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真正的“和毛利午餐”


根本不想和读者吃饭。

但是跟卖牙刷的签了广告,对方说别的合作者都会送书,你要送吗?没有书送,随口说,那谁买就请谁吃饭吧,公号的名字就是“和毛利午餐”嘛。

心想根本不会有人买2399的牙刷,我的读者我太熟悉了,应该都是跟我差不多穷的人。

几天后助理高高兴兴说:20只牙刷全卖了。

又喜又怕,喜的是居然有20个有钱人在关注我的一举一动(这回是买牙刷,下回万一直接提包养呢?)怕的是要请20个人吃饭,我又是个爱面子的人,焦虑不够广告费怎么办?

一来一去,等于白忙一场。

过了几天助理又说,原来大部分人只买了10块钱的预售券,剩下的2389元根本没有付。像冲动消费后猛然醒悟,毕竟只是和一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女人吃饭,还是十几个陌生人一起吃,算了算了。

最后来了,三个人。

再乐观的人,碰到这种情况,也难免会难过一下,竟然只有三个人?

唉。

 

到了吃饭这天,天空飘起细雨,从郊区的家出发,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又变得很差。

三个人都住在城里,只有我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后来又安慰自己,村上春树,太宰治,很多作家都住在郊区,写出了很好的作品。

为了不让命中注定的见面显得太寒碜,我从家里带了几罐茶叶做见面礼。

但是全是自己喝了一半的茶叶,因为来不及买新的,心想来都来了,这几个买牙刷的人应该不会介意吧?

果然,我一递上见面礼,一个女孩就笑着说:你还真不把我们当外人。

没办法,因为住在郊区,如果要去市里买礼物,就来不及吃午餐。如果是那种考虑周全,细致礼貌的人,一定提前很多天就准备了精美的礼物,我离那种人差距很大,犹如从地球到月球,不提也罢。

 

三个女生,看起来都比我有钱。心中呲啦一下,点开了狮子座的战火。本来想一人点一笼虾饺算了,后来一个劲问服务员:龙虾有吗?膏蟹有吗?这煲468的汤什么功效?

 

都来一份。

 

我就是这么一个虚头巴脑的人,家族遗传,脑海中闪过初中的时候,爸爸的朋友都有了大哥大,只有他没有,有一天家里按了一个分离式的电话,他把那个电话揣在屁股兜里,假装是大哥大,跑到楼下邻居家炫耀,还故意叫我打个电话。

 

真心酸啊,但愿不是等下买单时候的心情。

 

照理来说,跟读者见面,应该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情,去gucci买鞋,如果导购跟你说什么,穿这种鞋去菜市场买菜挺好的,是不是一下就没心情了?

但是我对我的读者,保持着一种想要取悦他们的心情,人没啥好看的,所以带了茶叶,其实还想要不要带一盒给我爸买的糖尿病饼干,这玩意肯定没人吃过吧?

 

坐下来的第一个话题,自我介绍了一番,发现读者都在高大上的企业上班,电视台,咨询公司,进口企业,再谈了一下,感情经历也比我丰富得多,大家都有各种各样的故事。

 

幸好这些故事,都是用人生的喟叹结束的。

 

喟叹一,读者a认识了很完美的富二代,拿着装好洗漱用品的包,去跟人家约会,事到临头,男人唧唧歪歪说:不如去酒店吧。

为什么?

因为前女友去了我家。

我的读者,当然会虎虎生威地杀到对方家里去。虽然前女友砰砰砰敲门的时候,她只敢躲在房间里。

想象很美好,为什么实体操作这么难?为什么不能跳起来,冲到门口,当机立断甩两个耳光,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因为读者是要脸的人。

富二代用琼瑶男主角的口吻说:你走吧,你是赤手空拳打天下的人,她是能为了我自杀的人。

读者a气得像个刺豚一样走了,不然怎么办,为了这两个二百五割腕吗?

唉,洗漱用品都准备好了。


喟叹二,读者b死活不肯离婚的老公,离婚后立刻怀着悲伤的心情,结了新的婚,生了新的小孩。

唉,好歹也悲伤稍微久一点吧?

 

喟叹三,读者c有一个很厉害很成熟条件超级好的男朋友,却会抱着她痛哭,用那起来很厉害的脑袋蹭着她说:我们再也不要这样了,好好的相依为命吧。

唉,怎么回事,跟这种男人怎么相依为命嘛。

 

这些很惨的事情,归结起来都有一个特点,很有钱的男人却有着超乎寻常女人忍耐的傻事。可是我前十年的文章,写来写去都是贫穷的男人怎么毛病多多,根本不认识有钱到令人心痛的男性啊。

 

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又想了想最近写过这个故事没有,如果说出来,读者说,啊,这个我知道,你在哪里写过!那就太丢人了。

 

那是好多年前的秋天,我认识了一个有钱人,约我去他的城市,逛逛。他有钱,我有美貌和才华,我们要进行一下世俗意义上比较常见的资源互换。

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有钱人,很风趣,没毛病,可是他却发现了我的毛病,跟他想的不一样,才华够,美貌好像?

有钱人带我在城里的各种经典漫无目的地瞎逛,闭口不提要霸占我身体的事,他在城墙边听了我讲的笑话哈哈大笑,却一直跟我保持一米开外的距离。

我的心像秋天一夜落败的植物一样,只剩下荒芜的枝桠。

他的笑声还在四周传递着。

真是见鬼了,我好像毁灭了一个男人的原始欲望。

当着读者的面,不好意思这么说,只好添油加醋,说这个人没想到是个好男人,不忍心做肮脏的事情。读者很给面子地点头,说这样的确很伤感。

 

在饭店的包间里,大白天说男人的故事,读者虽然笑得手舞足蹈,旁边站着分菜的服务员一直面无表情,怎么回事,为什么感染不到她?

 

看来我的确,只能拥有一小批粉丝。

 

吃完饭走出饭店,发现原来天气早就转晴,上海最好的秋天到了,淮海路斑驳的梧桐树影中,出现好几辆敞篷跑车。

因为不是很贵的跑车,开始满嘴跑火车,好想买个跑车啊,我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再老一点,开跑车也不会快乐。

 

想开着跑车带读者去兜风。


这才叫请客吃饭的意义啊!


跟满脸笑容的读者们告别后,一个人在武康路上瞎逛,前面有一个男生,一直笑容满面转头跟女生讲话,他们骑得很慢,男生使劲浑身力气,要让女的笑起来。


我骑在后面,看着男人飚着散装英文拼命豁浪头,心想这不就是今天的我吗??


虽然一开始根本不想跟读者吃饭,但是到最后,根本依依不舍不想放她们走人,还想多听点故事,还想多发出肆无忌惮的,没有男人在场所以哈哈哈的笑声。


跟女读者见面,很想努力出名,赚钱,不枉费你们曾经喜欢过我一场对不对?


跟男读者,我又想起很多年前的秋天,城墙边鬼一样的笑声,和此后再也没联系过的感伤。


以后再也不跟男粉吃饭了。




这一篇回馈广大读者的恩情,就不需要打赏了


好想听听你们的故事啊。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记一次真正的“和毛利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