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生活在地域鄙视链最底层是种什么感受?

支付宝真的很讨厌。

 

我打开年度账单的一刹那,诧异的不是自己竟然花了这么多,也不是他盗取了我的个人隐私,是他用颁奖的形式告诉我,你得了上海市松江区第xxxxx名。

 

谁告诉你我生活在松江?你凭什么认为我出生在松江就一辈子在松江?

 

妈的你说得没错,33年了,我居然还在松江。

 

一个只要谈起来,就会有人兴高采烈发出怪叫的地方,“我去过一次,来回打车要四百多块!”

 

这些人谈论松江的样子,就像谈论马达加斯加岛,远得一辈子都想不到,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这就是生活在地域鄙视链最底端的感受,明明你会觉得松江应该比崇明好一点吧,在城里人看来,都是一样的,不可思议的遥远。

 

有一次我跟一个青浦人聊天,我想跟她battle一下,到底是松江和青浦排名哪个更靠后?她忽然笑了,说住到这种鬼地方,连鄙视链都进不去。

 

真的,你问一个三里屯居民,密云和平谷你更喜欢哪个?他肯定觉得你是不是疯了,这俩还存在竞争?

 

实话实说,青浦其实比松江好一点,很多市区中产为了让小孩上名校,把家搬到青浦的别墅区里,然后每天开车一个半小时去新天地上班。我了解这些人,是因为每次跟这些人聊天的时候,他们都会很诧异地问:松江有什么好学校?

 

啊,我不是为了孩子,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松江人。

 

噢噢,你是松江人啊!我办公室里也有一个松江人!


他们脑海中的世界观崩塌了,没想到居然能认识住在松江的松江人。

 

这个人一辈子都没发生过迁移!

 

以前我去城里的时候,我习惯穿双运动鞋,然后经常被问:是不是刚从健身房出来?

 

没有。山长水远的,运动鞋比较好走路吧。

 

想起一个住在海淀的程序员,说去三里屯办签证,发现目光所及就他一个穿冲锋衣的。我说你为什么要穿冲锋衣去?他说来东边,心理冲击相当于登顶了。

 

乡下人对城市是很难有熟门熟路的行走功能的,所以我们都会把等级列为冒险级别。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说不定碰到晚高峰打不上车,挤不上地铁,要一路步行30公里回家。

 

十年前,我去市区跟男孩约会的时候,只要一到晚上8点半,对方刚开始蠢蠢欲动,我已经差不多要回家了,走路到地铁站,搭一班9点的地铁,10点到莘庄,还有末班公交车,打车回家需要三十块钱。

 

好了我一辈子都没和市区男孩谈过恋爱。

 

十年后有一次跟朋友在市区喝酒,喝到12点差不多了说回家,我的朋友忽然说,别回家了,你打车200块,不如我们开个房去睡吧。

 

要不是因为她是个女的,我一定当场就同意了。

 

作为一个松江人,我还经常被误认为,很富有。

 

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偷偷在松江挖了个石油,刚刚大学毕业时,我经常听说有两个刚结婚的同学,正在看新城区的联排别墅。

 

别墅?五百万一套那种??

 

消息人叫我镇定,纠正说,没有啦,四百多万吧。

 

怎么买得起啊?因为当时我四千块都摸不出来。

 

就,双方父母都卖掉一套房子凑个首付呗。

 

噢。

 

就是这么简单。松江人历代积累的财富,到了我们这一波,忽然都独生子女了,这就是为什么年轻的松江人很富有的原因,这些拿着五千块工资开宝马奔驰住联排别墅的,低调又不羁的年轻人。

 

然后我还得解释,为什么我家没有钱?为什么十年前我特别穷困?

 

只有结婚才能让一个松江年轻人变得富有。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日本段子,新年一开始,老奶奶把没结婚的孙辈们聚集在一起,说谁先结婚,谁就能得到一千万日元。

 

一个松江人结婚的时候要收好几遍钱,只要他一宣布要结婚,那简直立刻变身成罗马许愿池,人人都要往他身上扔好多钱。

 

首先要吃一顿成功饭,代表自己不会换女朋友了,就这个,没错。于是近亲摸出了自己的红包。然后规矩大点的会搞顿订婚宴,差不多十几二十桌小规模庆祝,这回钱分两头,一头是给主办方父母的酒席钱,一头是直接给新人的叫口费。

 

未婚人士不需要给,但看到别人仅仅因为要和人合法交配就可以收这么多钱,心情总是很复杂。已婚人士给出去的时候万分莫名其妙,这人叫我一声姐姐我就要给他几百,我凭什么?凭什么要赞助你结婚?

 

等到结婚,那是真正的大头,大头到每一个松江人都同意,不结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我问我妈,我能不能结两次婚多收点钱?

 

她干脆利落地回答:我打死你。

 

结完婚后又可以用怀孕,生小孩,百日宴,各种名目,收到家族亲戚陆陆续续的实名关爱。

 

总的来说,松江人的魅力就是,只要你愿意结婚生小孩,全社会都会帮你实现这个心愿,你会富有的,你会成功的,你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不,你只能买实际的东西,可以传承下去的东西。

 

什么,你说旅游?

 

我第二次去美国的时候,我妈嘲讽我说,怎么又去了,去的比你娘舅家都忙。

 

想了想我的确一年多没去舅舅家了,因为我舅妈是个老派人,规矩比美国海关多多了,绝不是你来干嘛,呆多少天,想什么时候走的问题。

 

她会从各种小事,比如除夕那天是几点到达她家的,来分析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呵呵,六点来的,这也算来?你明天重来一遍吧。或者分析我有一个二十年前死了老公的小奶奶,为什么在她儿子结婚那天一早过来帮忙?

 

得体的人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一个市区人看到这些事情觉得很搞笑,一个松江人就笑不出来了,你知道她是认真的。

 

小时候我生病的时候,我妈会在床头放碗水,里面放一根针。


现在我儿子生病了,他床头还是有这么一碗水。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自从上大学离开松江后,再也没回来过。


在北京碰到她时,她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回去。


喏,其实,呆呆也就习惯了,在这个鄙视链的最底层,松江人平静地生活着,当城里人焦虑着什么精英教育,什么学区房,什么常青藤时。


我们这里就像一个桃花源,每个松江人都说,无所谓的,反正他将来会有房子。


实话实说,对于追求文学理想的人,松江这种地方,还是蛮合适的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常年生活在地域鄙视链最底层是种什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