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妙玉:原来我这一生,都只是个过客

胸藏文墨怀如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买卖二手书,请加微信【fishbook027】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
天生成孤僻人皆罕。
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
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
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
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
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
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
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这曲《世难容》讲的是金陵十二钗里唯一的异数——妙玉。

她不是贾府中的小姐,亦不是贾府的亲戚,而是被请进大观园栊翠庵里的尼姑。在太虚幻境“薄命司”的《金陵十二钗正册》里,她名列第六位,甚至在王熙凤之上。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她有着不输黛玉的美貌与才华,还有着比黛玉更胜的孤傲与冷僻。甚至有人认为,俗世中的黛玉就是“在家”的妙玉,而佛门中的“妙玉“则是出家的黛玉。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她身穿道袍,却终究无法脱离俗世;她自比“槛外人”,却最终深陷红尘,暗暗抛洒着一腔深情。

在第41回,贾母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游至栊翠庵品茶歇脚时,妙玉才缓缓现身,这是她的第一次正面出场。


品茶时,即便是面对贾府的最高权威贾母,她亦是不卑不亢,绝不殷勤,反是携着黛玉、宝钗独自去室内品体己茶。妙玉给宝钗、黛玉用的是古玩珍奇的茶杯,而给宝玉的茶具却是她日常吃茶的绿玉斗。

似妙玉这般以爱洁成癖著称的人物,刘姥姥单单用杯子饮了茶,她便要把杯子扔掉,还要用水清洗踏过的土地,却愿意把自己喝水的杯子给宝玉用,此中深情,已不必说。


再到第49至50回,李纨因见妙玉侍弄的红梅十分好看,却又不喜妙玉的为人,便罚宝玉去栊翠庵求红梅。而黛玉也说,由宝玉一人去,派人跟着反不得了。

为什么那个人独独是宝玉?大抵是连他们也觉察到妙玉对宝玉的不同于常人处。

最后果然,宝玉去了没多久,便取了一枝绝妙的梅花。现代文学家茅盾曾对此写下了一首《赠梅》诗:

无端春色来天地,槛外何人轻叩门。
坐破蒲团终彻悟,红梅折罢暗销魂。


第63回,宝玉过生日,妙玉为宝玉写下“遥叩芳辰”的贺帖,她自谓“槛外人”,但其实又如何能真正踏出世俗这道门槛。

76回里,妙玉应黛玉请求参加了联诗,然而它写下的却是“空帐悲金凤,闲屏居彩鸯”、“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这样的诗句,分明流露出对爱情的期许与心灵的寂寞。

《红楼梦》里,黛玉与妙玉同样地爱着宝玉,只是一个是明,一个是暗。妙玉的身世、身份与性情,决定了她的爱只能默默沉寂在心里。


她本是苏州人士,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因自幼多病,买下了许多替身,却都无用,最后只得自己入了空门。出家时她应是尚未满8岁,可见她的出家并非是如后来惜春、紫鹃、宝玉的出家般看破红尘。

此后她父母尽皆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并一个小丫头服侍。茫茫天地间,黛玉尚且有外祖母可依,而她却是彻底地无依无靠了。

出家后,她极力遵守佛门清规,然而一个正青春的少女,又如何能彻底了断对红尘俗世的眷恋?


她将宝玉视为知己,却只能发乎情,止乎礼,将满腔爱意,化作那一杯清茶,一页贺帖,一枝红梅。

旁人只看到了她的孤傲冷僻,又何曾去想到,那僻冷性情下同样有着一颗滚烫的心。

《红楼梦》里,妙玉的结局是最让人伤怀叹息的。她是怎样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爱惜羽毛,甚于性命,却偏偏被贼人强掳,堕入风尘。

当真是应了那一句——“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在那场名为“悲金悼玉”的爱情悲剧里,她只是个过客;而在那世俗寻常的人间烟火里,她又何尝不是个过客?

赤条条来过一遭,又再赤条条归去。所眷怀者,不过一二人;会偶尔念起她的,许也有一二人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作者:叶寒。后台回复签约作者即可了解重酬征稿详情,转载请联系授权加粉丝群后台回复加群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学习计划
你若喜欢,为【诗词君】点个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诗词世界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红楼梦》妙玉:原来我这一生,都只是个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