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草民,该怎么保护孩子?——论一群缩卵家长

听说红黄蓝股票大涨,前几天我还以为这家公司要破产倒闭了呢。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

 

红黄蓝一定是个大集团,出事后好多人张口就是,“我的小孩也在那里上过学,不过老师对他很好的”。“我孩子正在那里上学,但是老师非常负责认真有爱心”。

 

一种急不可待的撇清情绪,别人家孩子针扎了跟我家小孩没关系,我孩子没事,他身心健康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好得很呢。

 

类似于某连锁火锅店,有人忽然发现火锅里出现不可名状物,想象一下这个场面,一开始两三个义愤填膺的顾客对着摄像头哭开后,接着上来的都是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对镜头说:这家火锅店特别好吃,真的,好吃极了,我不知道那几个顾客怎么碰到这种事了,反正我觉得特别好吃!我今天明天后天都要来这家吃。

 

上海人,主要是男人,喜欢骂一些胆小怕事的人,叫做缩卵,形容这个人吓得生殖器都缩回去了。我发现有些人不但胆小怕事,而且格外会联想,甚至说不好是他格外会联想导致他胆小怕事,还是他天生就没有血性这种东西。

 

有个朋友说,她能理解幼儿园家长的自保行为。自从幼儿园发现针扎现象后,有孩子的家长都没敢在朋友圈转新闻,怕万一幼儿园老师想多了怎么办?还有人说,现在幼儿园班级群里,家长谄媚讨好更严重了。

 

这是一种普遍的缩卵现象。别的小孩怎么样我管不着,我的小孩没事就好。

 

好吧,你去要求一个普通人有正义感,有英雄情结,的确是想多了,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竟然有家长会缩卵到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的程度。

 

一个特别爱煽情的家长,记录下了她小孩被欺负的画面,学校上公开课,她从一扇门里看见漂亮的女老师,粗暴地抢走了小孩的勺子。

 

她做了什么?她什么也没做,她当时想的是,万一我激动了,我孩子更受欺负怎么办?

 

更好笑的是,这家长还要求所有人转发这篇文章,为了更好地保护孩子,她提出两点建议,一是跟老师做沟通,你们别搞小秘密。二是拥抱小孩,让小孩敞开心扉讲秘密,外面受了啥欺负回家一定要告诉爸妈。

 

我想往这个亲妈身上浇一桶冰水,缩卵!

 

自己亲眼看到小孩受欺负,不上去伸张正义,怕这个怕那个,还要求小孩敞开心扉。

 

每个家长都在给小孩看防侵犯视频,国内的国外的,中文翻译版的,所有这些视频里,都会告诉小孩,如果你受了侵犯,请勇敢告诉你的爸爸妈妈。

 

为什么要保护小孩?

 

因为对小孩来说,父母就是最大的强者。

 

如果说有一种看不懂的缩卵是,看到别的被针扎的小孩,先用谄媚老师保护自家小孩,那么另一种我完全看不懂的缩卵,一定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小孩被欺负,连一点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还在心里不停麻痹自己,我是为了小孩好。

 

写这篇文章时,我经常要按捺住自己喉咙里涌出来的脏话,无法理解,一个人是懦弱到了什么程度,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孩被一个大人欺负。然后回家还义正言辞对着小孩说:你要勇敢,勇敢说出你被谁欺负了,好吗?

 

她说了你又做了什么?你看着她当面被欺负,你上去制止没?告诉她“老师这样做根本不对”没?

 

这些缩卵的身上全是借口,他们怕得要死,一下就能联想起这世界上所有的罪与罚。

 

比如,这个妈妈要是现在上去伸张了正义,小孩以后长期被孤立怎么办?暗地里被打怎么办?吃饭吃不饱怎么办?她听说过好多这种事情,每一件事情都可能因为她一时冲动,降临到她孩子身上。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在马路上看到小偷,还没来得及喊,我妈马上抓住我往别的地方走,事后她说:要是别人报复你怎么办?要是别人跟踪你回家怎么办?要是你一辈子都被这个小偷集团盯上怎么办?

 

这就是缩卵的人生。当缩卵被欺负的时候,他会认为,只要一反抗,他的整个人生,整个家庭,都会被毁掉。

 

既然你是个缩卵,你为什么教育小孩要勇敢?

 

有时候我都会替这些缩卵感到很害怕,因为他们臆想的恐惧说出来的确吓人一跳,而且他还会告诉你,这些事都曾经发生过,并且一定会降临到他自己头上。

 

缩卵管这个叫真实的丑陋。最佳举例是北京一个著名小学的小学生被欺凌事件,一个小学生被很多同学扣上了厕所纸篓,当他父亲站出来后,这个小孩后来成了学校的隐形人,没有同学理他,也没有老师理他。

 

一座这么可怕的小学,转学应该是好事吧?缩卵不会这么想的,只会想,看吧,多大的报应,这么好的学校上不了了。

 

缩卵还会想,如果我替小孩伸张正义,那么以后接受他的学校都有所忌惮怎么办?

 

这是缩卵的另一种特质,特别喜欢“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个论点,还喜欢用无数个新闻事实来验证他们所言非虚。根本忘了欺凌之所以变成新闻,就是因为它本身是个错误,而缩卵一直在举例错误的合理存在性。

 

为什么缩卵喜欢讨好老师?因为本质上他根本不相信有什么善良的好老师,他相信人性本恶,相信这个老师只要不高兴就会朝他的小孩下黑手,所以他才要加倍讨好。

 

不过呢,缩卵非常喜欢用受害者的面目,来让别人替他伸张正义,他认为只要他表现得够可怜,就有超级英雄会跳出来。

 

他不想为他的小孩跳出来,但是他相信,会有人跳出来的。

 

动物世界里,父母保护小孩是种本能。以前乡下的猫狗产子时,我奶奶会告诉我,别去接近它们,这时候狗妈猫妈都非常凶。然而缩卵改变了这种生物本能,当缩卵的小孩被欺负时,他袖手旁观,抄起手摇头说,社会就是这样的。

 

我认为天下所有生物都该拥有自己的后代,唯独缩卵不配。

 

因为缩卵总是跟恶站在一起,还试图告诉我们所有人:没办法的,改变不了的,从了吧,反正孩子大了也是这样的世界。


他们只会到处转发留言,像我们这种一介草民,到底该怎么保护小孩呀?


当你的孩子是弱者的时候,你抢先一步,把自己变成弱者,你想到的是你培养一个小孩多么不容易,你去搬家找学校多不容易,你改变社会有多么不容易。


你忘了对小孩来说,自己是一个多么强有力的人。


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一句话,大概就是缩卵苦口婆心说:我是为了孩子,才夹着尾巴做人的。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一介草民,该怎么保护孩子?——论一群缩卵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