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和松江人吃一顿平静的年夜饭?


松江人吃年夜饭,像东北人买单,谁买都有人不乐意,于是逐渐发展成了轮着做一回东。

 

每人拿出自己的档期表,互相凑一凑,8号你家来吗?什么,你舅舅请客?啊呀,xx他家也不来,那我改个日子,你看3号怎么样?

小娘娘准备在3号揭开今年第一顿年夜饭的序幕,相当于烧个头香,日子太早,早得别人都没法拒绝。

 

如果说办喜酒叫你不去,等于你扇他一耳光,那么年夜饭不去,相当于当面吐一口痰吧。我小时候根本不懂这回事,为了表示一些文艺青年的孤傲,有时候故意说,我不想去。

 

那是我在松江亲戚眼中的第一次沉沦。

 

第二次沉沦,是找了个外地人结婚,从此社会地位一落千丈。但亲戚们一开始很谨慎,他们就像讨论遥远的王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一个人先开始问:福建人啊,家里做生意的吧,我有个亲戚女儿也是,在上海买三套房子了。另一个人也开始渲染气氛:是的咯,某某家女儿嫁了个四川人,马上要跟着移民了。

 

等到他们知道,我只是嫁了个普通的外地人,社会就变得很现实了。以前看电影,任何跟外族婚配的女性,最后基本都是个惨死。松江人怎么看待异族婚配?如果不是为了钱和权,那么,请问,你脑子进水了吗?

 

但是他们又对我带着一种宽容大量,啊,无论如何,结婚总比不结婚强吧?

 

嫁给外地人的本地人,在年夜饭会场,最好一言不发,保持仅存的端庄和体面,在他们谈论房子的时候笑而不语,因为你没有。

 

松江人很实在,只以房子论英雄。当然,他们也很在意财富。每年饭桌上,都会流传着无数财富传说,某某女儿卖羊绒衫一个月赚十万,某某女婿开门面去年赚了六十万,松江人的进账和借款都是透明的,所以导致他们对我很好奇,你到底一年赚多少钱啊?

 

他们完全想象不出来,靠写字也能赚钱吗?亲戚们都是不读书看报只埋头赚钱的老实人,每年照例要拷问一番。

 

你得编一个说得过去的数字,但是又不能太高,太高的话,松江人会浮起一种奇怪的笑容,说道:倒被你弄着了。

 

一种投机倒把居然成功的侥幸感,毕竟写字这种工种又不费什么力。不费力又赚到钱,这钱必定来路不明,只能是一时走运。

 

不过时代毕竟在变化,我有几个表弟,在网上搜索到了我,于是会有奇怪的喝多了酒的中年男亲戚,跑到我面前说:毛利?呵呵。

 

这一刻你必须绷住,不要承认也不要否认。我终于想到了为什么每年年夜饭的时候,自己总是忐忑难安。

 

他们喜欢喊我的小名,朝着一个身高175米,身边还拖着儿子的女人喊:小莉莉。

 

年夜饭时你又彻底变成了一个松江人,这个松江人现在很遗憾,要是有一份正经工作,能跟亲戚们一起讨论讨论年底发了多少奖金几桶花生油,应该是个蛮不错的选择。

 

我老公对松江的年夜饭充满不解,竟然跑到每家都要吃一顿,看到满桌酱油,对他而言,不亚于和尚坐上荤席,这这这,怎么下得了口?他家的风俗是去亲戚朋友家喝两杯茶,吃几粒花生,聊天十几分钟,起身去下一家。

 

传统的松江人还是喜欢在家里请客,在他们超级大的乡间别墅,女主人时不时吆喝一阵:吃啊,吃啊,哪能不吃啦?要是没人动筷子,她得直接把酱油蹄膀肉卸下来,扔到谁碗里,大喝一声:吃了!

 

老公被其气势镇压,一时无话,垂头默默吃起肘子。

 

堂姐几十年如一日保持身材,到这种场面上一定捂着肚子说:吃不动了,肚子都大了。

 

她都四十了,依然保持92斤的少女体重。

 

在饭桌上,聊别人的八卦永远是最安全的选择,这些八卦包括一些久远的回忆,什么阿明弟一开始是跟王小妹招对象,后来不成功了才去找现在的施家英,什么毛阿刚开厂的时候没什么钱,后来发达了一个月给现在的老婆一万块,让她在家打麻将。什么九几年张民权开ktv,赚了几百万,钱赚得多有什么用,人最后得肝癌了。

 

我会因为流连这些民间八卦,在凳子上根本起不来。另一块区域,每个小孩都各自为营,有一个专属老妈子。松江妇女最大的骄傲,就是带着自己的孙辈,互相开始在电视机前,变相歌颂自己,说小孩懂事,知道自己辛苦,每天都叫,我是奶奶的小心肝。

 

而小孩一点不理会,木头木脑玩着手里的玩具,直到这顿年夜饭的女主人,开始到场子里,老鹰捉小鸡一样发红包。

 

妇女们看到孙子的红包后,会偷偷进入一间厢房,开始盘算,该给这家还多少红包。你添两百?我添四百好了,上次吃喜酒他家也给了。

 

我小时候对这种红包交易很震惊,所有女人都为了体面和不吃亏绞尽脑汁。有点像金融市场上的恶意做空,虚假买卖,这个点到底在哪呢?

 

但是如果你不收下松江人的红包,她一定会跟你翻脸,当然,下次她来你家的时候,你只要添点钱还给她家小孩即可。所以这场红包战争的意义就是,如果家里没小孩,那可真是吃亏大了。

 

家里有二胎,松江人很豁达,一人一个永不落空,怪只怪家里的年轻人不争气,怕麻烦不肯生。不过每个松江人都认为,会生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你抵挡不了时间的浪潮。

 

一场年夜饭最后的焦点,是在一桌酒喝得五迷三道的中老年男人身上,松江人朴实到什么程度,只有喝到足够马力,才纷纷开始吹牛皮,韩国,美国,国际形势一顿乱吹。我外公又开始讲80年代他去北京的时候,他坐了飞机,当时的飞机票五十六块一张,跟现在的飞机能比吗?

 

外公再也坐不了飞机了,他有心脏病,还有高血压。

 

男人们追忆往昔,互相把酒满上。女人们一边追小孩一边开始试对方的包和大衣。这场宴席在九点前一定会结束。因为任何有良心的松江人都不会在别人家里拖着不走。

 

要给主人打扫卫生的时间,松江人的家里不会出现阿姨,这对女主人来说纯粹就是个侮辱,你是嫌我不勤劳,所以专门找人让我下不来台咯?

 

松江人把客人送到场地外,挥着手:来白相啊。

 

彼此都知道,下一次相见,是下一年年夜饭的时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如何和松江人吃一顿平静的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