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好作文——想想你看过的绘本吧!

二年级的猴儿子,语文课开始写作文了。对于阅读基础较好的他来说,我相信写作文不会成为他的负担和难题,可能还会由此爱上写作。但从听爸爸妈妈讲书、独立阅读,到动笔表达自己的想法,确实还是一次语言能力的飞跃,需要一些“术”的层面的总结和修炼。趁着他刚开始接触写作的热乎劲儿,我和他聊起了写作文这件事。

“猴爸,你曾经说过,绘画作品没有好与坏,能用画笔表达自己的想法与感情,就是好画。写作文是不是也是这样呢?”猴儿子问。

 

“文学是一种艺术创作,作品的价值确实不能简单地用好坏来衡量,”我说,“但作文是学生练习写作的一种特殊文体,要在有限的篇幅内,完成一些确定的任务,还是有一些标准的。”作文,比起绘画和雕塑来说,更像是跳水、体操这类裁判打分的运动项目,既要遵循一些套路,完成题目指定信息的传递,还会留有一些自由发挥的空间,同时老师的评分有一套严格的标准。

“猴爸,听说你小时候写作文很不错,能不能把你小时候的作文拿给我学习一下呢?”猴儿子说。我正在回忆小时候的作文存在什么地方,忽然看到了书架上塞得满满的各式图画书,一下子启发了我的灵感。“与其看我小时候的作文,”我指着书架说,“还不如咱们一起找一个现成的、你再熟悉不过的老师。”“你是说绘本?”“没错!”

 

今天,猴叔就用猴儿子,也是你家娃最熟悉的经典绘本作品,和大家一起聊聊,小学生写好作文的几个要领。

1

刻画细节

回想我们读过的某部小说,看过的某个电影,不一定能记住完整的情节,甚至名字都想不起来,但其中的某个细节描写,却会长久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写作文也是一样,要打动读者,不能全篇都是平铺直叙,记流水账,一定要有鲜活生动的细节描写。何为细?纤毫毕现;何为节?一瞬间的现场

回想我们看过的绘本,哪些活泼精彩细节会从你脑海里蹦出来?我和猴儿子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宫西达也的作品。比如在那本催人泪下的《遇到你,真好》中,被困孤岛的霸王龙和小甲龙,是如何从捕猎者与猎物的关系,逐渐变为没有血缘却彼此相爱的大人与孩子的关系的呢?宫西达也用了这样的细节描写:

霸王龙也把一颗红果子扔进嘴里,咯吱咯吱,

“嗯,好吃!这可能比你还好吃呢!嘿嘿嘿嘿……”

“是吧?呵呵呵呵,叔叔,你真好玩!呵呵呵呵……”

霸王龙从来没有听过别人对他说“真好玩”。

看看这段生动的对话和简单的心理描写,一颗冰冷嗜血的猛兽之心,就是这样被一个天真活泼不设防的小心灵,给彻底萌“化”了。

2

语言简练

随着年级的增加,孩子们的作文会从400字,到800字,再到1500字,是不是写得越长就越好呢?写作文不止要学会做“加法”,还要学会做“减法”。啰嗦繁冗的语言,虽然能抻长篇幅,却不能增加思想,又不是按字数挣稿费,反而多耽误了读者的时间。写作文要记住,能用一个词表达的意思,不要用两个词,能用一句话说完的事情,不要再补上一句。简练准确的语言,往往能产生最强的感染力。

很多小朋友很小的时候,就会伴着爸爸妈妈读的大栗色兔子和小栗色兔子的故事甜甜入睡,就是这本《猜猜我有多爱你》。这本书的语言在优美和充满爱意的同时,非常的简洁凝练,两只兔子每次的对话,都不长不短,恰到好处,没有一个多余的词汇。比如这段:

“我爱你,像这条小路伸到小河那么远。”小兔子喊起来。

“我爱你,远到跨过小河,再翻过山丘。”大兔子说。

小兔子和大兔子的口吻有细微的区别,但都如同诗句一般言简意长。

3

留有余地

好的文章,能让读者产生“读进去”的感觉,仿佛身临其境,调动自己的想象力来充实情节,煽起自己的情感投射到角色身上,读完之后还会意犹未尽,沉浸在文章中良久。小学生虽然初学写作,但只要掌握一点技法,就能在篇幅有限的作文中,实现这种效果。最简单的秘诀就是,语言要讲究“留白”。不要把所有的意思全说尽,学会用含蓄一点的语言,隐藏一部分思想和情绪,留给读者去自由发挥。

绘本的语言就是“留白”的典范,因为绘本是图画与文字相结合的艺术,很多情节、细节、情绪和氛围,都是由画面来补充的。我们不妨向经典绘本来学习,这种语言含蓄、留有余地的技术。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美国作家唐·弗里曼创作的温馨感人的绘本《小熊可可》。书中的最后一段,小女孩把丢了一粒扣子的小熊可可买下来带回家之后的描述:

“这一定是家,”他说,“我一直一直就想要个家!”

丽莎坐下来,把可可放在腿上,给他的背带裤缝上纽扣。

她说:“我喜欢你本来的样子,不过系好背带你会更舒服些。”

可可说:“你一定是朋友,我一直就想要个朋友。”

“我也是!”丽莎说着把可可紧紧地抱在怀里。

作者只是用主人公的口吻,浅浅地道出“家”、“朋友”这两个概念,没有过度煽情,而是留下涵义让读者咀嚼。这句“我喜欢你本来的样子”,更是全书的神来之笔。英文原文是“I like you the way you are”。这句话的意义,可浅可深,既是小女孩对小熊可可不完美之处的包容,也传达了朋友、家人之间关系的真谛,更可以引申为亲子之间那种无条件的爱。但放在主人公口中,就是那么淡淡的一句话,不露痕迹。

4

适当口语化

中小学生写作文,特别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堆砌成语和一些外表华丽的词语,甚至很多语文老师都会以一篇作文中出现了多少个成语,作为评分的一项标准。猴叔小时候也是这种错误文风的受害者,直到上大学中文系时,孔庆东老师的一句话才点醒我:“所谓成语,就是那些已经把我们的耳朵磨出了茧子,失去了最初的表现力的词语。”

 

当我们听到一个成语的时候,我们确实能立刻联系到它所表达的意思,但是因为太熟悉,因此这种思维联系是条件反射式的,而语言本身应该有的感染力,反而被我们忽略了。如果我们不用成语,而用平直朴实的语言重新描述,反而能取得陌生化的效果。比如当你听到“遍体鳞伤”时,你会得到伤口遍布全身的信息,却没有了感染力,如果不用成语,而是换成口头语——“浑身上下的皮肉一片一片像鱼鳞一样翻着”,是不是画面感和冲击力就出来了呢?

现在猴叔作为一名业余爱好的童书翻译,越来越理解孔庆东老师这段话的意思。我们可以发现,好的绘本翻译中,很少见到译者使用成语,而是恰当的使用口头语,特别是用符合儿童语言习惯的口头语。孩子写作文,虽然是在学习书面语的运用,但在一些局部,为了达到更好的表达意义和抒发感情的效果,灵活地使用口语化的句子,是非常聪明的,能让孩子的作文从一大堆老气横秋、八股文风、雕饰匠气的文章中脱颖而出。 

 

还是用孩子们最熟悉的绘本举例子,我们一起回味一下安东尼·布朗的《我爸爸》的开头:

这是我爸爸,他真的很棒!

我爸爸什么都不怕,连坏蛋大野狼都不怕。

他可以从月亮上跳过去,还会走高空绳索(不会掉下去)。

他敢跟大力士摔跤。

在运动会的比赛中,他轻轻松松就跑了第一名。我爸爸真的很棒!

这段话非常符合小朋友的口吻,简洁平实,又有着非常个性化的可爱口头语。“真的很棒!”用的就是最最简单的词语,但却饱含着充沛的情感。“坏蛋大野狼”,非常有趣的一个词语组合,但却是翻译的一个亮点。由此,“坏蛋大野狼”也成了很多小朋友的口头语,和很多童书中常用的一个经典词语。

5

结尾涵泳

语文老师常对我们说,写文章要有“虎头、猪肚、豹尾”,开头要精彩吸引人,中间要细腻饱满,结尾要短促有力。孩子们也会学习各种各样结尾的套路,比如引用名人名言,比如总结概括出一个道理,比如大力抒发感情,比如直接提问读者……猴叔说,好的结尾可能是那种不知不觉、读着读着就没了的结尾。读者在看你的文章时,余光能瞥见篇末,他心理会暗想,这么快就结束了,不知作者如何收尾。没想到你忽然在情节高潮时,戛然而止,让他意犹未尽。就像我们喜欢的很多经典绘本,读完最后一段文字,再一翻篇,发现只剩一副小图画了,才醒悟过来,故事到此为止了。

我头脑中闪过的第一个绘本结尾,就是那本感人至深的《我的爸爸叫焦尼》。全书都是第一人称:小男孩儿狄姆的父母离婚了,住在另一个城市的爸爸焦尼,周末坐火车来和狄姆相聚。一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爸爸焦尼坐上火车要走了,狄姆一个人站在月台上,作者是这么写的——

火车很快就看不见了,但是从铁轨上还传来了轻轻震动的声音。

铁轨很长,很长,一直通往爸爸住的城市……

所以,火车一定还会回来吧?

载着我最喜欢的爸爸——爸爸叫焦尼。

读到这里,很多大读者已经泪目了,我们都会期待看到这个故事的继续,狄姆下次见到爸爸焦尼。但翻过篇来,只看见妈妈来接狄姆的画面。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对了,本文用来举例的都是国外经典绘本,它们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优美语言,既代表了原著者的才华,更少不了中文译者的功劳。在此,猴叔作为一个刚刚上路的童书翻译,向这些翻译前辈们致敬:他们是梅子涵(《猜猜我有多爱你》)、刘宇清(《小熊可可》)、余治莹(《我爸爸》)、彭懿(《我的爸爸叫焦尼》)

“猴叔讲绘本”每周两期,周二、周四发布。


您和孩子如果任何问题要问猴叔,可以直接在公众号中回复信息与猴叔联系。业内人士交流,可直接与猴叔本人微信联系“WJ-SSP”。


长按图片,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猴叔讲绘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如何写好作文——想想你看过的绘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