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他们非要让我蘸酱把你给吃了呀!


前文说明:腾讯大家的编辑叫我开个地图炮,我最近深陷财政危机,什么活都接,明知道死路一条,还是冒死写了一篇:《如果罗子君妈妈是典型上海女人,我就把我妈生吞了好伐?》,看过的老读者可以直接拉到最下面,我要开始骂人了喔。


全文如下:


在百度搜索“上海女人”,出来的第一条就是忠告:千万不要靠近上海女人。

 

上海女人怎么了?听起来像五毒教主何铁手,一近身就有性命之虞。

 

再多看几条,全是跳脚骂上海女人的,例如:上海女人经济上去了,但是文化素质没上去,上海女人虽然漂亮,但是一心只看钱,自私自利完全不讲感情,连爹妈都不认。

 

我有个朋友最近迷恋《我的前半生》,跑来问我,你看罗子君的妈妈薛甄珠是不是典型上海女人?我老实回答自己并没看这部电视剧,曾经看了三分钟,不明白为什么马伊琍作为一名上海本地女演员,能把一名三十三岁的上海全职太太,演绎成一幅千人嫌万人憎的模样。

 


国产电视剧近年来开始变成一门夸张的艺术,要的效果就是让所有一边做家务一边看电视的人,能精神为之一振,电视上剧情仿佛敲锣打鼓永远吵破天,人物也像穿火圈走钢丝,不极端扭曲生怕观众觉得浪费时间。


某天我路过电视机,看到里面的薛甄珠女士,就在进行着敲锣打鼓般的表演,也就是编剧所谓的凑剧本时间,挑起一场莫名其妙的争吵,让人看着身心备受挫折,老公出轨了,偏偏老妈还是个惹事精,大部分成年女性碰上这种母亲,为了能让自己顺利活到更年期,都会选择尽量少联系。

 

朋友兢兢业业给我科普一串b站薛甄珠cut,我挑了几个一看,脑海里又想起早年春晚小品里,那个每年都能出现,专门为了逗乐北方观众,扮演上海小男人的男演员,巩汉林。


上海男人被黑的历史很长,从八十年代开始,就没完没了的被黑是娘娘腔,爱计较,骑着自行车去菜市场买菜,为了一毛钱小葱吵架半天,为了藏一百块私房钱抓耳挠腮一个月,为了不挨老婆骂提心吊胆一辈子。

 


这事辩解起来都觉得没意思,现在薛甄珠女士的表演,基本就是把中年妇女的劣根性全部浓缩在短短几分钟里,并试图告诉大家,看,上海女人就是这样的。我猜很多上海本地阿姨要是在看这部国产剧,绝对想不到自己身上来,只会骂骂:则十三点女宁(这个十三点女人)。

 

有一幕薛甄珠去超市买菜,一边把菜叶子扒干净一边拿出小刀切下菜帮,占便宜到这份上,可谓叹为观止,连女儿都看不下去,说你下次不要来了。


上海中老年妇女真有这样的吗?其实不分地区,任何产地的中老年妇女是这样。


几年前有一次我去超市采购,记得最清楚的一幕,就是有中年女子把货架上每一串提子中最大最圆的几颗挑走,而且非常理直气壮。只不过这几年在上海,叽叽喳喳爱占便宜的中年妇女,通常都不会出现在超市里,她们不是在工作日下午的星巴克坐着,就是大规模出现在机场的免税店里。

 

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真是个八万鞋子轻松豪买,全身上下都是celine,chole的女人,她妈薛甄珠,无论如何,都应该在海外免税店里叽叽喳喳占资本主义便宜,薅资本主义羊毛,谁还会在乎超市里那几毛几块的便宜?

 

按照人物设定,编剧似乎是看着上海调解节目《老娘舅》,写出了薛甄珠这个小市民小人物,而实际上,这样的人家,无论如何,都不太可能和罗子君前夫陈俊生的家庭攀上关系,后者父母根据中产生存规律,已经移民海外,毕竟将来孙子是要出去读书的,不如自己退休先过去打打前战。

 

罗子君单单有个母亲,爱占小便宜,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她不仅是个寡母,另一个女儿还是个拿上海市最低工资的超市工作人员,一般正常上海户口的本地人,除非从小就是初中毕业就出来的小混混,不然再一败涂地也混不到这一步,太惨了,只拿2300元基本工资。

 


这种人生无望的家庭,一般碰到任何事情,唯一解决途径就是闹上电视,指望来点民事帮助。但凡有一点点尊严,讲一点点面子的正常家庭,都不会走到这一步。比如我家小区曾经有一户叫了柏万青来调解,上节目后被邻居们谈论几天,几乎成为地区笑柄,沦落为破罐破摔之家。

 

怎么办?地雷千万要避开,陈俊生爸妈看到未来亲家母,随口问两句家境,应该一般都要回家以死相逼儿子:除非我们死了,不然你休想结婚。

 

还有一幕,薛甄珠找了个不错的老伴,谈朋友。这事可能吗?换在别人身上或许可能,换在她身上,万万不可能,谁都看得出来这名精刮妇女是奔着钱来的,还就大大方方让她来随便挑随便拣?

 

电视剧的荒谬就在于,薛甄珠的便宜,捡得太理所当然。



她来女儿家里,看这个不错,那个不错,全都披戴回家,这事可能吗?放在别的地方或许可能,放在上海,编剧可能太低估上海人的智商了,尽管所有中国人都有占便宜的本能,毕竟都经历过经济贫困时代,但唯独不会是上海人,用这么难堪的方式。

 

经济先发展起来的地方,人的外表和面子一样,都是抢先一步光鲜亮丽起来的地方。上海人即便要占便宜,也要占得有理有据,占得你心服口服,绝对不会作出这么让所有中国人鄙视的事。

 

一个上海女人,在女儿嫁了有钱人后会怎么做?为了让女人在老公家依然值得起腰,不因为自己没钱就委曲求全,她一般会过去主动承担带外孙的义务,外人不放心,还是自己人带得放心。

 

而在外孙有保姆帮手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另一个女儿,沦落到拿上海市最低工资的份上,一碗水要端平,寡母更要让别人心服口服。如果两个女儿都料理好了,她自然会退到另一块天地,不管广场舞还是海外游,或许这么多年一直会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但到最后还是单身,无非就是不想让别人说她在占便宜,也不想让别人来占了她的便宜,大家清清爽爽过日子。

 

另外,上海女人的漂亮,跟这位阿姨,更是没什么关系。上海本地妇女一到中老年,只会在下一代的婚礼上,穿得跟春晚登台一样隆重,那是她们人生中最意义非凡的时刻,因为年轻时,大多没赶上这么有仪式感的时刻。

 

要是像薛甄珠,时刻都抹着朱红嘴唇,踩红色高跟鞋,这种中年妇女,只会被路人用眼神杀死。

 


话说回来,上海中年妇女,的确是最在乎形象的一代中国女人,一个和我同龄的女朋友说,她妈妈刚生下她一个月,就抱着她出门去烫头发。因为上一代对美不懈的追求,搞得我们这一代上海妇女,对美都有点懈怠,想不通这些女人怎么这么令人发指,年轻时花三个月工资买一件皮大衣。

 

上一代是要漂亮,要面子,这一代,大多是要自由,要想怎么活怎么活。

 

所以《我的前半生》怎么能代表上海女人,里面的女人既没有自由,也没有面子,如果薛甄珠真是上海典型妇女,我一定先回家把我妈生吞了,因为她竟然既不去超市占便宜,还一天到晚嚷嚷要出门玩,既不帮我骂男人,还整天说你说话太刻薄了男人不喜欢的。

 

哼。


————————————全文结束分割线————————————————


如你所知,腾讯大家有一批十分热爱地区歧视的读者,这也是中国低素质网友的普遍特征,只要你能在前面挂一个地名,不管什么地方,都有人拍手相骂:xx地方素质就是一塌糊涂,你不要不承认,你承认心里就是有鬼。


如图所示:


ps:以下并不针对评论,只是我事后想来想去都觉得并不合理的地方。


很多人都知道,薛甄珠是个底层上海女人,小市民,穷,不体面,说话叽叽喳喳,吵吵闹闹,上海街头怎么可能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当然有,而且大部分都出现在《老娘舅》调解节目里,人一旦前路毫无希望,就会豁开了无法无天,上海话吵相骂的时候常有一句:“吾怕啥啦?”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是薛甄珠在《我的前半生》里,已经不再是个底层妇女,一个人最难走的路,就是上升的路,工人阶级底层阶级都可以粗声粗气奔放自我,但像罗子君这一家,好不容易从工人阶级爬到中产阶级的,最怕的就是别人骂她不体面,因为她的确是从不体面的家庭出来的,怎么办?要想保持身份,她们只会比中产表现得更加中产。


比如说,给孩子娶一个文绉绉的中产式样的名字,从韩剧和琼瑶剧中得到启发,然后大刀阔斧地弃用平儿安儿这种土名字,又比如把自己的直系亲属,想方设法弄一个赚钱很少但看起来还算体面的职业,这一步很重要,中国不是原著《我的前半生》中的香港,八十年代的香港,做全职太太那是身份象征,就像英国贵族以不上班为荣。


话说回来,我也并非不认识薛甄珠这样的底层妇女,守寡,生两个女儿,这在上海其实并不多,上海市区但凡从事正经职业的妇女,八十年代开始,一般家里只有一个独生子女。


我的邻居a,家里有两姐妹,还真跟电视剧一样,姐姐嫁了个有钱人,妹妹嫁了个既没有钱也没什么本事的男人,有钱人当然一开始是不阔的,甚至穷到旁人乍舌,后来开始发横财,姐妹俩照样亲兄弟明算账。好几年前上海房价还没有翻倍时,姐姐已经住进市郊两千万的别墅,妹妹依然住在母亲家里,姐姐生了两个小孩,尽管家里有保姆,那是只负责做饭和打扫的,亲妈和亲妹,时不时都要过去负责帮忙带小孩。发财的人拿出点好处,得到好处的人也得想办法回报。哪有空口吃别人的道理?这在上海人的世界里,是万万行不通的。


后来邻居a家拆迁,姐姐再有钱,该分给她的房子,还是要分。难道她有钱,亲妈就不能一碗水端平?开什么玩笑,姐姐愿意给点好处是一回事,但公平又是另外一回事。不懂事的妹夫跑去借钱,姐夫还是照例大叹苦水,有钱人必须这么做,不然想借钱的亲戚像一堆苍蝇,赶都赶不走。


有个远方亲戚b,则跟薛甄珠一样,年轻时开始守寡,对钱看得很重,还有一点,这样的底层妇女,一般只要没翻身,一定浑身上下都裹满脏话,骂起女儿来,简直如同旧社会老鸨骂手下不赚钱的干女儿。


可怕,真可怕。教养跟这样的女人无关,因为生活太过不易,自然,她女儿也没能走上跟中产联姻之路。因为学历不高,找了个一起工作的同事,临结婚因为准亲家不肯出钱,寡母一张嘴把一桩婚事骂走了。


而薛甄珠则像是个奇怪的混合体,明明日子不错,却要弄出一副恶形恶状的模样。就像《我的前半生》这部电视剧,到处都是奇怪的槽点。


比如薛听到女儿说女婿给了五十万,笑得合不拢嘴,立刻不生气,就让人莫名其妙。五十万在2017年的上海能干什么?在80年代的香港,五十万可以买一栋小公寓,在2017年的上海,五十万大概只能买七八个平方的中等公寓。


匹配的价钱,应该是五百万,但是编剧不能写,因为说了五百万,显得很仇富,肯定无数地区的人跳出来觉得这个婚离得很值,有五百万干什么不好?


可惜五百万在上海不过是一个六十平米小公寓。


享受过中产生活的薛甄珠,是绝不会表现得如此不体面的。


然而全中国仇富者,还是理直气壮认为这个背着lv的中老年妇女,就是那么刮三,那么神经质,那么不可理喻。


行吧,我回家把我妈吃了,好伐?


盛夏送爽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妈妈,他们非要让我蘸酱把你给吃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