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幼仪,一个被阉割了爱的女人

张幼仪晚年住在纽约,按照美国作风,和儿孙分开住,时髦得不像个中国老太太。

 

她很记恨六十多年前,从徐家仆人那里听到的一句闲话,说徐志摩第一次看到她照片时,撇嘴吐出五个字:乡下土包子。

 

我不是没看过有关张幼仪的书,一堆民国八卦史里,她几乎是逃不过的存在,总是被描摹成一个端庄,寡言,缺乏魅力的女人。

 

大家闺秀,像个大户人家的太太,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办理西式文明离婚的女人。因为她前夫是徐志摩,一个诗人,一个要改变旧中国的人。

 

张幼仪,就是他眼里的旧。旧得连徐志摩的一群朋友,都不愿意了解她,凡是徐身边的人,对这女人都是淡淡的点头之交。

 

没办法不疑惑,到底为什么?

 

张幼仪晚年时,对自己的侄孙女,口述了她的整个人生,哈佛大学毕业的abc张邦梅以此写了本书,叫《小脚与西服》,出自徐志摩的一句话,也是他执意要跟张幼仪离婚的理由:小脚和西服,怎么相配?

 

张幼仪三岁那年缠过小脚,哭了整整三天,终于她二哥救她一命,说现在没人缠小脚了,她妈问将来嫁不掉怎么办?二哥说我来养她好了,就此逃过一劫,拥有了一双天足。

 

但张这样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小就被阉割了另一种天生的欲望,老实说吧,在整个口述里,张似乎从小到大,都没被人爱过,家里八男四女,只有男孩才被当作真正的人,女孩,最大的和最小的,可以得到点优待,张幼仪的大姐很讨长辈欢心,属于典型的旧式小脚女人,四妹是服装设计师,从小有热衷的爱好。

 

她夹在中间,注定没什么人注意到她,不过是又一个女孩子,大户人家又怎么样?最后还是当成家族联姻,贡品一般给出去。父亲认为,对女孩不必费什么心。母亲本来最热衷的是缠足,没缠上,也没了寄托的地方。

 

张出生于1900年,属鼠,但这不重要,因为她后来要嫁人,一看这个生肖跟徐志摩的猴非常不相配。张家人很喜欢徐志摩,可惜家里的大姐被算命的看过,不能早结婚,会克夫,所以张幼仪必须结婚,改了生辰也要结。

 

这就相当于现代社会一位中年妇女去跳广场舞,忽然发现某某阿姨的儿子很不错,绝对不想错过,于是把自己女儿各方面都说成男孩喜欢的样子。你要是这个无辜的女儿,当然可以拒绝,还可以骂自己亲妈是神经病,要结你自己去结好了。

 

张幼仪没有选择的权利,她生来就是作为生育机器,嫁到一个不错的人家,去传宗接代的。这类旧式女人最好的品行,就是听话,从来不说一个不字,还要懂得揣摩长辈的心意,为了避免仆人的闲话,就要把自己打造得像圣母一样毫无瑕疵。

 

结婚后,徐志摩不在家,她一个月从婆家回一趟娘家,这个跟别的媳妇不一样的行程,就成了她的一宗罪。她为什么经常去上海,是不是脾气不好?和老太太处不来?

 

好媳妇应该整天坐在房间里缝缝衣服就够了。张幼仪要真是乡下土包子就好了,可惜她其实出生于上海宝山,后来住在城市,十几岁时上过女校,尝过自由的味道,再被囚禁起来,会觉得很难熬。

 

就像当初松开的缠脚步,又一次紧紧缠上,这一次,她一声不吭,因为她是标准大户人家出身,早就被各种礼仪举止阉割了自己的欲望。

 

她一直搞不懂一件事,为什么徐志摩不愿意爱她?说爱或许太奢侈,但对她态度和蔼一点,可亲一点都做不到吗?张心中还是有一种古代举案齐眉夫妻的幻想,幻想丈夫既然是个君子,就该对她笑意盈盈,当成一个平等的人来看待,为她画眉描红或许过了,但带她学点知识文化,培养一下感情不行吗?

 

张幼仪一生都相信,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她后来对张邦梅说,自由恋爱一点都不聪明,年轻人会失去理智,花太长时间认识对方的一切,一直搞到没办法把对方的优缺点分开,又决定不结婚了,这就是自由恋爱的问题。她确定好姻缘是很难靠自己的力量找到的,一定要有个像她这样厉害的老太太负责把关。

 

看到这些话,我能明白为什么徐志摩对她这么冷酷,跟她在一块的时候,连一点点热情都给冰封起来。张幼仪属于的是另一个中国,事事讲究实际,浪漫都觉得是好笑的浪费,他要是像她展现他的火,他的罗曼蒂克,张一定即便心里受用,都要摆出一幅,这些不正经的面目。

 

像薛宝钗劝贾宝玉,从此你可改了吧,入仕途赚大钱是正经。贾宝玉拔腿走人,徐志摩摆出一副冷脸,残酷到张说她怀孕,他说那就去堕胎好了。他要跟她一刀两断,痛痛快快做个风流诗人。

 

而张幼仪,即便离婚后,也一直在让自己,尽量显得很有用。以前女人无德便是才,她张幼仪这一代,命运颠簸时运不济,女人是要靠方法才能活下来的。

 

张在生存这点上,很有男人气概,这也是传统女人的特点,这些女人一旦被砍杀掉女性特有的柔弱,只为了有用二字活在世上,比起那些从小被娇宠被爱着的女人,比如陆小曼,那是要实用多了。

 

如果我是徐志摩,最爱的女人一定是陆小曼,因为爱一个人,常常不是为了有用,而是心中所有的柔软所有的愁绪,忽然都有了一股脑倾倒的地方,世界本来狼狈不堪,因为爱,又变成每一处都可爱的花园。

 

在有用的张幼仪眼里,这个女人一无是处,要徐志摩吃她的剩饭,她竟然敢?还要徐志摩背她上楼,她竟然说得出口?

 

张没被爱过,不懂爱就是有恃无恐,在她眼里男人和女人无非是一堆生产工具,和和睦睦一大家庭在一起,生活富足,就够了。

 

50年代中期,张幼仪在香港改嫁给一名姓苏的医生,没谈到任何爱情,对苏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心里只有两个问题:我能不能为这个人做点什么?我有没有能力帮他成功?

 

她帮苏医生解决了跟子女间的矛盾,还帮他在两个诊所间奔波打理,这就问心无愧,你看,跟我结婚是值得的吧?

 

徐志摩死后,张幼仪一直都是个帮他照料全家人的角色,做了原公婆的干女儿。有人猜测她这么做,是因为她最爱徐志摩,不然怎么肯做这么多。张自己说,“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算作爱,那我大概是爱他的,在他一生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这当然不是爱,看起来,更像是一种负气的证明,作为民国第一桩离婚案的女主人公,张幼仪一生都想跟别人证明,她不是一个土包子,徐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本来,他是可以跟她一样,活到子孙满堂,高龄离世的。


看完全书,张幼仪那种负气的口吻,常让我想起很多当代女人的经典抱怨: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不能爱我?这些女人一生都没经历过真正的爱情,和一个父母介绍的人相亲,看起来不错,老实,就走入婚姻生活,用一种自以为是的牺牲精神,孝顺公婆,生养小孩,后来终于有一天,自我觉醒,抱怨自己做了这么多,男人却不感动。张幼仪是小脚时期的悲剧,那时的女人一文不值。


现代女人喜欢叫男人花很多钱来证明自己值钱,却还是没弄明白:


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注:本文所有史实出处为《小脚与西服》。




打赏处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张幼仪,一个被阉割了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