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赚钱是唯一的正经事

每年十月下旬,全国大部地区开始哇哇乱叫怎么这么冷的时候(去年这些人都是怎么活下来的?),南国的朋友纷纷像公园的乌鸦一般,此起彼伏啊啊啊啊叫起来。

 

啊,说好降温的,我风衣都拿出来了,怎么还不冷?

 

啊,不开冷气睡觉还是热,好烦恼。

 

这种时候接到去深圳出差的任务,我还挺开心的,好久没去南边了,差点忘了当年我是以什么样悲愤的心情告别广东。

 

十八岁去了珠海,走到大街上,周围人看我的眼神像黑社会来了,带着一股不可思议的捉摸不定。经常有平头黑脸大叔在我面前一站,说:你有一米八吧?

 

没有没有,我就一米七多点儿。

 

噢,真的很高哦,他摸着脑袋站在我前面看来看去,一点都不难为情。

 

但是我非常难为情,走在马路上,心情灰扑扑的,像一只烦恼自己个子为什么这么大的大狗熊。

 

十几年后再来深圳,一下飞机觉得深圳太时髦了,机场又新又大,为了让大家专心赶路不望野眼,到处都是莲蓬乳密集造型。刚走到停车场,一个黑黝黝的男人凑上来:靓女,打车吗?他边说边拿手指弹了我两下手臂:我给你算便宜啦。

 

瞬间前尘往事浮上心头,是熟悉的南方了,一个必须提起警惕的地方。

 

想到以前在公交车上目睹的抢劫案,不起眼的男人忽然站起来,一把抢下邻座妇女金项链,狂奔下车。想到以前把双肩包背在胸前,犹如行走江湖怀揣整副身家。其实没那么恐怖,只是有点心烦,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蠢吗?


隔天在便利店听到有人问路,女店主泛着笑容反驳路人:公交站就只有前面那一个啦。看到那笑容,我又熟悉起来,啊,南国。

 

你在北京问路,大爷比你还着急,你这样,往这条路直走下去看见没有……神情透着一副“这孩子怎么稀里糊涂到这份上”的震惊。在上海问路,本地爷叔会特地放慢语速,告诉你:襄阳南路前面拐一拐就到了。他有种微妙的体恤,“外地人来大城市蛮不容易的。”

 

唯独深圳人的嘲讽,那句子后面长长地一声啦,毫不掩饰在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好搞笑噢。

 

我暗暗在心中发誓,走到大海里都别问路。

 

深圳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气氛,五星酒店前台,特意叮嘱我,您这种房型,是不面向大海的。

 

我深夜到店疲惫至极,心想只要不对着坟山都行啊。后来在旁边等外卖,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正常人听了这句话,一般都会问,那怎么办?

 

正常人还是挺喜欢看海的。

 

前台就会强调,只要加五百元就能升级到海景套房了,您看您需要吗?她的笑容也随之递加了五百元的份额。

 

也太赤裸裸的势利了吧?

 

根本没想到,这只能算冰山一角。

 

出差是去拍一个视频广告,广告商特意租了一个别墅样板房,据说市值八千万,一进去两个晚娘脸的物管员横着眼睛盯着,你只要一靠近哪里,其中最凶巴巴的一个小妞,也就二十四五岁,凑上来就是一句:别碰,这套餐具是意大利进口的,限量版,六千块一组,这五件算一组。沙发请别坐好吗?西班牙设计师作品,光这个单人的就八十万。大理石地面磨坏了也要赔的……

 

摄制组全体成员无不恭恭敬敬,行行行,好好好,一定不会弄坏,这边会铺地毯的,放心,绝对恢复原样。

 

这要换了北京人,绝不能这么生生被欺负,一定有爷们站出来斗富:六千块一组我就碰不得了?你看看我手上的串子,我告儿你,每一颗都值六千块,我不照样揣着平常心吗?

 

上海人会笑眯眯地奚落:小姑娘,你见过真品没有?这义乌买的仿品吧?我跟你讲,这套东西就算是真的,也没有那么贵,那是专门坑暴发户的。

 

只有深圳人,个个心怀敬畏,缩回了自己想触碰又迟疑的手。

 

是的,深圳人对金钱有敬畏之心。

 

富豪就是富豪,没有什么打肿脸充胖子的假富豪,没钱就是没钱,兢兢业业老老实实绝不豁胖。

 

一深圳朋友调去鼎鼎有名的王者荣耀团队,跟我吐槽说,是有同事买了法拉利,还有人买兰博基尼,那些都是富二代啦。

 

疯了吗?富二代还来天天加班。

 

对呀,人家开兰博尼基来上班还没有固定停车位呢。

 

多么令人耳目一新的富二代,我在上海认识的富二代,每天都在挖空心思想怎么不动声色刷妈妈的卡,深圳的富二代竟然进取成这幅样子,想象得了这种画面吗?男人开着兰博基尼,在停车场一圈圈绕着寻找停车位,他马上就要来不及打卡了,不禁心急如焚,绝不能影响这个月的kpi

 

在深圳的三天两夜,我连呼吸都是人民币的味道,这是一座只讲钱的城市。

 

有钱和没钱,真的差好大啊。


反观隔壁香港,本来打算过去买点东西,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每个深圳人说起过香港买东西都是一脸疲惫,啊,好久没去咯,啊,也没什么好买啊。

 

但他们谈论起赚钱的样子,仿佛一下打足兴奋剂,我跟你讲,这一台机器好几百万,谁耽误得起。

 

最后一天早上,我去海边走走,海风大得头发一直吹在脸上,早上7点已经日晒凶猛,几个东北大哥兴奋地说:这儿天气真好。

 

可我已经一点都不羡慕南国的朋友了,像那个回到伦敦后才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离开的老太,这儿太新了,太潮了,太晒了。

 

一切都明晃晃的,浮在水面之上。

 

一想到只有身家上亿才能呲着那势利眼的物管员,用鼻子发出一声哼哼。

 

我的心真是难受极了。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在深圳,赚钱是唯一的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