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女自述:我的倡伎生涯


胸藏文墨怀如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加掌柜微信,领取新书福利!
后台回复苏轼李白杜甫,读精彩文章



去过浔阳江头的人都说,那里的夜色无比凄凉。

白日里,那儿是迎来送往的渡口,见证了人间不知多少悲欢离合、匆匆聚散。

到了夜晚,所有的喧嚣热闹都散去,只余下一片岑寂,冰冷的岑寂。

月光白得像霜,照在江面上,江水寒凉;照在空荡荡的船舱里,照出我心的寒凉。

粗弦嘈嘈,细弦切切,我又一次弹起了琵琶。

有时是疾风骤雨,有时是泉水叮咚,有时又传来花底黄莺婉转的歌唱。

我手中的琴弦好似有了意识,疯魔了般,不休地响着。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月色、江水、船舱,都变得苍茫。



时光飞速倒退,从前的光景一帧帧在脑海中浮现。

好似一眨眼间,我重又回到了那个春色如许的三月,回到了那个繁华鼎盛的长安。

玉辇纵横,金鞭络绎,龙衔宝盖,凤吐流苏,四海臣服,万国来朝。


我正身处自己最好的华年里,两鬓间的青丝还未泛白,娇嫩青春的脸上还未偷偷爬上皱纹,嗓子依然是那样清亮动听。

我穿着一袭华美的罗裙,云鬓高耸,翠绕珠围。

那时我是京城负有盛名的歌女,13岁就已学成高超的琵琶技艺。

多少次,我弹奏的曲子令艺术大师们为之叹服。

多少次,我娇美的容颜令同行的歌女们为之嫉妒。

京城的富豪子弟们为我一掷千金。

每每一曲唱罢,我都能收到数也数不清的锦帛、红绡。


燕歌赵舞,鬓影衣香,清歌婉转,佳气红尘。

那曾是多么欢乐恣意的日子呀,我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可我错了,我低估了时间,高估了人性,也高估了自己。

一年一年,秋去春来。

在无数个欢笑打闹的日子里,美好的时光、青春的时光,就这样被我白白消磨了。

我眼看着自己的年岁一日日变大,镜中的容颜一日日衰老。

我眼看着门前来往的车马一日日稀少,五陵年少们重又捧着新人,忘了旧人。

我眼看着同行的姐妹嫁给了军人,照料我们的妈妈也已辞别人世,艺馆一日日沦落破败下去。

时移世易,物是人非。今日当年,恍如隔世。

我嫁给了一位商人,想要过些寻常烟火的日子。

可这样的日子,也终于成了泡影。

朝朝暮暮,长相依偎,我没能盼到这样的日子。

他留给我的,总是无穷无尽的等待。

从清晨等到日暮,从初春等至严冬。

我怕等,也怕不能再等。


一曲弹罢,我已然精疲力尽,不知是琵琶弹得累,还是往事回忆得累。

我缓缓睁开眼睛,四野静寂,江心月白。

却意外见着岸边,正站着一位青衫磊落的男子,不知立了多久。

他见我望向他,便礼貌地拱拱手。我将船靠向岸边,招呼他上船来。

他告诉我,自己姓白,名居易,字乐天。前些时日,因遭人诬陷,被贬到江州任司马。

今夜本是来此送别友人,却意外听到我的琵琶声,一时间竟听得入了迷。

他说我的琵琶声中,郁结着一股不平之气,似幽怨,似叹息,听了,不由牵扯出自己的愁思幽恨。

他还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他说得极诚恳,我却不由得怔住了。

我本以为不会有人懂得我的曲子,不会有人明白那琵琶声声里深凝的情意,却原来,是有人懂的。

他的身份地位,同我,总是天上地下之别。即便他今日被贬,又焉知来日不会重返长安?

可他说,他同我是一样的,沦落江湖,天涯辗转,今日相逢便是有缘,又何必问曾经是否相识。

这句话,我想我会记一辈子。

人们常常说,高山流水知音稀。

我今日却遇见一个,也许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不幸。

至少,这世间还有一个人懂我,哪怕是陌生人,哪怕今夜之后又将各奔东西。



后记

读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到这个故事的由来?(有改编)

它来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篇歌行体诗歌《琵琶行》,讲述的是白居易被贬江州司马后,一次送别友人,遇到一位弹琵琶的女子,于是创作了这首传世名作。

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可上下滑动


高中的时候,我们也都学过这首诗歌,但更多的是从白居易的角度,表达诗人被贬的愤懑,和“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病相怜之感。

但今天,诗词君想要从琵琶女的角度,来重新看这首诗。

琵琶女本是长安倡伎(古称以歌舞杂戏娱人的男女艺人),貌美艺高,有无数富豪子弟为她倾心。

然而随着她年岁变大、容颜衰老,那些从前为她豪掷千金的人,却再也不见了踪影。

“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

她嫁给了一位商人,商人逐利,总是轻言离别,迟迟不肯归家。

她每日里守着江口的一艘空船,长久地等待着。

等来等去,月明了,江水寒彻,午夜梦醒,满面泪痕,人犹未归。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琵琶女的遭遇,让我想起了李白的《妾薄命》,结尾四句这样写道: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
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意思是说:

昔日陈阿娇受汉武帝无尽宠爱之时,就好比芙蓉花一般娇美;然而在她失去武帝宠爱后,却如断根草一般可怜。

以美色来取悦他人,又能够得宠到几时呢?

色衰而爱驰,爱弛则恩绝。待到年岁渐长,红颜凋败,昔日的荣宠与风光也便不再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衰老的那一天,以色取人,以色事人,终难长久。

很喜欢爱尔兰诗人叶芝写给女友毛特·冈妮的一首诗篇——《当你老了》,他说:

多少人爱慕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真正的爱情,爱的不是皮相,爱的是彼此独一无二的灵魂。

是在许多年以后,你我都佝偻了肩背,皱纹爬上了额头、眼角,彼此的眼眸中,依旧不减分毫爱的情意。



如果有人告诉你——“大家都说你年轻时候美丽,我却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时更美。与年轻时候的你相比,我更爱你现在饱经沧桑的容颜。”

我相信,Ta是真的爱你。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发布,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后台回复签约作者即可了解重酬征稿详情,转载请联系授权,加入诗词世界粉丝群,可以添加诗意君微信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学习计划
你若喜欢,为【诗词君】点个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诗词世界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琵琶女自述:我的倡伎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