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小孩的执着,将如何影响大人的心理健康

早上起来,听到我妈在下面不停催小孩。

 

快点,晚掉啦,校车已经来了,你好了没有?

 

然后一场僵持开始了。

 

小孩说:你刷卡呀。

 

我妈继续催促:快点快点,你快点好不好。

 

小孩继续要求:你刷卡呀。

 

我妈听上去已经浑身冒火:快快快快快!

 

小孩还是在执着:你刷卡呀。

 

我本来没睡醒,现在彻底醒了,到底刷什么卡,家里根本没有需要刷卡的门。

 

最后听到我妈终于恍然大悟一般,发出“嘀——”的一声。前几天她出于好玩,给小孩模拟了刷卡出门的场景,现在每次出门,我妈都需要人工“嘀——”一下。

 

一开始仅仅是为了好玩的事,后来经常会演变成自作孽不可活的结果。

 

这就是我儿子带给全家人的启示,太可怕了,你根本不知道哪个节点,忽然就触犯了他敏感的秩序神经,他哭着告诉你,不对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

 

以前我一直认为,男人和女人是天差地别的物种,你生气的事情对方毫无感知,你喜欢的东西对方却莫名其妙。后来儿子让我明白,大人和小孩之间,才叫什么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什么是完全不可理喻。

 

儿子要求我打印一张巨蜥的照片,听说小男孩都喜欢这种丑东西,自从知道有的小孩在家里演守宫蜥蜴,还养四只后,我觉得儿子仅限于远距离静态观赏这一点,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巨蜥的照片打到第五张,他都说不对,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我有耐心,我把儿子抱到电脑前,指着几百张巨蜥图片说:你要哪张?

 

他看了半天,都说不对。

 

你到底要什么样的?

 

儿子把头扭到旁边,指着自己的头说:我不要头是这样的。

 

他要巨蜥的头和尾巴,都是在一条水平线上的,没有扭来扭去的。

 

此时我恨不得亲自出发去科莫多岛调教一头巨蜥,喂,我儿子要看没有乱扭,规规矩矩的巨蜥,拜托你们尾巴不要甩来甩去好吧?头东张西望看个屁啊看,看前面!

(儿子画的一条水平线上的标准巨蜥) 


有些不懂幼儿教育的人,肯定会说:怎么能这么宠小孩?别满足他的无理取闹不就行了?

 

朋友,听说过儿童的秩序敏感期吗?当然了,你可能是个一辈子都不需要掌握这种知识的幸运儿,但是,只需要稍微了解一下,就能让人目瞪口呆,原来小孩的执着这么重要,这么可怕,上面写着如果不帮他建立良好的秩序敏感期,可能将来他会有不安全感,不能专心学习,浪费生命成长时间,跟无秩序做长期无谓的抗争。

 

妈呀,原来儿童的强迫症也是需要被呵护的。

 

而且但凡不呵护一下,我儿子抗争的方式非常强烈。

 

深秋时节,我带小孩去乡下散步,他忙活半天,从路边拔出来一棵杂草。然后我们兴高采烈地回家了,我爸把小孩从车上抱下来,接过他手里的杂草,看到根部还有点土,我爸作为一名成年人,理所当然干净利落做了第一手处理,把根掐了,再还给小孩。

 

儿子“啊”地大叫一声,开始张嘴大哭,哭得死去活来,一边哭一边高喊:不完整了啊,我的草不完整了。

 

他需要一棵完整的杂草,有根部的。这事对成年人来说很难理解,但是对他来说,根非常重要,重要到失去根部,杂草就不再是杂草。

 

这事逼得我爸连晚饭例行要喝的二两白酒直接省略,月黑风高出门给小孩弄了另外一棵,带土的杂草。

 

我本来以为,我爸妈可能是太没有耐心了,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秩序敏感期,对待小孩,一定要有耐心好不好?

 

后来有一次,十度的天气,他要求我带他在小区散步,然后直奔一块人迹罕至的小草地,蹲下来开始拔草。

 

你干嘛?

 

我要拔一颗完整的野草。

 

看着儿子在草地上不停地拔着那些乱七八糟生出来的藤蔓,这块很久没人打理的绿地,正中他的下怀,他拔来拔去,都没拔到特别满意的。我已经差不多要失去理智了,从一开始的催促,到最后的哀求,走吧,回家吧?天黑啦?

 

儿子置之不理,蹲在地上就像世界上最敬业的一个清洁工。小孩的秩序敏感期居然有这么大的生产力,他眼看就要把草地上所有的杂草都给揪完了。

 

最后他忽然站起来说:走吧,我不要了,这里的草都不完整。

 

这就完了?你不再努力努力?


我顿时又困惑了,都特么陪你走完99%的进度条了,你说你不干了?

 

真的,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不开心,浪费这么长时间的挖掘,他居然就唱着山歌回家了?

 

小孩不像大人,并不追求努力终有回报。

 

这真的让我非常困惑,困惑到我想按住他,别走,挖一棵完整的野草出来再走。

 

不不不,我要控制我自己,书上说了,要顺其自然,千万不能野蛮镇压。

 

要尊重儿童的自然生长,他说不挖,就不挖了吧。

 

但是我儿子依然没有放弃对完整的追求。

 

他拿到什么东西都喜欢让我判断一下,妈妈,是完整的吗?

 

这个莴笋是完整的吗?这个仙人掌是完整的吗?

 

我从一开始的斩钉截铁,到最后越发小心翼翼,天知道他完整的标准是什么,万事不可太绝对。

 

当你怀着小心翼翼的心情,像避开高压线一样,开始守护儿童的秩序敏感期时,又发现小孩没那么在意了,一开始儿子像个神经病,现在我像个神经病。

 

我看到他捡了一盒石子回来放在门口,居然已经被调教到了:虽然很丑,很脏,但是还是放在那里吧,不要去动它。

 

还有死掉的蜗牛壳,儿子坚持它在冬眠,所以一直放在书桌上,书上说了,不要随意改变物体的位置,这样儿童会困惑。当他回头看到东西在原来的位置,会给他带来安全感。

 

有句英文谚语说得好,抚养小孩,无非是用你的命换他的命。

 

我的命还在,虽然我的心智已然非常扭曲了,但是一想到为了孩子,为了他20年后不用出门无数遍确认,到底有没有锁门。


这一切应该是值得的吧?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论小孩的执着,将如何影响大人的心理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