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岁,一个国产妇女的噩梦缓缓开幕


亦舒做过很多人的师太,当然也包括我,十几岁的时候把她的小说翻了个遍。

 

那时候看《我的前半生》,名叫子君的女人一次次喟叹自己老了,恰如其分,三十多了,那还不叫老吗?跟我妈差不多年纪。

 

等到今年,一部以该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上映,点开看三分钟,虚岁三十三岁的我,差点想烧掉整个屏幕。

 

谁告诉你三十三岁的女人会老成这样?

 

这完全不是事实,故事是那个故事,拍出来味道全然不对,屏幕上三十三岁的女人说,她现在只需要斗争两件事,一是日渐松弛的皮肤,二是老公周围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活脱是老公赚了点钱就忘记自己姓什么的泼辣大奶,再看她在名牌店里耀武扬威,教训年轻女孩,千万不要惦记已婚男人,不不不,这么不体面的事,我们80后怎么做得出来?那必须是要斗争经验丰富的中年老阿姨,才愿意坍这种台,顶着一张老面皮,把家里那个无聊无趣中年男子想象成炙手可热抢手货。

 

亦舒不可能把这种女人当成女主角,再先抑后扬,也不会是这副德性。实际上当年她蛊惑了成堆自认有品味的怀春少女,文艺青年,就是因为她笔下的女人,跟琼瑶那些哭哭啼啼的傻女人不一样。

 

你要说她写出女人的自尊,当年屏幕上到处都是怀揣自尊的穷女孩,亦舒的自尊,是修缮过的,一种上等人的体面。只要看一两本亦舒小说,难保自己不沉迷进去,甚至连说话都带着独有的亦舒口味,矫情得五米开外就能闻出来。

 

可谁不向往做一个体面上等人?

 

马伊琍饰演的子君,单单三分钟,我已经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80后不是没有这种女人,90后甚至也有,那是我国直男最喜欢的品种,身边也见识过个把,这些师奶婚前一幅贤良淑德,静如处子的样貌,二十岁出头迫不及待结了婚,你要说她接受过高等教育,那一定是种场面上的教育,过过水,她最喜欢的,还是打扮自己,用一种极其夸张的方式,不是迷恋各种玫红青绿,就是浑身上下恨不得脚趾甲都镶上钻,最好别人50米开外就看到她。

 

高跟鞋,大浓妆,荷叶边,蕾丝裙,缺一不可,但凡时髦的都要堆在身上,这种气质,在北边类似于外围,在南边我把她称之为,小姐妹气质。这类女人,是不会单打独斗的,她一定有自己的帮派,一群无聊女人挂着女性独立的明目在一起吃喝玩乐。

 

她们爱开好车,家里也装修得金碧辉煌,但你要是无意说起她背的包真好看,她一定会热忱地告诉你,这是假的,超a货,隐隐抖落出一股兴奋:哈哈哈,我是不是那种背什么都像名牌的女人?

 

不,你穿什么都像地摊货。

 

没有人会告诉她,大家只说你看起来真漂亮,真年轻,哪怕四十开外。这女人从二十岁成为一名已婚妇女,之后除了带小孩,就是竭力打扮自己打发时光。努力成为别人眼中最羡慕的已婚女人。美甲店小妹心中的成功女性,不外如是,嫁了个有钱的男人,生得出孩子,还能把自己打扮得街头每个男人都看多几眼。

 

一种徽商女神级别的成功。

 

活得格外带劲,谁都没有她会打算,你看,浑身名牌,又都是假货,体面顾到了,贤良淑德也顾到了,忠贞不二的好太太又看起来活似个狐狸精,嗐,也真只有《西游记》里的女妖怪才能在大白天挂个大浓妆出来。

 

唯一的缺点是,她们知道,老公,是肯定外面有事的,她们血液中隐隐留着一股愤怒的血,专等这种场合跳起来用,以大奶的万千气概,打死这个小妖精。同时把生活中的一万件不如意打得落花流水。

 

这怎么可能是亦舒?

 

我不得不把亦舒那本原著翻出来,年代久远,我已经想不起当年是怎么迷恋上的她,又是怎么把她定格成成长路上,一个消遣型作家,而非有所裨益型作家。

 

《我的前半生》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亦舒小说,内容扎实,比起其他喜欢在风中喟叹的女主角,这里面的子君,从豪门跌落再爬起来,世面见过风雨淋过,心态调整好,最喜自嘲,随后装出一幅无所谓的脸。

 

她离婚前明明是个无趣的人,为什么还能有唐晶这样的朋友?

 

因为她“吃喝玩乐这一套,品位实在高雅“,都是用钱大把培养出来的,在精品屋碰到同样逛街的阔太,单看别人一条灯笼裤就没法跟她做朋友,“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你看,上等人连骂暴发户都这么文明。

 

谁不想有这么一个体面的太太,朋友,说一口流利英文,带出门像自己带了一只爱马仕皮包,体面过人格外尊贵。

 

但到底也是无聊,因为除了这些品位,这些场面话,婚姻里的女人,连个笑话都不会讲,粗俗了伤体面,雅致的那也不算笑话。

 

《我的前半生》里贡献了很多有关婚姻的金句,比如,“女人结婚超过十年就变得蠢像”,用时髦话说,是在舒适区呆久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死了。比如,“结婚与恋爱毫无关系,人们老以为恋爱成熟后便自然而然的结婚,却不知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明着告诉你,很多人结婚并不是因为爱情,只是自以为那就是爱情,所以婚后不是往镶钻方向折腾,就是往外遇方向折腾。但总之,“结婚算是最得体的制度”,那是上世纪80年代,西方还未流行独身,更没流行丁克,浪漫的异性爱情故事,还是主流。

 

当年看亦舒,看着看着把香港变成了圣地,但看到最后,明白她写的是专属于中产阶级的矫情,我们这种小时候把一双耐克鞋当梦想的祖国80后,瞎起什么劲?

 

那不算真正的活过。

 

话转回头,国产剧《我的前半生》到底为什么不能忍?

 

最重要的一点,是马伊琍版的子君,的确符合国内大部分暴发户太太的样貌,她们根本不可能离婚,即便生活在2017年,她们也把男人当成自己最重要的根。


外遇?

 

那完全是为这些女人设计好的舞台,在这舞台上,这个浑身披红挂绿,镶满水钻的女人,积蓄了一身的狗血之气,马上就要借着悲伤的名目完完全全洒出来。

 

不狗血不痛快,这女人怎么会伤心怎么会难过?

 

歇斯底里不过都是一场名义上的哭丧罢了。


三十三岁,的确是这些女人噩梦般一生的开启,从此掉落捉奸人生,身边一群姐妹团指手画脚,个个是戏精人人是导师,只恨小三不够演对手戏。

 

真的,2017年了,为什么这样的女人,成了主角?


打赏戳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三十三岁,一个国产妇女的噩梦缓缓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