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恶丑陋,憎恶肥胖,人类从未这么憎恶过自己

如果你密集接触过一段日本文化,看了很多日剧,读过好多本日本小说,不知道你会不会跟我一样,内心有点抵触这种国家。

 

太压抑,太细碎,不值一提的细节居然能成功摧毁一个人。

 

青山七惠的新小说《快乐》,在前几页就让我感受到了这种烦躁,一位太太早上被另一位太太说:看起来有点没精神。嘴上不以为意,心里立刻开始不开心,这不开心顺利传递给丈夫:xx夫人说我没精神,你听到了吗?怎么会这样,还说昨天就看出来了,那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才说,我说什么都跟辩解似的……

 

这番喋喋不休的唠叨让我很烦躁,一个讨厌的庸俗女人跃然纸上,青山七惠成功描绘出这样一个可信度十足的常见妇女,一个年轻,看上去脾气很好,胖乎乎圆脸蛋,瓷娃娃一样的日本少妇,其实因为长得十分一般,一辈子都没有过自我。

 

她总是被所有漂亮女生,拉过来当陪衬,于是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全心全意,只为别人活着的女人,一个随时随地,都在讨好着众人的最佳捧哏,自我被所有刻意培养起来的善意掩埋起来,白白胖胖长相又一般的女人,活该是好脾气又善良的,她们这辈子都跟坏脾气,矫情无缘。

 

日本人有多讨厌丑女?娱乐节目里会公开讨论,丑女做什么很讨人厌,比如去联谊的时候,漂亮女孩负责和男生聊天,丑女就该负责给所有人端茶递水,而且你有什么理由让男生付钱?丑女的话,理所当然要aa嘛。

 

了解这一点后,再看《快乐》这本小说,才了解为什么名叫芙祐子的女人,这么介意别人的意见,她简直是依靠看所有人的颜色,平安快乐活到了今天,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一脸少女般的快乐,却要经常担惊受怕:她一定不喜欢我挑的这个位置,我这么做肯定被讨厌了。

 

《快乐》中的另一个女主角,耀子,是胖少妇的反面,身高175,天生的模特身材,又是校园小姐获得者,走在哪里,都是男人讨好的对象,众人注目的重心,所有人都在仰赖她的意见,她反而更加随意,明明四个人,两对夫妻一起出去玩,她常常一个人走在前面,也常常动不动就离开队伍,她是被优待的女人,她无需照顾所有人的目光,只需要做一件事,替丈夫挣到足够的体面就行了,这恰恰是一个漂亮女人最擅长的事。

 

但美丑在男人身上,却会呈现迥然不同的风貌。丑陋的女人再努力,还是改变不了基因里带来的谨小慎微,“只得垂头丧气度过悲惨人生”,在另一本书《脂肪》里,作者形容瘦巴巴的中产阶级,天生就能从大众阶级上看到“先天性的粗糙”,于是表现出一种阶级歧视。对女人来说,这样的歧视超越阶级,超越年龄,一个胖女人,只会跌落到外貌歧视链的底层,即便有钱,有身份,也改变不了另一个瘦弱细小的女人,一声轻蔑的哼。

 

男人不同,一个男人即便丑到极点,像《快乐》中的男主人公慎思一样,比妻子足足矮一个头,眼睛又大又凸,四肢瘦弱,小腹隆起……这样的男人完全可以用成功,抹去自己外表上的不足,拼命读书,考取东大,谋得一个好职位,开一家公司,自然而然就可以用金钱和气场堆积起一般男人达不到的魅力,这个男人身上无限的可能性,会让很多女人自动贴上来,要求得到点什么实现点什么。

 

这样的男人,反而容易陷入恋爱,因为爱情的起源,就是你对一个人背后的世界,产生了无比的遐想,你不会唐突地爱上一个送外卖的,但霸道总裁无论长什么样,却是所有女人的幻梦。

 

丑男慎思凭借自己的魅力,娶了一个貌若天仙,花钱如流水的夫人,这就是世界上所有人认为的天生一对。

 

另一方面丑女找到所有女人都想占有的美男丈夫,却不是因为自己努力打造出来的魅力,因为她是绝对奉献型的,没有自我的女人,一个美男子虽然占据过很多女人的心,但他最能被打动的,还是一个一说到结婚,就拿出自己存的500万存款的女人。美色吗?他在二十岁之前就厌倦了,这些女人实在太容易得到了。他在结婚后,专注将性欲转化为食欲,一盘又一盘清空食欲,像弥补身体里面的一个大洞。女人明明跟食物一样容易得到,却比食物难以摆脱。

 

《快乐》写的就是这么几个不快乐的成年人,跟我推荐的编辑说,这本书肯定让你瞠目结舌。看完我并没觉得什么诧异,只觉得日本人压抑得这么深,难怪关于性的想象,全是强奸类型的占有,被占有,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柔情。

 

丑人从小就开始被占据掉所有的自我,被迫成为牺牲者,陪衬,或者努力奋斗攀爬在所有人看不见的高度。美人在年轻时代就消耗着自己所有的欲望,因为一切太容易得到,日子过得无所事事,充满无聊,满脑子都在想象着一场彻底的霸占,别讨好我了,听腻了,直接来吧。

 

快乐吗?小说里一个老年男人,对着美男子说,我曾经也跟你一样。

 

被上帝厚爱的男人,终究也会变成一个一塌糊涂的老东西,浑浊不堪散发出猥琐气息。

 

人类从未这么讨厌过自己,甚至已经无法忍受属于自己的外表,只要一经丧失,就有丧心病狂一般的担心。

 

保罗.坎波斯曾在《肥胖的神话》一书中说,半个世纪前,美国精英阶层憎恶的人群,主要是黑人,穷人,妇女,犹太人,同性恋。现在,美国憎恶肥胖,肥胖是一种病,全社会都呼吁要立刻消除。

 

一个记者去采访跟踪厌食症患者,发现他们对肥胖的恐惧,犹如进入地狱。一个厌食症患者在医院吃下一块胡萝卜蛋糕,身体会焦躁得像一只热锅蚂蚁,想象脂肪已经牢牢吸附在她身上,并为此寝食难安。

 

憎恶肥胖,憎恶丑陋,人类到底该怎么面对,终将一塌糊涂的自己?

 

在《快乐》这本小说最后,两个上帝的宠儿终于得偿所愿,开始一场激烈的性交。而丑陋的丈夫,去安抚了另一个丑陋的太太。

 

这似乎说明,丑陋的人,只能用安慰度过一生。



打赏👉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憎恶丑陋,憎恶肥胖,人类从未这么憎恶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