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酒如狂,爱写艳词,因好色险丧命,他是大宋最“花心”的和尚,却令苏轼赞赏有加

胸藏文墨怀如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参加回流鱼读书会,请加微信:fishbook027
后台回复苏轼李白杜甫看精彩文章


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和尚就该是清心寡欲、六根清净、不近酒色的。

但偏偏,历史上却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的和尚,以写“情诗”出名,且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比如写下“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的情僧苏曼殊;

比如写下“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西藏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再比如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宋代的仲殊和尚

他年轻时因浪荡好色,遭妻子怨恨下毒,险些丧命。

后来索性弃家为僧,却仍不改风流习性,嗜酒如狂,大写艳词。

他能写诗,爱写词,被誉“篇篇奇丽,字字清婉”,苏轼都对他赞赏不已。

最后他又离奇地自缢而亡,给世人留下一个无解的谜题。

他的一生,堪称是个传奇。


1
 色字头上一把刀

仲殊,本名张挥,安州(今湖北安陆)人。

年轻时的他,本也有一个完满的家庭,有薄产,有娇妻。

但他却偏偏约束不住自己风流的性子,每日里,流连于秦楼楚馆,混迹于酒楼歌肆。

拈花惹草,处处留情。

他自顾自地偎红倚翠,却让妻子日日独守空房,满心怨恨。

终于,这怨恨越积越深,越累越厚,化作了一碗夺命的砒霜。

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

仲殊这才知道,色字头上,是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利刃。

但也许仲殊命不该绝,他中毒不深,上吐下泻后,又被邻人喂食蜂蜜解毒,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后来仲殊因着时时需要食用蜂蜜,以解余毒,而得了一个“蜜殊”的名号。

只是命是救回来了,仲殊的心也变得灰冷了。

他离开了家,剃度为僧,先后寓居于苏州承天寺、杭州宝月寺。

也有人说,仲殊中毒后,不可食肉。他担心自己忍受不了食肉的诱惑,毒性复发,便干脆做了茹素的僧人。

总之,世间从此少了一个浪荡青楼的风流公子,却多了一个游戏世间的花花和尚。


2
爱花、爱酒、爱女人

艳词,指的是带有男女情爱色彩的词。

饮食男女,本是人之大欲。

古代许多诗人,都曾写过艳词。

比如柳永、李煜、白居易、苏轼等等。

但是当人们发现,一个和尚,竟然也来写些艳词时,不禁大惊失色起来。

因着在人们心中,僧人就该忘情、离情、灭情。有欲望已经是个过错,有欲望还把欲望写出来,就更是个过错。

据现存资料记载,仲殊、惠洪、祖可、如晦等僧人,都曾写过艳词。

其中仲殊写得最多,约有10首。

实际写下来的词作,也许更多,只是大多因其涉及情爱,不被收录,慢慢地,也就亡佚了。

而这些词,也并非是如我们所想象般,涉诸淫邪。

相反,仲殊的许多首艳词,写得很有情致,艳而不俗。


如这首《柳梢青·吴中》:

岸草平沙,吴王故苑,柳袅烟斜。
雨后轻寒,风前香软,春在梨花。

行人一棹天涯。酒醒处,残阳乱鸦。
门外秋千,墙头红粉,深院谁家。

像一幅工笔淡彩画,水色山光,一一描出,到最后,才露出墙头美人的袅娜身影。

再如这首被人们认为是“追思艳遇”的《南歌子·忆旧》:

十里青山远,潮平路带沙。
数声啼鸟怨年华,又是凄凉时候,在天涯。

白露收残月,清风散晓霞。
绿杨堤畔闹荷花。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

看似是在写景,实际上却是在写那年遇见的人。

“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写得含蓄蕴藉,很有唐人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情味。


3
个性通脱,游戏人间

仲殊的词,在当时很受欢迎。

比如王灼的《碧鸡漫志》就曾这样评论:

“贺方回、周美成、晏叔原、僧仲殊各尽才力,自成一家。”

将仲殊与颇负盛名的贺铸、周邦彦、晏几道等人,相提并论。

而苏轼,更是对仲殊大加赞赏。

他夸仲殊的才华,“能文善诗及歌词,皆操笔立成,不点窜一字”。

他赞赏仲殊率真通脱的个性,“此僧胸中无一毫发事,故与之游”。

苏轼还曾专门为仲殊写下一首诗——《安州老人食蜜歌》:

安州老人心似铁,老人心肝小儿舌。
不食五谷惟食蜜,笑指蜜蜂作檀越。
蜜中有诗人不知,千花百草争含姿。
老人咀嚼时一吐,还引世间痴小儿。
小儿得诗如得蜜,蜜中有药治百疾。
东坡先生取人廉,几人相欢几人嫌。
恰似饮茶甘苦杂,不如食蜜中边甜。
因君寄与双龙饼,镜空一照双龙影。
三吴六月水如汤,老人心似双龙井。

整首诗,以戏谑而亲切的口吻,将仲殊狂傲不羁、爱诗如命、生性洒脱的本性,刻画得淋漓尽致。


据说,仲殊和苏轼是这样认识的。

仲殊出家后,却并不像别的和尚一样,每日在寺庙中,伴着青灯古佛,潜心修行。

而是将足迹遍及苏州、杭州、镇江、建康、成都等各地名胜,寻道访友,纵情山水,很有些游戏人间的味道。

元祐四年(1089)四月,苏轼途经苏州。

在姑苏台柱上,苏轼看到一首绝句:

天长地久大悠悠,尔既无心我亦休。
浪迹姑苏人不管,春风吹笛酒家楼。

苏轼被这首诗深深震撼了,几乎以为是神仙所写的。

后来苏轼才知道,作者正是他早有耳闻的仲殊,两人遂结为了莫逆之交。

宋徽宗崇宁年间,仲殊自缢而死,死因至今不明。


4
身在佛门,心向红尘

仲殊虽然身在佛门,然而他的所言所行,却又处处显出他的心向红尘。

他本就是被迫出家,一颗心总也放不下世俗种种。

无法纾解的欲望,写成文字,也便成了人们眼中有些惊世骇俗的词作;化为行动,也便构筑了这样一副放诞不羁、游戏世间的身躯。


其实,僧人也是人。

只要是人,就必然有情有欲。

能够悟道成佛、大彻大悟的人,毕竟太少。

更多的人,如我们,终究是放不下这万丈红尘。

哪怕这红尘里,有太多的痛苦,太多的煎熬,太多的磨难。

我们也只是要走下去。

因着我们知道,这红尘里,还有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温暖,更多的爱。

灭情绝欲,纵然获取一颗清净的心,但又何如放怀恣意地爱一场、恨一场、快活一场、痛苦一场,然后笑着离场。

关注视频号@古代诗人朋友圈  

一起来刷古代网红诗人的朋友圈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发布,作者:叶寒。后台回复签约作者即可了解重酬征稿详情,转载请联系授权,加入诗词世界粉丝群,可以添加诗意君微信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学习计划
你若喜欢,为【诗词君】点个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诗词世界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嗜酒如狂,爱写艳词,因好色险丧命,他是大宋最“花心”的和尚,却令苏轼赞赏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