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娃做作业竟如此轻松愉快?——猴叔教你几招教练技术(上)


“陪娃做作业,有毒!”

“第一批80后要被家里的00后逼疯啦!”

“每个陪娃做作业的妈妈,都是跌入凡间的上神!”

“如何让亲妈一秒钟变后妈?——陪娃做作业!”

“陪娃写作业,就算成了佛,也是个武僧!”

前几天,家长们的微信订阅号和朋友圈仿佛变成了“吐槽大会”,各种创意十足的段子,纷纷指向一个全民公敌式的对象——陪娃做作业。为什么陪娃做作业这件事如此拉仇恨?为什么它竟成了亲子关系的头号“杀手”,现代都市白领负能量“回收站”?

这当然并不全是家长们的错。简单分析一下:现代社会的工作压力和生活节奏造成年轻父母的时间与精力过度消耗——有;教育改革不彻底,改了面子,没改里子,很多压力甩给了家长——有;父母和孩子之间有代沟——有;00后的孩子普遍没有我们70后、80后小时候那么听话了(且不论这是好还是坏)——有;现在孩子生活中好玩的东西太多了,会分散他的兴趣和精力——也有。

猴叔说:即使上面这些外部条件全都不发生任何变化,只要我们父母做出一点点技术层面的转变,这场“做作业引发的惨案”,就可能实现逆转。我说的这种技术,其实就来源于“教练技术”。学习和实践一些教练技术中的高招儿,可以转变我们的思路,思路决定出路;还可以转变我们的心态,心态影响关系。找到了出路,建立了良好关系,天空就会下飘来几个字——“做作业不是事儿!” 

 

如果想系统地了解教练技术,您可以看看这方面的参考书,比如与亲子方面相关的就有一本《爱,听得见——教练式父母方法》。猴叔今天举几个发生在我家里的鲜活的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教练技术在辅导孩子学习方面的应用。

01

自我评分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昨晚。猴儿子第二天要在课上进行一个英语的小演讲,我觉得他还不够熟练,其中一些单词的发音还有问题。我不假思索地说:“咱们一起再练三遍吧?”猴儿子立刻回答:“不用了吧?我觉得已经准备好了!”我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教练式父母不应该犯的错误——我企图直接给孩子布置任务,而这个任务从目标到过程都是我单方面确定,强加给孩子的,没有调动他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自然受到了他的抵制。

作为教练,觉察到错了,就要立刻弥补。我说:“儿子,咱们先不练习,你先想想,如果明天的演讲,按十分制打分的话,你理想中的结果,希望自己能得到几分?”猴儿子想了想,说:“9分。”“那你先试讲一遍,看看现在能到多少分了?”猴儿子讲了一遍,和我预想的一样,磕磕绊绊。

“给自己评个分吧?”猴儿子没有刚才那么自信满满了:“7.5分吧。”“那么距离你希望的9分还差多少呢?”“1.5分,嗯我再练练!”猴儿子主动练了起来,第二次他自评8分,第三次自评8.2……一直练到第6遍,他终于给自己评了个9分。发现没有,实际他练得次数已经远超出最初我要求的3遍了,而经过自练自评,他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标准,对第二天的演讲充满了能量和信心。

02

情绪触发点

教练技术中有个概念,叫“情绪触发点”或“情绪按钮”(emotional buttons),它就像是我们心理上的一个开关,并不需要价值判断、理性的参与,一旦被触碰到,就马上会有相应的情绪被唤醒。情绪触发点每个人都有,与各自性格与经历相关。

 

下图是一些典型的情绪触发点,我们不妨自我剖析一下,看看自己的情绪触发点是什么。比如猴叔,我觉得自己最典型的情绪触发点就是“可预测”,一旦出现不可预测的情况,我会下意识地感到惶恐不安。因此我习惯于约会早到半小时以上,公号里要储备1-2篇帖子,家里要留出应急的食品,凡事都要有个备份……

孩子虽然年幼,也会有各自不同的情绪触发点。对于教育而言,了解孩子的情绪触发点,通过倾听,发掘他对某门课程、某位老师、某项作业产生抵触情绪的触发点是什么,这是解开他们心结,重建他们学习动力和成就感的一把钥匙。 

 

某天放学后,猴儿子被班主任留下接受严厉的批评,原因是在数学课上不遵守纪律。猴儿子从2、3岁起就超级喜欢数学,但这次挨批伤了他的自尊心,回家后他就嘟囔着“不喜欢数学课、不喜欢数学老师”。猴妈和我没有批评他,而是摆出一个倾听的姿态,引导他回忆课堂上发生的事情和当时的感受

猴儿子说,老师在课上讲数量的概念,举了一些例子,其中一个是“一年级小朋友的臂展是1米”。猴儿子当时觉得不太准确,就立刻向老师发起了挑战(可能没举手)。被老师制止后,他不服输,还在下面和同学研讨这个问题,于是被数学老师定性为严重违反课堂纪律,被罚站还报告了班主任。 

 

猴妈没有纠结他课上说话的表现,这应该是情绪被触发之后的自然反应,而是先用实证主义的方法,验证猴儿子最关心的问题。猴妈拿出皮尺,让猴儿子伸开双臂,一量:整整1.4米。在猴儿子心目中,1.4米和1米,是有着本质差别的,因此他在课上拒不接受老师给出的这个结论。对照上面那张表格,你发现了吗,我家猴儿子的情绪触发点是什么?没错,猴儿子从小就对数字和逻辑很敏感,我们又经常一起玩趣味数学游戏,因此他的情绪触发点很可能是“准确”“精确”

我们没有批评猴儿子,而是将我们的想法与数学老师进行了微信沟通,老师非常理解我们的想法,也赞赏了猴儿子的严谨精神,猴儿子得到了老师的理解与认同,也就恢复了对数学课的喜爱,从此数学作业成为他每天主动最先完成的作业。

03

倾听,突破内心障碍

总有家长抱怨:“为啥我说话孩子总是不听呢?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说了多少遍还是记不住。”说教失效,是很多家长在陪孩子做作业过程中控制不住情绪的诱因。但换位思考一下,孩子说的话,你认真听了吗?你给孩子自由发言的机会了吗?一个唠叨妈妈,一个话痨爸爸,加一个闷葫芦、不高兴的孩子,这是多少家庭陪娃学习的典型场景啊!

教练技术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被听到”的心理需求,当一个人感觉对方在认真听自己说话时,不但能获得安全感,感到受尊重,还能引发他更多的倾诉欲望,伴随着倾诉,很多深埋在心底,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伤痕会自然地吐露出来。自己一旦发现这些压抑在潜意识里的情感,当下的问题往往能不治而愈。遗憾的是,虽然“听说读写”中我们学会的第一项技能就是听,获取信息最多的也是听,但偏偏在听的方面,受到的训练最少。 

 

父母面对孩子,要做到倾听不容易,关键点在于“悬挂评判”。在和孩子聊天的时候,正因为爱之深、责之切,我们往往急于给出反馈,殊不知一旦当我们给予评价,不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往往孩子的倾诉也就终止了。谁都不希望自家孩子走弯路、栽跟头,我们往往忍不住给孩子提出建议方案,殊不知你的建议一出口,孩子的主动思考就停止了。想让孩子在倾诉中不断反照自己的内心,我们必须要学会“悬挂评判”。

猴儿子不喜欢画画,所有的作业中,他最头疼的就是要用笔画出来的作业,比如做假期小报,画贺卡之类的,偏偏现在的学校出于趣味和多元化的考虑,经常给低年级的学生们留这种动笔的作业。猴儿子总是拖到最后也不愿写,逼急了就跟我们说:“老师没说这个作业每人都必须交!”我们发现这绝不是懒惰或拖延,而是事出有因,于是没有批评或强迫他,而是和他平静地聊起了画画这件事。

 

“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喜欢画画呢?”“我不会画画,画得太差了?”“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画的太差了呢?”“每次拿起画笔时,你是什么感觉?”“你觉得画画这件事对你而言难在哪里?”不急不躁地一步步询问,猴儿子终于说出了深埋心底的一段心事。

原来上幼儿园大班时,班里经常有绘画课,猴儿子画得比较大胆粗放,会把颜料弄到桌子上和地上,老师收拾起来很麻烦,画出来的纸上也确实没什么成型的图案。当时年轻的幼教老师可能是直白地说他画得太烂,还当面撕了他的画。敏感的猴儿子自尊心受了刺激,他的应激反应就是自我保护,索性承认自己不会画画,也不配合老师画画了。这件事埋得很久,成为了一个心理阴影。

猴儿子自己也没想到会在倾诉中想起这件事,或许他的清醒意识里已经把这件事忘了,但在潜意识里,这个伤痕记忆还时时像刀刃一样刺伤着他的内心,因此他才会一直那么抵触画画。自己说了出来,仿佛松了一口气,他说自己其实也原谅那位老师了。至于画画这件事本身嘛,虽然至今仍没什么改观,但我们何必着急呢?梵高不是27岁才开始学画画的嘛!欧美许多美术学院在大学新生入学时都不要求有技法功底。当他愿意拿起画笔时,自然能画出属于他自己的风格。

教练技术,其实是门关于人的学问。这门技术有两个宝贵的前提——每个人都生而具足每个人都潜力无限。这其实也正是我们面对孩子时,应时常提醒自己的。我们是他的父母,但不是他人生的导演,甚至不必是导师。我们是孩子的路,而不是方向,也不是载着他们前进的车。


教练技术博大精深,猴叔家的故事一言难尽,在续篇中,我们还会聊一聊建立信任、关注感受、能量漏斗、魔法问题、BEST反馈、GROW模型等教练技术中的概念,在陪孩子学习这件事情上的应用场景。


敬请期待……

猴叔讲绘本

“猴叔讲绘本”每周两期,周二、周四发布。


您和孩子如果任何问题要问猴叔,可以直接在公众号中回复信息与猴叔联系。业内人士交流,可直接与猴叔本人微信联系“WJ-SSP”。


长按图片,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猴叔讲绘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陪娃做作业竟如此轻松愉快?——猴叔教你几招教练技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