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救母、报恩——聊斋里的几段“武侠”故事

今天,我们不讲绘本啦,猴叔想和小朋友们聊聊,“武侠”的故事。

 

最近这几个月,辞世的艺术家特别多,其中有两位很特殊,他们通过自己的艺术创作,塑造了各自不同的“江湖武林”,给几代中国人从小就种下了一个“武侠梦”。那就是写武侠故事的金庸先生和说武侠故事的单田芳老爷子。

小朋友们可能有人听过单田芳的评书,可能也从影视作品,或大人的聊天中知道一些金庸笔下的武侠故事。在单老的评书里,武侠大概就是一群会高来高去、陆地飞腾、双手打镖、双手接镖的武林高手。他们的生活就是,今天打这个擂台,明天打那个擂台,今天平这个山寨,明天探那个海岛,偶尔帮皇上找找丢了的宝贝什么的。而在金庸笔下的大侠,大概都有一次死里逃生的奇妙经历,因祸得福地找到了某个武学宝典,在幽闭的空间中练成了盖世神功,出来给自己报仇,或给门派雪恨,或多或少地参与到中国历史的一些大变革当中,发挥了一点点作用。

今天,猴叔不和大家聊《白眉大侠》、《三侠剑》,也不讲《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猴叔给小读者们介绍另外一部中国古代文学名著——《聊斋志异》,讲讲《聊斋》里面的几个关于武侠的精彩故事。《聊斋》不是只有神鬼妖狐,虚幻传说,并非全是才子佳人,私下约会。《聊斋》里有很多回目,都是反映世态炎凉,洞察人情冷暖的精彩的小说,其中一些可以看作武侠小说的雏形。


1

第一个故事,听名字就像武侠故事,名叫《侠女》。南京有个书生姓顾,和母亲住在一起。邻居家新搬来一户穷人,一个耳聋的老母亲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有道是穷帮穷,富帮富,顾生家虽不富裕,写写画画还能有点收入,不似隔壁母女俩,经常揭不开锅。因此顾生在母亲的指点下,会去给邻居送点米面,对待老太太也十分恭敬。 

 

为了补报顾生一家,邻家的姑娘也经常过来给顾生家洗洗涮涮,做做家务。姑娘干起家务活儿,就像儿媳妇一样勤快,长相也如花似玉,可却是个冰山美人,话少不爱说笑。顾生的母亲生了重病,姑娘像侍奉自己母亲一样照顾。姑娘的母亲病逝,顾生也像对待自家老人一样,竭尽全力给安葬。姑娘为了报答顾生,以身相许,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可奇怪的是,姑娘总是行踪不定,说不见就不见了。她不答应顾生明媒正娶的要求,儿子也扔在顾生家就不管了。

失踪多日之后,姑娘拎着一个皮囊回来了,里面包着的,是仇人的首级。原来姑娘并非一般的穷苦人家,她父亲是浙江的一位司马,受贪官陷害,家破人亡,姑娘背着老娘,隐姓瞒名逃到南京。姑娘精通剑术,只是老母亲在世,不能抛下母亲,独自去寻仇。母亲死后怀里又有了顾生的骨肉,直到产下儿子,她才一身轻松地拔剑斩仇人。


蒲松龄笔下的这位女侠,武艺高强,恩仇分明,有仇必报,有恩必答。唯独有一点让我们现代读者觉得不舒服,作为一个女人,她自己的情感世界太苍白了,给顾生怀胎生子,只是为了帮顾家延续香火,以此报恩。她个人对顾生谈不上什么爱情。报仇成功,她扔下不满月的儿子只身远去了,对亲生的孩子完全没有作母亲的感情。这是一个让仇恨吞没了人性的侠女,其实算不上一个人格完整的女人。

2

第二个故事,名叫《鸦头》。有一窝狐狸精,看透了世间男人的弱点,充分发挥狐狸的特长,在湖北开了一所青楼,上上下下的妓女全是大小狐狸精。老鸨子(老狐狸精)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妮子沉溺于人间的荣华富贵,二女儿鸦头才十四岁,清高且倔强,不愿堕落风尘。偶遇一个正直本份的穷书生王文,鸦头将他当成了解救自己出苦海的终身依靠。鸦头作起法术,带王文一起私奔来到汉口,夫妻二人做了个小本生意。老鸨子和妮子不肯放过鸦头,找上门来,鸦头法力不济,被母亲和姐姐抓回去,囚禁在妓院里,每日鞭打,不给吃喝,度日如年。 

 

七八年后,王文一次去燕都,在育婴堂门口见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长相竟然很像自己。一问才知,这就是鸦头在囚禁中为王文生下的儿子,名叫王孜。父子相认后,王文更加想念鸦头。王孜是人父狐母的混血,不仅孔武有力,而且性格刚猛,好打抱不平,颇有点侠义之风。而且他有一个天生的特长,眼睛能看到狐狸精,擅长降服狐狸精。十里八乡都请他去降妖除祟,他对狐狸也毫不手软。

偶然的机会,鸦头托人送出求救的书信。王孜见信,救母心切,立刻赶到燕都,找到他姥姥开的妓院,一通刀砍箭射,把大小妓女杀了个干净,嫖客们才发现,迷惑他们的原来是一群狐狸精。王孜杀得兴起,连姥姥和大姨也不放过,还剥了她们的皮围在腰中。鸦头被儿子救出,却责怪王孜杀死了自己的亲人。母子俩一个是好狐狸,一个是专克狐狸的大侠,在家里闹得冰炭不同炉。 

 

鸦头告诉王文,王孜身上有“拗筋”,不挑出来,早晚闹得家破人亡。王文配合鸦头,趁王孜熟睡,给他捆了起来,生生用尖刀给儿子手脚、身上、头上的“拗筋”全部割断了。王孜从此再也看不见狐狸精了,过人的勇猛和膂力一并消失,安静温柔得像个女孩子。狐狸精的儿子,竟然是个专门消灭狐狸精的大侠,可悲的是,他最终还是没斗过自己的母亲,被用物理治疗的方式,治成了老实巴交的平常人。《鸦头》里少侠王孜的命运转折,总让我们感叹不已。

3

第三个武侠的故事名叫《田七郎》,最精彩也最深刻,恰恰这个故事完全是现实主义的情节,没有什么神鬼妖狐的成分。辽宁辽阳的深山里有个青年猎户叫田七郎。城里有个大财主武承休,喜欢结交宾客,呼朋唤友,听说了田七郎的名字,很想结交他。二人贫富悬殊,但田七郎的正直质朴和一身绝艺,让武承休爱慕至极。他想尽办法,用钱财,用势力讨好田七郎。

 

七郎的母亲是个深明大义的老太太,她看出来,武承休是想收买一个“死士”。她告诫七郎“受人知者分人忧,受人恩者急人难。富人报人以财,贫人报人以义。无故而得重赂,不祥,恐将取死报于子矣。”也就是说,受别人很重的恩情,不是什么好事情。有钱人可以用钱财报答恩情,咱们穷人只有这条命可以报答。我就这一个儿子,不想让他替权贵卖命。

田七郎遵照母命,和武承休保持距离,尽量不欠他的人情。可是世事难料,田七郎因为武艺高强,捕猎所获总比其他猎户更多。一次他捕到一只猎豹,其他猎户眼馋,仗着人多势众想强占,七郎不忿,和对方打斗起来,不慎打死一个猎户,摊了人命官司,被县衙抓进大牢。武承休不吝金银,从县官到苦主上下打点,把七郎捞了出来。七郎的母亲感恩不浅,他告诉七郎:“你这条命是武公子给的,我再怜惜你也不行了。我只盼望武公子长命百岁,别摊上麻烦,就是儿子你的福气了。” 

 

武承休家里有个书童叫林儿,深得主人的溺爱,但这个林儿其实是个奸邪的小人。一次林儿调戏武承休的儿媳妇,被武承休儿子撞见。林儿害怕主人惩罚,就跑到城里一家势力更大的财主家避难,这家主人的哥哥在京城当御史。武承休难咽下这口气,到县衙状告,县令畏惧御史的势力,偏袒御史的弟弟。武承休气得要死,却没有办法。田七郎得知,一言不发,却趁夜杀了林儿,暴尸街头,给武承休出气。

御史弟弟不依不饶,诬告武承休行凶杀人,县令徇私枉法,将武承休和他的叔叔拘到县衙严刑拷打,竟然将武承休的叔叔当堂打死了。武承休悲愤欲绝,深感人情冷暖,想找七郎商量,却发现七郎全家都搬走了,不知去向。原来田七郎暗下决心要替恩人报仇,又怕连累武承休,因此躲着不敢见他。七郎让老母亲带着小儿子远走他乡,自己化装成送柴火的人潜入县衙。 

 

当晚县令正与御史弟弟在家中密谋,田七郎冲上去,两刀砍死了御史弟弟,众差役围住他。田七郎无意枉杀无辜,挥刀自刎,尸身倒在地上,手里仍紧攥着刀柄不放。县令战战兢兢地过来查看,没想到七郎的尸身忽然一跃而起,一头砍下了县令的头颅,这才倒在地上,彻底死了。 

 

田七郎堪称一位真正的武侠,难得的是,他和母亲贫穷时,不为钱财所动,不攀附权贵,给人家当打手。一旦受人之恩,又能知恩图报,舍生赴义。连蒲松龄都感慨:世道茫茫,像田七郎这样的人太少了!

金庸笔下那些大侠修习奇艺,匡扶武林,救国救民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了。今天猴叔跟小朋友、大朋友们分享了三个《聊斋》里面的武侠故事。蒲松龄的时代比金庸要早上将近三百年,《聊斋》全书也是用很晦涩的文言文写成的,但武侠的精神和人性的光辉却一样令我们深受感动。

 

猴叔也借这三个故事,告诉小读者们,老祖宗的文化宝库里,藏着很多美丽的珍宝,等待我们去欣赏。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当年曾是市井街头流传的通俗读本,经过历史的洗练,成为了中国小说史上的高峰。金庸的作品当年在报纸上连载的时候,也是老百姓追时髦的通俗文学,经过半个世纪的沉淀,也步入了经典的行列。

好的故事,总会成为代代流传的传说;伟大的文学作品,总会从鱼龙混杂的时尚出版物中脱颖而出。就像《聊斋志异》中的蒲松龄塑造人物、鬼狐,成为了中国人妇孺皆知的形象,金庸塑造的那些大侠角色,虽然历史上并不一定真的存在,但随着作品的广泛传播和深入人心,他们身上的侠义精神,一定会成为中国人民族性格的一部分,成为在关键时刻,支撑我们挺起民族脊梁的一股血性与骨气。

猴叔讲绘本

“猴叔讲绘本”每周两期,周二、周四发布。


您和孩子如果任何问题要问猴叔,可以直接在公众号中回复信息与猴叔联系。业内人士交流,可直接与猴叔本人微信联系“WJ-SSP”。


长按图片,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猴叔讲绘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复仇、救母、报恩——聊斋里的几段“武侠”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