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不上班无组织生活的第十年

总有人告诫我这样的话,随意批判别人前,先穿着别人的鞋走一段路试试。

 

我猜这些人说这种话的时候,就跟《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那个老爹一样悲情又自豪:每次你想要开口批评任何人时,要记住,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拥有这么优越的条件。

 

这种话听起来挺有道理,不过中心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说话者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听不进任何意见。好比你叫一个女人离开家暴她的老公,这女人肯定也会解释一番话,告诉你她完全做不到,你不是她,你根本不理解她的处境,她其实只想博取同情而已,为什么要离婚这么麻烦?

 

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很想辞职,跟我说了一通工作多么无意义,我说那就辞职吧,为啥不辞呢?她说,你不上班,你不懂。

 

这简直就是每一个抱怨工作的人,对付我的御用口令,跟城里人懒得跟大山村刚出来的农妇,掰扯城市生存法则一样,两只眼睛只放一种光:你懂什么?

 

掐指一算,我已经不上班十年了。

 

最后一份领正经工资的工作,是在一家外贸公司,当总裁助理,我的领导叫梨叔,当时正值2007年股市大涨,我在梨叔的小外贸公司,实打实地,炒了三个月股票,每天早上9点进老板公司,干点边角料活,客户主要是印度巴基斯坦人,早就忘了他们交易的是什么,总之梨叔说生意不好做,远远不如炒股票。梨叔的老婆为此特意出来约我吃了一顿饭,万一是年轻貌美有毒的女大学生搞得她家破人亡怎么办?

 

可惜当年我长得非常安全无害,只吃过一次饭,老板娘就再也懒得来办公室。经历五三零大跌后,梨叔给我发了实习工资,还不够亏钱的五分之一。这让我做了一个影响终身的决定,我再也没有打过牌,玩过任何需要计算数字的游戏。没有兴趣,或者说兴趣在十年前的春夏之交,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不打牌,不杀人,不热爱任何逻辑游戏,有段时间,一个朋友很想带我打桥牌,一项高雅的爱好,培养逻辑思维,而且以牌会友,可以认识很多不错的人。

 

我琢磨了下,有点心动,也确实有点疑惑,这种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的活法,会不会有点影响健康什么的?后来读到皇后乐队主唱的传记,说他从来不打牌,讨厌任何跟逻辑有关的训练,只沉迷填字游戏,作曲写歌词,才恍然大悟,我就是这种人啊,为什么要为了融入集体,去做自己不擅长不感兴趣的事?

 

不上班,没有组织生活的十年,当然也没那么容易,一开始的前几年,几乎交往过的男生,都在积极解决我没工作这件事,有个男朋友出动了他妈,来跟我讲:为什么女人必须要有一份职业?

 

听起来没正经工作的女人,几乎等同于,不正经的女人。

 

幸亏在悲剧生活刚开始没多久,我转移了阵地,从一个没工作很羞耻的城市,上海,转移到了没工作多大点事的城市,北京。北京的闲人,可真多啊,每顿饭都能找到没工作的朋友一起吃,后来一个朋友指点我说,不吃辣你在北京交不到朋友。

 

那时候我有点害怕交不到朋友,勉强自己吃了很多顿辣,在各个饭局上拜了码头,见了社会,加了联系方式,又发现一件事,这种集体生活的无聊程度,跟上班并没有多大区别,比如一个人在饭局上的重要程度,跟他的出席程度,完全是成正比的,出席次数越多,越可以自居长老位置。

 

那年秋天的北京,我彻底厌倦了饭局,就像厌倦之前的集体生活一样,我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每天早中晚各吞食711饭团一枚,发现这种存活方式要比在饭局上没话找话强多了。

 

不过自从不上班开始,我一直挺羡慕上班人的生活,喜欢的男人都是朝九晚五打卡去公司的上班族,有个男朋友每逢过生日,公司某组织都会发蛋糕券一张,他又十分会过日子,会把蛋糕券放到网上卖掉。我当时有点琢磨不透,十年前已经月入上万的他,为什么要这么抠抠索索过日子?

 

他摆出那种你没上班你不懂的眼神,详细列了一张单子,上面分别是每个月的各项花销,明码实数一写,哇,果然,月入上万扣完税只有七八千,的确剩不下多少,哥们掐着手指头说,得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上海的房。

 

这又让我不明白,既然你的几千块工资什么都干不了,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眼神?

 

后来一想,赚钱少的话,被人用鄙视链看不起,真是太活该了。离开这个男朋友后,我有个朋友建议我,如果想要从事写作,你就得找个大款包养你。

 

唔,做梦都想这样呢,我打赌无数执笔为生的文艺女青年,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心愿,找到一个欣赏她的男人,终身供养她,这种梦想本质上跟我渴望自己是个富二代能有闲钱开个咖啡馆,没什么本质区别。

 

不过在不上班三四年后,我差不多已经有了一份固定的收入,2011年去大理的时候,收入还颇为不错,粗略一算,竟然每个月也有一万多块,跟当时古镇上普遍穷得到处找人骗饭骗酒的年轻人比起来,我相当心满意足,不用再靠别人了,不用再想方设法编个什么名目叫我妈打钱,也不用琢磨找个有钱人云云。

 

当时年轻,碰到的几个有交往意向的有钱人,都是又矮又秃顶的中年人,吃完一顿饭后,冷不防一只手搭过来放在肩膀上,真想立刻来一个过肩摔。渐渐地,我发现有很多人会跑过来说一嗓子:真羡慕你啊,不用上班。

 

真的,我不懂,为什么有人会把一份几千块钱的工资,视若神明一般的存在,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更觉得没什么帮助,但要是离开了单位,自己这个个体,该怎么形单影只在社会上混呢?

 

朋友最爱说一句话:不工作的话,脱离社会怎么办?

 

开什么玩笑,没工作的话,天天在社会硬着陆。前阵子有一天工作日我们全家人都在家里,我叫了个快递上门取件,开门的一刹那,我妈忽然开口说:人家会不会觉得很奇怪,这家人怎么没一个出去上班。

 

快递点点头说:你家是做电商的吧?

 

托淘宝的福,这几年我妈终于有了名正言顺介绍我不出门工作的由头,她啊,是在网上赚钱的,只需要在家里就行了。我理解她,要出门说我是个作家,的确太难为情,丢不起这人。几年前她说过一次,后来有亲戚上门说能不能给她小孩辅导下中学作文?

 

上周写文章探讨女性走出家门,有读者写了个很精妙的回复,说搞不懂现代社会怎么了,以前是为了爱情结婚,找份合适的工作养家糊口,现在全倒过来,找结婚对象只要条件合适差不多就行了,但是工作非得热爱不可加班不可为其燃烧生命不可,职场规则都是像挑老公一样挑老板。

 

为什么?

 

答案其实也简单,当你十年前就领悟不可能靠工作买房,你这辈子买房的唯一途径,就成了婚姻交易,双方回家把父母的钱全都逼出来,买一套,讲究各自都不吃亏。工作嘛,以前国企那种上一天班放半天羊的职务,说白了都是给二胎人士准备的,既然没什么奔头,为什么不找一份最猛烈,最值得,最消耗人生的?

 

这就是我不明白朋友们为什么不辞职的原因,怎么就能从一份朝九晚五磨洋工,月薪几千块钱的闲职上,收获到社会价值呢?

 

不过话虽如此,我还是挺羡慕那些大单位的人,高温天由工会发几盒清凉油,几箱冷饮,充满着集体关怀,似乎在说着,随便你怎么放弃自我,我都不会放弃你,让我们一起浑浑噩噩把人生过完吧。

 

这大概就是不少人,千辛万苦,傍到的大款吧。

 

而我,脱离集体生活十年,偶尔有时候去别人的办公室,听到有工作的人,用上班时间谈上一下午的老公孩子,我照旧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叫什么接触社会?

 

幸亏有这些人,没工作没组织收留的第十年,本人依然能够自给自足,并且这辈子都不打算穿别人的鞋去走路,什么女人必须要找个工作,什么等你老了就知道了,什么结婚必须找个条件相当的,我啊,一个人生建议都不听。

 

穿你的铁鞋费劲走路去吧。

 

祝我生日快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32岁,不上班无组织生活的第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