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的这位三流词人,仅凭一个字独步千古,流芳百世


胸藏文墨怀如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买卖二手书,请加微信【fishbook027】
   



《苕溪渔隐丛话》里记载了一个故事:

有一天,北宋词人宋祁经过张先家,就让仆从向门里喊道:

“尚书欲见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

张先听到后,也在屋内大声应道:

“莫不是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

“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指的是张先,他凭借《天仙子》里“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名动一时。

而“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指的自然便是宋祁。


说起宋祁这个名字,许多人许是一头雾水:“宋祁是谁?”

宋祁,字子京,北宋文学家、史学家、词人。与兄长宋庠并有文名,时称“二宋”。

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两兄弟同时高中进士,宋祁名列第一。可是章献太后认为,弟弟不能排在哥哥的前面,于是定庠为头名状元,而把宋祁放在了第十位。

宋祁是一个仕途通达的正统文人,还曾与欧阳修合撰《新唐书》。可是若单单论创作,在群星荟萃的宋代词坛上,则确实称不上是一流词人。

流传至今的几篇作品,也多表现达官贵人的诗酒欢会,内容较为狭窄平乏。


可令人惊奇的是,在北宋前期的词坛上,宋祁却不仅占有一席之地,还赢得许多大词人乃至当朝皇帝宋仁宗的青睐。

而为他赢得这些殊荣的,便是一首名为《玉楼春》的词,更准确的说,是词作里画龙点睛的“一个字”。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这是一首春日游景的词,劝人珍惜大好春华,及时行乐,主题结构虽简单,字句间却极是细腻轻灵。

“东城渐觉风光好”总领全片,点明了时间、地点和景物的特点。

“东城”二字,看似寻常地名,平平而出,其实别有千秋。在中国古老的节令里,寒神退位,春自东来,所以东城也便“得气为先”。

这也是为何春风又称东风。这里倘改成“南城”、“北城”等等,则就不能见出词人体察万物的细腻敏感。

而这一句里,“渐”字又最为传神。

“渐”,表示程度、数量等慢慢地变化,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渐觉风光好”,这风光也便有了细致的层次感。这种好,不是骤然而至,席卷而来,而是润物无声般,一点一点浸润到人的心里。


这便有了接下来的三句“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起初是那一泓春波绿水,随着东风轻拂,波面生出细细涟漪,如皱着的轻纱般,漾漾溶溶,招唤着游人的画船。

接着是那拂晓的清寒笼罩着如烟的杨柳。将杨柳比作轻烟,又是极其精巧传神的。

春日里,柳芽初初萌发,一片嫩黄浅碧。远远望去,难分枝叶,好似轻烟薄雾,笼着枝梢,恍惚迷蒙。

再接着便是那红艳艳的杏花簇拥着绽放在枝头,春意盎然,如火焰般明丽喧闹。


这一句里,一个“闹”字,可称画龙点睛一笔,有点石成金之能。

平常我们会用“闹”字如何组词?

是吵闹、热闹、喧闹、闹市、闹心……总之,是给人听觉上很嘈杂之感,甚至会有些烦躁。这似乎是一个有些“俗气”的字,又太寻常了些,不适合用在温婉典雅的宋词中。

但宋祁却偏偏用了这个字,且用得极是信手拈来、风流娴雅。

这一“闹”字,最大的不平常处,就是它运用了通感的修辞手法。

何谓“通感”?

通感,是文学创作中的一种修辞手法,利用各种感觉可以互相沟通和转化的心理现象,用一种感觉来描述另一种感觉。

简单点说呢,就是日常经验里,人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彼此打通交融。一个常用的例子:甜美的歌声。歌声是听觉,甜是味觉,美却是视觉,三者放在一起,却有种奇异的妥帖和谐,这就是通感。


回到宋祁的这一句词,红杏绽放在枝头,这本是视觉上的感受,我们看到杏花鲜艳的红色,看到它们挤挤挨挨绽放的姿态,可这种感受仍旧是平面的,不够真切。

然而当“闹”字一出,那枝头的杏花仿佛有了声音,有了意识,你仿佛能听到她们如一群小姑娘般叽叽喳喳地吵闹,那树干上攀爬的蚂蚁,那花间缠绵的蜂蝶,那枝头啁啾的春鸟……

万物都鲜活起来,是勃然涌动着的生命的力量。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对这首词可谓推崇备至,并评价说: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

中国古人对“炼字”有一种执着的追求,无论是贾岛的“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还是杜甫的“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亦或王安石的“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一字一句间,都是诗人的呕心沥血。


词的下片,词人开始转向抒情,表达“行乐须及春”的感慨。

词人感叹道:人生呀,太过短暂,且飘忽不定,欢乐的日子太少,痛苦的日子却那样多。由此他得出结论:肯爱千金轻一笑?

我岂肯因吝惜千金而放弃博得美人一笑的良机呢?词人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人生观:人生行乐当及时。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为君手持酒盏劝说这金色的斜阳,慢些落吧,且为这聚会向花间多留下一抹晚霞。

在今人看来,这种“及时行乐”的思想或许有些消极堕落,但在古人看来,轻视钱财、及时享受人生,才是快意的活法。

李白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也好,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也好,欧阳修的“人生聚散且如此,相见且欢娱”也好,人生各有活法,并无高低优劣,我们亦不必强自苛求。


毕竟,在不妨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尽量活得快乐,原便是我们活着的所有意义啊。

点个在看吧,愿大家都能听从己心,活得快乐!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作者:叶寒。后台回复签约作者即可了解重酬征稿详情,转载请联系授权加粉丝群后台回复加群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学习计划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诗词世界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宋代的这位三流词人,仅凭一个字独步千古,流芳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