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春 | 一个从未被疼爱过,到中年才能懂的少女

胸藏文墨怀如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品读好诗词,就到“诗词世界”公众号

   



作者:柴华

诗词世界(ID:shicishijie)原创


《红楼梦》中的一众女子,锦口绣心,诗才放旷,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真个是,说不尽的繁华锦绣事,道不完的儿女痴情人。

在这一抹风流之中,却唯有惜春与迎春二人,总是隐身在众女身后,可称得上是十二钗中的透明二人组。
 
元、迎、探、惜。

惜流水落花春去也。其时,春已尽,东风摧折百花残,满地憔悴,纵有惜花人,奈何已零落。

惜春,这个名字,已透出几分繁华落尽的悲凉。
 


小姑娘的名字和排位虽都跟着荣国府,但她其实却不是荣国府的人。

她的父亲是那个一心只顾寻仙炼道的贾敬,她的哥哥是那个行事荒唐落人话柄的贾珍,她的家是那个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宁国府。
 
书中没有提及过惜春的母亲,想必也早已亡故。要不然贾母也不会把东府大小姐接过来一起教养。
 
惜春在小说中的出场毫不惊艳。
她与迎春探春一起来见黛玉,曹公笔下的迎春是:
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
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探春是:
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
俊眼修眉,顾盼神飞,
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惜春却只得了八个字:
身量未足,形容尚小。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时候,其实不过八岁左右,那四姊妹中最小的惜春,大概也就只有五六岁了,正是一团孩气的时候,也难怪曹公要如此写了。
 
正当一个团子般玉雪可爱的年纪,该在父母怀里打滚撒娇的时候,小小的惜春却已经在不属于自己的荣国府度过了不知道几个春秋。
 

说起惜春与宝玉等人的亲缘关系,其实并不像很多读者想的那样近。

宁荣二公是兄弟,传到宝玉他们这一辈,已经过了四代。惜春与宝玉是同一个高祖,也就是说,他们的爷爷有着同一个爷爷。放到家族观念已经日渐淡薄的现代社会,这可能是走在大街上都不认识的陌生人,即便是在古代,若非惜春宝玉他们同属两府嫡系,恐怕也已经疏远了。
 
她就这样从小在亲戚家里住着,虽由丫鬟婆子奶娘众星捧月般地侍候成了一个正宗的侯府千金,身边却没有一个可嘘寒问暖的人。

不远处的宁国府,有她陌路人一般的哥哥嫂子。 
 

惜春似乎是个极沉默的姑娘,《红楼梦》中,她的身影总是隐藏在一堆衣香鬓影之中。

听曲文、开诗社、城外打醮、群芳寿宴,处处有她的影子,她却又总是默然无声,只化作书上冰冷冷的“惜春”二字。
 
她于诗词一道并不精通。众姊妹结海棠社的时候,人人都要起一个别号,黛玉宝钗极尽风雅。到了她与迎春,迎春推说不会作诗,起号也无什么用处。宝钗便顺嘴替她们取了一个,迎春住紫菱洲,便叫菱洲,她住藕香榭,便叫藕榭。她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竟是一句话也无。
 
我们不知道的她的性情,她的爱好,她的容貌,只有在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的时候,对她说了这样一句。

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神仙托生的罢。

我们才知道,原来曾经小小的惜春也长大了,她会画画,也是个漂亮的姑娘。
 


单独提及她的情节实在太少。

一是她的出场。

第七回中,周瑞家的去给她送宫花,她正与小尼姑智能玩得开心,见周瑞家的来到。

惜春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这是惜春在整部书中说的第一句话,倒还充满了天真无邪的稚嫩。可是却一语成谶,在懵懂无知间写下了自己的未来。
 
一是第二十二回中,大家制灯谜取乐。她做了佛前海灯谜。

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正是漂浮游荡之物,预示了一生的清净孤独。
 


一是抄检大观园之时。

惜春的大丫鬟入画替自己哥哥收着的金银锞子和男人衣物被查了出来,她丝毫无回护之意,只让尤氏把入画带出去。

嫂子来的恰好,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入画跪下哭求,尤氏和奶娘也是苦劝,她却只是一意不理会。等尤氏再劝她,她竟连嫂子也攀扯上了。

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了。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气得尤氏直说她糊涂。

她当然不糊涂。

惜春年纪虽小,心神却老成。这由不得她,都是环境逼出来的。
 

一个父亲只知道烧丹炼汞,一个哥哥只晓得花天酒地,一个嫂子形同陌路。

整部书中,除了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尤氏来找过一回惜春,兄妹、父女、姑侄之间交流居然一点也无。那边的宁国府不像是家,反倒像是一个客店。

那荣国府这边就是家吗?

她不过是贾母的侄孙女,看在同宗的情分上接过来照顾。

原来也许也是喜欢的,不过本就有千恩万宠的宝玉,后又来了疼不够的黛玉和懂事会做人的宝钗,连亲孙女迎春都没了存在感,更何况是惜春。
 
她就是一株渴水的幼苗,在最需要关爱的成长过程中,却只找到了一片沙漠。
 
贾敬、贾珍、尤氏、贾蓉不在乎她,她又何必去在乎他们呢!

于是我们看了一个很悲凉的事实,秦可卿身死,贾敬去世,身为至亲的惜春毫无表达。也许,在她的心里,与父亲兄长早已是形同陌路了吧!
 

即便不是陌路,她的内心也是要斩断这丝牵连的。

惜春不喜欢宁国府,这不是她的错。

宁国府是什么地方?

柳湘莲已与尤三姐定了亲,一听说宝玉说三姐是贾珍的小姨子,便跌足大叫。

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羞得宝玉满脸通红。可见宁府在外头是什么样的狼藉声名。

所以惜春不得不想法子和那边划清干系,正如她所说,若是连她也编排上了怎么办。

她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儿家,若是沾染上一丝半点这样的污秽,都足以像毁了尤二姐尤三姐那样,轻易地毁了她。
 
惜春道:“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惜春所想的,也不过就是独善其身。
 
自此她与宁国府算是彻底断了牵扯,但没了宁府,荣府就能给她想要的清白吗?

年幼的惜春一天天长大,看着绮罗丛中富贵照人的大姊姊元春莫名身死,看着懦弱的二姊姊迎春被亲父卖嫁,被亲夫虐杀,看着精明能干的三姊姊无奈远嫁,看着大观园中风流云散,她怎能不知道这一切都快到了尽头。
 

谁也靠不住,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保全自己。
 
她出了家。
 
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佛是她寻到的大光明,她借此逃脱了“被打,被杀,被卖”的厄运。但从此晨钟暮鼓,佛前挑灯,消磨此生。
 
她没有了,也没有悟,只不过是灰了心。
 
尤氏说她是心冷口冷心狠意狠之人,可是,在她藕香榭的卧房“暖香坞”中,却曾是温香拂面。

又有谁的心,生来便冰寒彻骨呢!
 

大观园的那副画,她到底没有画完!

多少年后,缁衣乞食之时,她是否还会记得,当年那村姥姥来到园子里的时候,她也曾是一个笑眼弯弯的少女,也曾笑得滚到奶娘的怀里,让她揉一揉自己笑疼了的肠子。

那园子里,想必已经是蛛丝结满雕梁,那画台,也当是细尘铺得狼藉。画上的旧彩,也应淡了吧!园中的春天,也应散了吧!


【作者简介】柴华,榆树市作家协会会员,一个温柔的东北妹子。诚挚地热爱文学,热爱诗词,热爱生命。我愿以生活构划文字,以文字描摹生活,文学路上,生命不息,笔耕不辍。个人公众号:醉听清吟。

【版权声明】后台回复签约作者即可了解重酬征稿详情。转载授权请加编辑微信H1834394409,加粉丝群后台回复加群


收听更多好课,请点击阅读原文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诗词世界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惜春 | 一个从未被疼爱过,到中年才能懂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