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在经济舱横躺,是乞丐一般的人生啊

跟我兴高采烈搭乘长途飞机不同,同样是飞美国,朋友苦着脸说,这回没有第一排,只弄到超级经济舱,太惨了。

 

不过这回能攒两万积分,他絮叨了一会说,等到40岁,我就能拿终身白金卡了。

 

然后呢?

 

然后就能升舱,走贵宾通道,享受vip服务。

 

这真是一个我完全理解不了的世界。

 

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坐长途飞机很开心。就拿这次来说,去的时候坐窗边,看完一本短篇小说,写完两个专栏,长途飞机最大的好处是,时间又可以整块利用了,而且看书会让我非常困,在睡眠和工作交替间,我觉得人生好有价值,特别充实,无可言喻的美妙体验。

 

所以就算坐在最后排,而且一路颠簸,旁边大哥体重200斤,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想象一下在狂风骇浪之中,拼命敲击键盘写出来的作品,我情不自禁升华一下自己,好一个拼命三郎,一个敬业的作者,一个不辞辛劳的人。

 

虽然平常在家我也就翘着二郎腿啥都不干。

 

当然,坐长途飞机经济舱的确够受罪的,但是别忘了,痛苦特别能刺激灵感生成。去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在酒店躺了一晚上,才惊觉右边尾椎非常疼,疼了整整一个星期,回程打印登机牌时,看到加1599美金可升至头等舱,内心犹豫两秒,要不买一个?

 

第三秒就否决了,还没到那种躺尸的年纪呢!

 

朋友听完说:哇,好便宜。他的经济舱票价接近三万人民币,我不可置信,天,我的只要三千多人民币。

 

因为按照全价买,才能全部积里程啊!而且不管钱多钱少,他们公司是按等级制度划分的,就算头等舱比经济舱便宜,他也不能坐。

 

他详详细细给我普及了一遍,金卡,白金卡,都是什么区别。

 

比如说,金卡吧,就是一线城市最多的商务人士,京沪快线航班上能有一百多个金卡。朋友自己是金卡,所以觉得金卡没什么意思,他最羡慕白金卡,白金卡能锁定经济舱第一排的座位。

 

什么意思?

 

就是本来坐第一排的特权是他的,但是航班上有白金卡,只能让给白金卡,而且白金卡还可以把旁边两个座位都锁定,让别人不能坐。

 

他是要用来横躺吗?

 

朋友吸了一口气说,没见白金卡躺过。

 

我想起坐长途飞机最开心的一件事,莫过于遇到空荡荡的航班。

 

这种事情最近几年只发生过一次,9月份去巴厘岛,正好碰上当地火山爆发,上海起飞的航班,只坐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人,中国人毕竟是最惜命的。我开开心心一人独占一排座位,看书累了,盖上毛毯休息。

 

脑海中还盘旋了一圈坐在头等舱的人,傻了吧,干嘛多花那个钱。

 

当时还特别不明白,为什么同行的人,坚决不会躺呢?

 

现在琢磨了一下朋友的话,终于明白了。

 

在经济舱横躺,于飞机这个小型社会来说,不就是乞丐一样的人生吗?

 

想象一下《在云端》里还没被亲情击垮的乔治.克鲁尼,小型登机箱,帅气的西装,随时随地亮出来的白金卡。


这种人有没有可能在经济舱横躺?或许对他来说,比死更难受。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潇洒地躺倒在最后两排座椅,是从埃及飞往肯尼亚的机舱里,疲惫的黑人兄弟,还有一头脏辫的白人穷游背包客,他们一等机舱安全带指示灯熄灭,就像占领免费公共资源的人一样,躺倒在一排座位上。

 

看起来跟街头流浪汉一样,后来自己躺下来的时候,倒是觉得挺美滋滋的,的确比坐着不停改变腿的姿势强多了,而且时间过得飞快,梦做到最香甜的时候,空姐已经过来拍小腿提示要开始下降了。

 

朋友说其实比起白金卡和终身白金,要客才是最荣耀的。

 

如果你看到一片航班延误中,有一架飞机抢先起飞了,那上面一定有一位要客。

 

而且他们有专属的安检通道,一到机场就有专人接待,一直陪同到上机。

 

不对啊,新闻里说很多老总都搭经济舱是怎么回事,他们就算不是要客,也飞到白金卡终白卡了吧。

 

朋友说,因为做经济舱能上新闻吧?

 

我大概明白了,可能类似于乾隆微服私访下江南,引起一片轰动。

 

阿兰.德波顿在《机场里的小旅行》引用亚当.斯密的话,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辛苦和劳碌是为了什么呢?追求财富,权力与优越地位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引人注目,被人关心,得到同情,自满自得和值得赞许。”

 

他引用这话是因为去了趟协和贵宾室,仅仅是参观一趟,就忍不住要为自己短时间内没办法来第二次感到哀伤。

 

我想我之所以不羡慕,是因为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阿兰.德波顿为了降低哀伤,一边吃着奶油鸡蛋卷搭配牛肝菌菇,一边想象这间休息室其实是一群专制政客的藏匿处。

 

我嘛,我每次斜着眼睛经过头等舱,都会冷冷瞧上一眼,哼,这些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

 

其实是因为,光飞上天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种巨大的荣耀,我飞上天的时候,想到几个小时后就要抵达另一个国家,心中怀揣着巨大的喜悦,犹如度过浪漫一夜。我不在乎伙食,我几乎从来不吃飞机餐,也根本不在乎空姐过来半蹲着服务,好不容易摆脱家里那些人,谁都别跟我说话最好了。

 

可对于大部分常年都在飞机上的人,飞机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社会,像乔治.克鲁尼一样,当他在一年中的三百多天,尽情享受了作为一个上等人的感觉。下飞机后当然情不自禁,觉得剩下的四十多天日常生活,是种煎熬。


想明白了这点,才猛然理解了那些看上去精明能干的商务人士,为什么会对积里程这种,犹如超市大妈爱用折扣券一样的行为,特别在乎,特别尊崇。


对他们来说,机舱才是更真实的人生。


而我这种从头部一直走到尾部,坐下来还能兴高采烈的人,根本就是飞机上的边缘人士。


要体面的人正襟危坐在头等商务舱,不要脸的人,才会随随便便躺下来,像流浪汉一样,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以后我是躺,还是不躺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原来在经济舱横躺,是乞丐一般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