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唯一的一次年会

从来没有上过班,平常还好,特别是冬日早晨起床一摸手机,十点了,想到很多人冒着雨雪七点出门,在寒风中走向办公室,里面搞不好还有几个讨厌的同事,每次碰到都想亲手掐死。

 

不上班挺好的,但是每到年底,这份荣耀就消失了,所有人都在谈论年会,谈论今年主题是什么,大奖多少钱,这是一场只有上班的人才能打卡进去的派对,而且为了领导和同事们的愉悦,所有人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尽可能地娱乐大家。

 

我十分嫉妒。

 

嫉妒到了每次谈恋爱,只交有正经工作的,这样他年会回来,能够听他仔细描述一下年会的盛况。

 

我丈夫给我描述了好几年的年会,内容都非常健康活泼积极向上,他唱过一条大河波浪宽,还唱过采红菱,因为大部分领导都出生于60年代,你要唱一首《江南》你是不是看不起领导?

 

没想到韩寒召开的年会,有女生跳上台,唱了一首《好运来》。

 

年会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媚俗运动。

 

向低俗文化低头。

 

韩寒变成了韩总,每一桌挨个敬酒,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而且他还需要一位员工,带领他做介绍:韩总,这是xx

 

总的来说,很像乡下喝喜酒,开席定的是18:18分,我们乡下人为了尊重这种好时辰,通常要提前半小时到场,不然会被主人骂死,来这么迟,不给我面子咯?

 

我那天出于一点个人的骄傲,心想18:18分准点到显得比较大牌,可惜现场大半区域空落落的,像一片大型拖稿区,根本没有一个人准时来。


这时候整个人就有点忐忑,已经穷尽智慧去摸窍门了,还是不行,果然没上过班的人比较容易露怯。

 

后来韩寒上台的时候说,专门给所有作家安排了次等席位,不坐头桌,这样觉得无聊随时可以后门溜走。

 

作家被设定成了深宅型乌龟人格,于是会场里有整整三桌乌龟,我暗中观察,到底谁会抢先偷偷溜走。

 

并没有,谁都等着抽奖,而且最好所有节目取消,什么唱歌跳舞,统统变成抽奖不好吗?

 

在年会上,每个人都变成了追逐着铜臭味的俗人,俗得那么彻底,那么沉沦,那么一言难尽。

 

台上一轮轮抽着one系列丛书,fancl洗面奶,bose音响,台下终于有人提议,要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每一个看起来像领导的人来敬酒时,我们桌都会送上一个本桌抽奖专用,来吧,现抽一个。

 

跟现抢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不劳而获果然是世界上最愉快的感受,每个被抽到的人迫不及待一干而尽杯中酒。

 

这一夜等红包等抽奖等酒来。

 

乡下人喝酒,一般是需要别人劝的,整个东亚都这样,喝酒必须让别人满上,自斟自饮十分没有格调。有头有脸的人物出来敬酒时,后面还会有个拎着酒瓶的小弟。然后很多人会开始借口:今天不舒服,要开车,大姨妈来,回去喂奶,妄图逃掉这轮酒。

 

而作家开年会,发着高烧(比如张晓晗)都会要求再来一杯。

 

没有不喝的理由。

 

喝完更可以理直气壮拖稿。

 

多了多了,对不起,根本写不出来一个像样的句子。

 

写作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消灭人欲的过程,别人痛苦去跑步去喝酒,作家是回家打开电脑,啪啪啪打出一篇檄文。村上春树为什么写得好?因为他先通过跑步过滤掉粗劣的感受,回家才开始写稿进行进一步提纯。

 

作家们今夜不写稿,不交稿,在社交圈里彻底消失,只听到有人说,搬三箱红

酒继续喝。

 

有那么一刹,我还是会想到,我有两篇专栏要交,有一个广告要写,我助理正像疯了一样在微信上叫我:老师,今晚能交吗?今晚一定要给到可以吗?

 

喝酒最大的用途,就是忘记现实的烦恼,而酒友全是作家最大的好处,就是没人上来像观赏珍稀动物一样询问:作家赚钱吗?你的医社保怎么办?家里人会看你写的东西吗?

 

我发现人喝多了,很想上去表演一个节目,酒精容易让所有人都变成暴露狂,一群人疯狂喊着另一群人的名字,没有为什么。你想极尽搞笑之能,真恨自己不是马戏团的狗熊。

 

喝醉这件事,在没喝醉的人看来,讨厌至极。丈夫每次开完年会醉醺醺回来,手扶马桶狂吐时,我都想他和呕吐物一起被马桶冲走。在他没回家时,我会打十个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回家。

 

而年会让我明白,任何一个提前溜走的人,都是这一晚最大的输家。

 

你必须战斗到最后,必须看着所有人东倒西歪离去,你一个人拉上最后的大幕。

 

这一年结束了。

 

我抽到的年会奖品是一只洗面奶。作为额外礼物,我试穿了陶立夏的大衣,拿走郑执珍藏的ysl口红,舔了卤猫的游戏卡,在他房间打碎红酒一瓶,跟姬霄互骂垃圾十次,抱走荞麦的儿子,一秒钟后扔回去。


我对着猫力说,谢谢你,很多人因为你才加了我,一年后反应过来原来我不是猫力。

 

我想问问张皓宸他的绯闻,但是他太好看了我实在问不出口。

 

我带着十个人跑到韩寒房间,以为他住的是总统套房,结果有二十个人在他房间嗑瓜子,当我要求跟他合影的时候,他跳到床上说,不如这样比较容易引起轰动。

 

前半生唯一的一次年会,第二天起来发现其实是个陷阱。

 

上班的人才有资格狂欢。

 

而我只有五篇没交的稿子,和五个需要谢罪的编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半生唯一的一次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