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糖醋排骨一样的南国女人啊

车一到站,南国潮热的空气扑上来,又像是在夏天了。

 

我的视线牢牢盯紧一个女人,穿着白色雪纺短袖,配米黄色超短裙,一双七公分高的细高跟鞋,这身本该身轻如燕的搭配,只见伊身背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双肩包,左手是一大箱节日礼品盒,后手除了一个小手袋外,还有几个大马甲袋,像山脚下的挑夫,左提右拎这么多东西,还踩着三寸高跷,走得健步如飞。

 

和北方不一样,北方能扛这么多东西的女人,一定伟岸得形如泰山。南方,啊,可恶的南方,到处都是瘦得形销骨立,又丝毫没有骄娇二气的女人。

 

张爱玲早年去香港读书,写笔下的女主角,上海女孩薇龙看着自己粉扑子一样的脸,有点泄气,想晒黑做南粤糖醋排骨一样的美人。中国往北走,流行的女性审美是粉蒸肉,女孩只要把持住白幼瘦,一辈子都能做让男人肩扛手提的小姑娘。有些妇女没把持住,但凡有要自己操持的意识,身形就会往五花肉发展。

 

人横着像坛子站出来,一看就是经常嫌老公没用,要自己上手,可不是要多长点肉多充点气势?

 

闽粤之地,风气大不一样,此间的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每一个瘦得看起来风都能刮倒,但是干起活来一副龙卷风都吹不走的样子。乡下常见一个瘦瘦的女人,一只手抱一个胖婴儿,一只手拖着一个小孩还能拎住两马夹袋菜。或者从别人的厨房望进去,一个瘦弱的美丽少妇,正站在一口半人高的锅子前细细搅着一锅汤。

 

说她们像糖醋排骨,跟上海酒楼里常卖的甜口糖醋排骨还不一样,是此地更常见的炸排骨做法,把锅热了,先在滚油里反复煎炸去排骨的肥油,肉质更浓郁耐嚼,跟粉蒸肉的软香肥腻完全不一样,后者是叫人一下就起了大吃大喝的决心,最好一扫而光美味又充饥,前者要费点功夫,细细扒筋吃肉,但是欲罢不能,接连不断一块又一块往嘴里送。

 

闽地妇女,从十八到五十八,几乎人手一双高跟鞋,即便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脚上也惯着一双五彩缤纷七星带钻闪光高跟鞋,再不济,都有一双松糕鞋,十公分厚底如履平地。穿着这鞋不管赶车赶飞机,还是登高山下海船,一切尽在掌握。你在山顶喘得像狗,这些美丽的少妇像逛商场一样从身边从容而过。

 

极少有女人会剪短发,这个发型简直就是对妇女身份的一种亵渎,和对高跟鞋的执着一样,长发,是另一种执着。不过浓妆是没有的,因为天气的燥热,南方女人大多保持素颜出镜,只有极年轻的女孩,会把自己涂成雪白,象征着完全不需要操劳的少女时光。

 

比起闽粤的女人,闽粤的男人,目前正在流行一种可怕的审美。

 

郭德纲式时尚。

 


很多男人剃了光头,或者极短的平头,在山顶锻炼,习惯赤膊露出一只怀胎七月的肚子,他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八字步坦然走过去,颈上一根明晃晃的金链子。下了陆地,男人穿上紧身黑T恤,胳肢窝下夹着一个小包,哇啦哇啦打着电话,神气活现左右摇摆,若是后面跟着一两个小弟,更威风不过。

 

据说这种风尚的源起,是有钱人都这副样子,男人又是极易受群体影响的生物,他们哇啦哇啦到底在讲什么?我请当地的朋友翻译了一下,大概就是今天晚上9点钟来喝酒啦,妈的今晚一定要干死你哦。

 

南方人讲话喜欢拖个很可爱的啦或者哦,立刻所有脏话都像小可爱一样,乖乖软了八分。

 

中国男人,不管投生在哪个地方,都有尊贵的血与肉,所以北方男人是一家之主,江浙沪独养儿子是掌上明珠,南方男人,因为母系的格外勤劳,理所当然人生只有享乐二字,泡茶,喝酒,吃小菜,吃宵夜,就算偶尔打架惹祸欠债不还,家里一定有个既能顶天立地又能哭天抹泪的女人出来,跟着收拾首尾。

 

粉蒸肉一般的女人,是惯于示弱的,随便一点波澜,能哭得梨花带雨,自带一股不胜怜惜的柔弱风情。

 

南国女人,像糖醋排骨一般,砰砰作响。一个四五十岁的干瘦妇人,云淡风轻跟我讲她的弟弟是怎么输光家产,又怎么到大山里东躲西藏,不过几年功夫,现在已经能够回来一起吃饭了。

 

还有一个奶奶,自家新起的墙院被眼红的亲戚涂了个一塌糊涂,全是血淋淋的讨债大字,她用看惯风云的眼睛瞟一眼,说:抹不掉的,没关系。

 

不过总体来说,我更喜欢南方女人,北方女人能扛住这种击打的,必须是那种能从嘴里滚出“杀千刀的”气势恢宏老娘们,南方女人身姿瘦弱,却能挑千斤之担。

 

这都算得了什么?


正如她们穿着高跟鞋满山飞奔一样,这世界上,可有能难住的事?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啊,糖醋排骨一样的南国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