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成于心大,毁于嘴欠

胸藏文墨怀如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品读好诗词,就到“诗词世界”公众号

买卖二手书,请关注“回流鱼”公众号


作者:柴华

诗词世界(ID:shicishijie)原创

题记刘禹锡:虽然我嘴欠,但我知道我是个好诗人!

 
对古代文学稍有了解的人,都不难发现,中国的古代诗人,似乎天生自带了三分忧郁气质,且都有一个类似的身世。
 
这个笑话,不知你们是否听说过。

当然,这只是一种调侃。因为诗人从来不是一种职业,所谓“诗以言志”,写诗,不过是表达自己思想的一种手段。不是说诗人都被贬了官,而是这些被贬官的人都挺喜欢写诗。
 
只不过,在中国的士大夫阶层中,喜欢写诗的,委实是多了一些。仅唐一朝,有姓名可考,作品存世的诗人,就多达两千八百七十三人。
 
在这浩如烟海的诗人大军中,总有那么几位独树一帜。今天,我就想说一说不太一样的刘禹锡。
 


刘禹锡,字梦得,唐代文学家,人称诗豪。

一生仕途坎坷,因为参加王叔文的政治革新运动,被先贬后召,再贬再召,一生起起伏伏,不知凡几。
 
这样看来,他的一生也不过就是“升职-贬官-写诗”的诗人套路,无甚过人。更何况,他文不如李杜,武不如高岑,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是了,他的特别之处就是,心特别大
 
想当年,十九岁的刘禹锡游学长安洛阳,名播士林,何其风光。二十一岁进士及第,正可谓是春风得意。却因为参加了王叔文的政治改革,一步迈错,耗费半生。
 
三十三岁的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从此开始了他“一路被贬一路歌”的传奇人生。
 


唐朝的司马是个什么官呢?

简单来说,基本等于现代一个大县城的副县长,问题是这个副县长是没有什么实际职权范围的,只是名义上辅佐刺史处理州事。所以它往往成为安排冗闲官员的坑,京官被贬,也喜欢往这个坑里扔。
 
当年和刘禹锡一同被扔下坑的还有七个倒霉蛋,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柳宗元。因为两个带头的都姓王,所以这次事件史称为二王八司马事件”。

咳咳,断句断错的,自动去面壁三分钟。

结果,同时被贬的这八位司马,有两位还没到地方,居然就已经把自己给憋屈死了!是的,你没看错,他们把自己给憋屈死了。

这也难怪王实甫在《牡丹亭》中,要让那位张君瑞张公子自比为多愁多病身”。看来中国文人的这种多愁善感,还真是自古来一脉相承的!

而刘禹锡,虽然不至于说是一路上吃着火锅唱着歌的去上任。但也表现的是元气满满好中年一个。
 

 
多数人对于刘禹锡的了解,应该是从小学课本上的《秋词》开始的。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俗话说“春女悲,秋士思”在一大堆诗人对秋风感喟,见黄叶伤情,不是肃杀就是凄凉的咏秋之作中,刘禹锡的这首诗显得是那么的空阔大气,与众不同,更何况,这首诗还是创作于他被贬朗州期间呢!
 
朗州地处偏远,民风淳朴,做不出什么功业。也好在无甚波澜,闲得无聊的刘禹锡游游山,玩玩水,写写诗,唱唱歌。在这个坑里一蹲就是十年,从小刘蹲成了老刘。
 


十年之后,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一拍脑瓜的想起来,那穷山僻壤里还窝着这么几位司马呢!于是乎,刘禹锡和柳宗元才得以被召回京城。

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重回京城的老刘发现,这世界,变了!

当年的老朋友们,死的死,散的散,再不就还在穷山沟里当着芝麻官,满朝文武且不说有几个认识的,首先就没几个顺眼的。

心情不好,出去逛逛吧!于是游了一趟京城著名景点玄都观,写了首诗。成功开启人生一大技能——群嘲

这诗题目有点长,我们暂且叫它的另一个名字,《游玄都观》。全诗如下: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这些趋炎附势,攀权结贵之徒!要不是我老刘当年时运不济大事未成。京城这片一亩三分地儿上哪有你们嘚瑟的份儿!
 
老刘爽了,新贵怒了,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屁股还没坐热乎的老刘再次被打包扫出京城。
老刘心大,没事儿,不就被贬吗?习惯了!
 
他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嘴欠,这个坑,他一蹲又蹲了十三年。
 


先是五年的连州刺史,又是三年的夔州刺史,三年之后再三年的和州刺史,加上为母守丧的几年,人生的五分之一,就这么过去了。
 
不过老刘依旧表示,Who care
 
在连州,他施行文教,政绩斐然,更留下了几十首散文诗篇。

在夔州,他深入民间,吸收巴蜀民歌精髓,创作了一系列《竹枝词》。

在和州,他更是留下了人生巅峰之作《陋室铭》,而这,其实又是老刘的又一次嘴欠创举。
 
话说这和州的知县是个狗眼看人低的货色,一见老刘被千山万水的贬到这穷山僻壤的地方,且还二十年没什么起色,眼见是此生复起无望,白欺负谁不欺负。
 
依规定,老刘应该住在衙门的轩敞大院里,知县偏让他住城门南的三间民居,面江而居,潮气袭人。老刘也不生气,还写了一副对联贴在大门口,自娱自乐。

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
 
县令气得够呛,把他的住所挪到城北,面积也缩水了一半。新居邻水,杨柳依依,景色居然颇为不错。老刘还不生气,又写了一副对联。

杨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
 
也难得这位县令大人能把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做得这么执着,他居然又让刘禹锡搬了一回家。这一次,搬回城里,无水无树,小小蜗居仅装得下一床一桌一椅。
 
想必他的心理是:让你狂,让你写,让你乐呵!这回看你写个毛线。
 


老刘是心大,他又不是傻。
 
这回他不仅要写,还要写个长的大的气死人的。于是,千古名篇《陋室铭》就这么诞生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一挥而就,老刘咂摸咂摸嘴,差点意思。
 
于是又去请了一位大牛——当世书法名家柳公权。用他潇洒清瘦的柳体,把《陋室铭》书写一遍,再选一块厚重的石碑,铭刻其上。郑重的立在了自己陋室的大门口。
 
也不知道那位知县大人被气死了没。
 


一直到公元826年,好友裴度拜相,老刘才算再次迎来自己人生的转机,应召回京。
 
途经扬州,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白居易碰了个正好。白居易写诗相赠。
 
醉赠刘二十八使君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
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啊啊啊,早就知道你倒霉,没想到这么倒霉。

老刘宝刀不老,写诗,who怕who,当即挥毫,回了一首。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嘿嘿嘿,二十三年不算啥,再来三十也不怕。

感动得白居易差点把自己乐天的字当场送给他。

论乐天,舍老刘其谁。
 


再回京城的刘禹锡老怀大慰。二十三年了,朝廷里头人来人往,连龙椅上坐着的那位都已经换了四个。正可谓是流水的皇帝,铁打的老刘。
 
于是闲步到玄都观门口再次大笔一挥,又留下了一篇传世经典。
 
再游玄都观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你们这些小子有什么好得意的,十三年过去,你们不知道哪里吃土去了,我刘禹锡可是又回来了。
 
群嘲技能,不发则已,一发轰倒一片。

大家一致觉得不能留下他给自己添堵。于是,年近花甲的老刘再次出发。

这一回,他的目标是苏州。
 


到了苏州,他开仓赈灾,减免赋役。

他离任后,苏州百姓为他与曾经做过苏州刺史的韦应物、白居易兴建了“三贤祠”,至祭不绝,可见得民心之盛。
 
此后,他又历任汝州刺史,同州刺史。

 这根让朝廷上层百般难受的刺,半生时间,几乎刺遍了大半个中国。却是地地留文名,处处显贤达。
 
 直至六十六岁,颠簸半生的刘禹锡才回到京城,任了个太子宾客的闲职。

 官是做不动了,群嘲也嘲不动了,可诗还是要写的。
 
酬乐天咏老见示

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
 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
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公元842年,一代诗豪刘禹锡病逝于洛阳,享年七十一岁。
 
中华诗坛上的又一颗明星陨落了!
 


观刘禹锡一生,毁于嘴欠,成于心大。
 
与他同时代的那些人们,或早早的淹没在官场的诡谲风云中,或无声的死亡在贬谪的穷山恶水中。唯有他,开开心心的活到了古稀之年。
 
与其说他嘴欠,不如说他高傲自矜,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
与其说他心大,不如说他豁达坚强,才能于世俗自得其乐。
 
利禄功名视若浮云。这于别人不过是一句假大空话,于他,却活成了人生的哲学。
 
终其一生,历尽沉浮,不改初衷。
不负人,不负己,不负心。
大丈夫,正当如是。


作者简介:

柴华,榆树市作家协会会员,一个温柔的东北妹子。诚挚地热爱文学,热爱诗词,热爱生命。我愿以生活构划文字,以文字描摹生活,文学路上,生命不息,笔耕不辍。


【版权声明】本文为诗词世界作者原创投稿,后台回复签约作者即可了解重酬征稿详情。转载授权请加编辑微信H1834394409,加粉丝群后台回复加群



收听更多好课,请点击阅读原文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诗词世界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刘禹锡:成于心大,毁于嘴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