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那栋房子,我们心灵的摇篮,再也回不去的家

你还记得小时候住过的那栋房子吗?那个地方藏着你什么样的童年回忆?你会经常在梦中回到那个“家”吗?当我读到这本《童年的家》时,我不禁想起了上面这些问题。

每个孩子的童年,都那么的不一样,这些不一样,从每个家庭的房子就能看得出来。这本图画书,用亦真亦幻的笔触,精致地描绘了几个孩子的家。贾科莫的家充满了艺术气息,到处都是肖像和雕塑,但贾科莫仿佛对这些并不感兴趣;马泰奥小小的家里挤了11口人,但一家人其乐融融;辛德尔的家并不是真正的房子,贫民们在海边把废弃的拖挂房车改造成简易的家;奥塔维奥的家在电影院的楼上,他每天都听着影院里的电影对白,头脑中编制着故事的画面……

当我们回忆童年时,我们的潜意识会不由自主地对真实的记忆进行加工,每回想一次,就进行一次补充和改写。最后,我们记忆中的那个童年的家,和那栋房子里发生的故事,都交织着真实与虚构,体现了我们对儿时生活状态的心理感受和情感体验。在这本《童年的家》中,画家用略带超现实主义色彩的画面,恰当地表现了这种介于真实和想象之间的童年印象。贾科莫家中的肖像和雕塑,很多都是家中长辈的形象;米莫家的房子,在孩子心中有如一头巨大的花椰菜;西蒙家阴冷寂静的房子外,有一团神秘的黑气,象征着疾病或死亡等恐怖的东西;马克家里出出入入的房客,让他目睹了很多不该被孩子看到的成人世界的东西。

读完这本书,猴叔在微信群里给朋友们提了一个问题,请大家聊聊自己小时候住过的那个家,以及和那栋房子有关的童年记忆。网友们的回忆各不相同,又都是那么有趣,充满了复杂而美好的情感。在这里,猴叔和大家分享几位网友的“童年的家”——

网友lynette:三岁时上幼儿园,因为不愿意在学校午觉,偷偷溜回家,躲在家里厨房门后,结果被我妈发现了,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那是我最早期的童年记忆。

网友万敏:儿时家里住的是瓦房,夏天被烈日晒一下午,屋内特别热。晚上经常把凉床搬到院子,地上泼水降温乘凉。我和弟弟妹妹们凉床上蹦上蹦下打闹,数星星。记得婶婶每天晚上都会来我家玩,和我们一起玩“两只小蜜蜂”,满院的嬉笑声。

网友淼妈:我们小时候住的是土窑洞,一家人挤一个大炕,点着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一点也不影响一群孩子玩闹。睡了吹灭灯,伸手不见五指,在那个窑洞里从没感觉到夏天的炎热,也感觉不到冬天的寒冷。

网友薇蓝:我儿时的老屋2010年随拆迁消失了,那是我生活了27年的地方。那个院子有绿绿的苔藓和数不清的野菜。破了的碗,“京都”牌酒瓶盖儿,还有珍贵的一次性筷子和家里用坏了的铲子、勺子都是我的玩伴儿。上学后,我喜欢在院子里练习立定跳远,因为院子里有五块一米见方的洋灰石板,只要我从这一端跳过那一端,再观察我的脚丫比上一次大概跳远了多少,就能“清楚”地了解自己的进步。夏天,我最喜欢进出屋子的方式就是从窗子走,刮坏了不知多少件衣服……

网友沐沐妈:小时候我家住的是一栋抗震的楼房。一楼有户人家养了只超级凶猛的大公鸡,见到我就斜着眼睛瞟,然后飞身上来叨我。每次见到这只鸡我都吓得哇哇大哭。 那时我爸很疼我,他去跟养鸡户主多次商量未果,就把那只大公鸡摔死了,扔到那家人面前说:你们家晚上吃鸡吧!

网友麻瓜灰灰:小时候我们家有个竹子做的躺椅,夏天在院子里纳凉,看天上的星星,我爸给我讲那些星星的故事,比如他管流星叫“贼星”,说它是偷了东西、怕人追,所以跑得特别快;还有一个星星是勤快的老大哥,每天起最早……听着听着睡着了,我爸就把我抱回屋里睡了。

……

当今的大都市,孩子们的家大同小异,都在某个小区,某栋高楼,某个门牌号,无非就是板楼或塔楼,两居室或三居室的区别。没有种着花草、养着家禽的院子,没有冬天的火炉、夏天的躺椅、满天的繁星。真不知道,二、三十年后,我们的孩子回忆起他们儿时的家,会怎么讲述这个故事。

还好,有一件美好的事是可以有的,而且可以丰富多彩,每个家庭都不一样——那就是童年和爸爸妈妈读过的一本本图画书,睡前一段段美丽的故事。这也许是我们帮孩子构筑一生的心灵小屋——童年家的回忆,所能添加的最朴素而坚实的砖瓦了吧。

  

《童年的家》,文[意]卢卡·托尔托利尼,图[意]克劳迪娅·帕尔马鲁奇,翻译陈英,奇想国童书,2017年1月出版。

猴叔讲绘本

“猴叔讲绘本”每周两期,周二、周四发布。


您和孩子如果任何问题要问猴叔,可以直接在公众号中回复信息与猴叔联系。业内人士交流,可直接与猴叔本人微信联系“WJ-SSP”。


长按图片,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猴叔讲绘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猴叔讲绘本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儿时的那栋房子,我们心灵的摇篮,再也回不去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