能给我们温暖,给我们希望,让我们有一些梦可做,有一些“远方”可以去憧憬。我们也见过一些诗歌带给一个人力量,转变一个人的生活的故事,比如讲智利诗人聂鲁达和渔民儿子的电影《邮差》,还有一位语文教师为一群年轻人心中种下自由的种子的电影《死亡诗社》等等。最近,猴叔从绘本中看到一个充满诗意和魔幻色彩的故事,这本书名叫《神秘河》,开头我们引用的那首诗,就是这本书中的主人公卡波娜的作品。

黑人小女孩卡波娜的家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一片黑暗森林的附近,爸爸是个渔夫,村里的人都爱吃鱼。但爸爸告诉卡波娜,森林的“坚硬”时期到来了,因为他在哪里都捕不到鱼了,村里其他人的日子也都变得不好过了。卡波娜希望能找到鱼来帮助村里人渡过“坚硬”时期,她制作了很多粉色的纸玫瑰花作为鱼饵。村里最聪明的埃尔伯莎妈妈告诉她,神秘河里有很多大鱼。如何找到神秘河呢?埃尔伯莎妈妈说:“跟着你的鼻子走就行了。”

只有孩子单纯的心灵和敏感的眼睛,才能发现森林中万物的灵性,最神秘的事情,也会在她的真诚期盼中发生。卡波娜真的找到了神秘河,并用粉丝玫瑰花钓到了很多鲶鱼。在回家的路上,卡波娜遇到了几位森林的主人拦路,她用善良大度的心和充满诗意语言,一次次化险为夷,她带回来的鱼,帮助了爸爸,也帮助了整个村子,“坚硬”的时期过去了,但从此之后,卡波娜也不再能找到神秘河了。

这是一个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故事,中间穿插了卡波娜创作的充满想象力和热情的诗句,插画中也弥漫着神秘的气息和迷离的气氛。发现万事万物的美好与神秘的,恰恰是一个爱幻想的孩子的眼睛,而帮助穷人们渡过难关的神秘力量,也源自这个孩子单纯而坚定的信念。我们每个人,都会在人生道路上遇到一些“坚硬”的时期,或许是经济上的窘迫,或许是方向上的迷茫,或许是人生观、价值观上的挑战,或许是无人喝彩、踽踽而行的孤独。在这些时候,我们可能需要一些单纯的力量,比如孩子般天真的想象力,比如诗人般挥洒不羁的情怀,比如传道士般坚定的信仰和感召。如同卡波娜的诗中写的:

每个人的蜜蜂都是我的朋友。

每个人的鲜花都是我的鲜花。

每个人的欢乐时光

都是我的欢乐时光。

所有这一切循环往复

没有结终。

《神秘河》,文[美]玛·金·罗琳斯,图[美]利奥·狄龙、戴安·狄龙,翻译孙蓓,童趣2015年8月出版。

猴叔讲绘本

“猴叔讲绘本”每周两期,周二、周四发布。


您和孩子如果任何问题要问猴叔,可以直接在公众号中回复信息与猴叔联系。业内人士交流,可直接与猴叔本人微信联系“WJ-SSP”。


长按图片,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猴叔讲绘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最“坚硬”的时光里,我们还有诗和远方——《神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