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离明星最大的距离,是一个精神病的距离


最近接连看了几篇明星的负面报道,都是些陈年往事,什么允儿成名前粗话满口,在学校打架斗殴早恋喝酒,完全不良少女,什么太子妃谎报身高,乱改年龄,买通稿艳压大半娱乐圈。还有,靠着cg技术和替身出现在大小荧幕里的女星,接受采访说,一路走来,早该拿奖拿到大满贯。

 

如果你不喜欢以上任何一个明星,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厚颜无耻臭不要脸,太能说了。

 

但偶尔转到这些女星的画面,我很是被允儿的美貌打动过几回,倒不是因为青春貌美,大街上女人们的整体姿色,如今早就大大上升一个台阶,不难看到美女。经常听人煞有其事说,自己有个表嫂的同学的妹妹,美貌堪比高圆圆,真人更温柔更好看,别人都说比明星漂亮。千呼万唤终于看到本人照片时,第一眼一定失望,这不就是个五官长得还不错的普通女人吗?

 

她的美稀疏平常,就像一堆土豆里长得比较均匀平整那一个,属于男人挺想娶回家放着的类型,怎么可能比明星漂亮?

 

很多人喜欢说,其实某某长得也就那么回事,她以前照片可土了。透露出来的信息无非是,如果我也有这个条件去整容,我会比她差吗?

 

如果让你瘦二三十斤,再给你安排一个全球顶尖整容医师,你就能变成女明星?

 

我还真想过,有段时间,迫于房价,看了一圈网上月薪百万级的网红,我内心相当激动,瘦二十斤,我能比她们差吗?为什么我就不能赚这种快钱?

 

后来机缘巧合,有朋友介绍去了一个网络综艺节目,想找个普通人改造下。和节目组导演聊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挂电话后,恍然大悟,我永远不可能成为镜头里的明星,网红。

 

差的除了相貌,身材,最主要还差一点,精神问题。

 

当导演一步步追问我的隐私时,我感到明显的不舒服,而这显然是明星的日常工作,一本叫《隐疾》的书,把明星形容为生活在玻璃缸里的金鱼,意味着随时都要接受所有人兴致盎然停下来驻足观看,引起围观人群兴奋点的事,差不多有这么三件,喂食时金鱼吃个不停,有个金鱼拉了特别多的屎,有一对金鱼忽然开始交配。

 

明星当然不是金鱼,《隐疾》作者,是一名精神科医生,他致力于解决一个问题,既然很多超级明星“生活腐化,狂放不羁,纵情欢乐,和我们截然不同,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赞赏他们呢?”

 

我第一次看到林允的一张照片,一瞬间难以从她身上移开视线。一张特别年轻的脸,还有少女毫无赘肉的身材,谁不想在青春期的时候长成这样呢?她眼神里有一幅“老娘就是这样,看不惯死一边去”的桀骜不驯,那可是我青春期梦寐以求的眼神,十六岁第一次对世界感到悲观,想对所有人骂脏话,觉得老师家长无一例外又蠢又俗,可不就想甩出这么一张脸吗?更何况是一张翻白眼和生气都好看的脸,下一秒又像忘了所有烦恼一样,笑得没心没肺。

 


正常人做不到这样,正常学生被老师训骂,只会懊恼又自卑,绝不会翻他们一个白眼,正常人受到挫败后,也不会下一秒就雨过天晴,怎么也要缓上好几天吧?

 

《隐疾》中把明星这种能力,称之为自恋型人格障碍。不管他们在别人眼里表现如何,都觉得自己万中无一。虽然实际情况是,这些明星经常蠢话连篇,湖南台当家花旦谢娜据说在新年晚会上,冒出来的零点祝福是happy birthday,作为一个普通人,你难免觉得,就算换自己上去,也比她强点吧?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想,明星尽管长相各有不一,但必须具备一定的自恋程度,才有频繁上镜的可能。一个朋友开了家服装网店,生意一直不温不火,衣服我一直觉得很好,比那些网红店有品位得多,到底为什么卖不出去?

 

后来观摩一家网红店,女店主长得说不上好看,即便如此每一件单品都能拍出上百张照片,各种不同角度,不同光线,有些侧脸完全就跟美没有任何关系,奇怪,卖得好极了。而我朋友,明明是个美人,还找了专业欧美模特拍摄,简单介绍搭配寥寥数张图片,透着一股正儿八经的服装生意气息。

 

网红需要的恰好是强大的自恋能量,你觉得我不好看?没关系,我觉得我美啊,而且我怎么穿怎么站怎么呼吸,都是美。于是脆弱的普罗大众被洗脑成功,纷纷觉得,一定要买下这件衣服,它会让人顾盼生辉,跟屏幕上的女店主一样美。

 

一句话,你被明星的美震慑住了。你想成为镜头下的她,你的自恋在她的疯狂行为中,得到了一丝表现欲的满足。

 

很多人都有自恋倾向,对病重的自恋者来说,理想的职业是演戏。

 

书中写道,“一个自恋者靠别人的赞赏而活着,他全部的追求就是别人的敬仰,崇拜或欢呼,他幻想伟大的成就,无限的崇拜,爱情,做爱,美丽,魅力和权力,借以激励振作自己。”

 

而大部分超级巨星的精神病,并不是自恋这么简单,他们通常都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

 

每次明星出事时,总会出现一些特别傻的唏嘘,大意就是你有千百万的粉丝,有这么多的钱这么多的爱,大别墅超级跑车,为什么就不能珍惜呢?

 

这种行为本质上和农夫疑惑锦衣玉食的皇帝为什么没胃口一个道理,顿顿有白米白面吃,为什么还不开心?


如果不是因为《隐疾》这本书,我很难相信,曾经迷恋多年的超级偶像robbiewilliams会有点典型边缘型人格障碍,我记得还曾经给他写过一篇文章,盛赞他多么勤奋努力,坏小子只是一个为了吸引人关注的名目。

 


实际上罗比.威廉姆斯坏得名副其实,14岁就开始吸毒,在国内基本属于人已经废了,奇怪他又曾经战胜布拉德.皮特,得过“活着的最性感的男人”称号,他的边缘型人格障碍,和其他明星的模式很相似:“毫无节制的自恋行为,自我毁灭的吸毒成性,恐惧不安和抑郁沮丧,变幻无常的伴侣关系,短暂的受迫害妄想。”

 

明明这些表现都糟糕得一塌糊涂,但有这种精神障碍的人,通常“亮丽夺目,令人热烈追求,他们锋芒毕露,对周围魅力四射,光艳照人,令人迷醉……”

 

有点像大自然界所有漂亮的蘑菇都有毒,魅力备至者,虽然接受全天下的赞赏,也容易成为全球超级巨星,但沮丧比什么都糟糕,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最大问题是,当普通人可以通过运动,性爱,美食,爱情,激发体内的幸福激素时,他们根本体会不到,这些普通人的幸福,到底是什么样幸福的感觉?

 

沮丧的时候怎么办?只能靠毒品来马上得到销魂的幸福。

 

越看《隐疾》这本书,越发现普通人离名人根本就是从地球到月球的距离。

 

成功需要孤注一掷,需要坚定不移相信自己,你就是那个万中无一,万众景仰的成功人士,需要强烈的自恋,还需要不可思议的恐惧,害怕不能出名害怕一事无成。

 

而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从小就会劝慰自己,工作累了,吃顿好的吧,今天干得不错,明天再努力,“xx不喜欢我?嗯,的确,我有时候也不喜欢我自己。”

 

你我如此普通,如此会展开自我批评,常常自卑到谷底,会觉得自己哪哪都不怎么样,怪不得会迷恋那些一如既往爱自己,连身上每一个毛孔都觉得在发光的超级巨星。

 

还有一种明星,很多普通人都觉得他们非常平庸,长得一般唱得一般,偏偏就像强力胶一样粘在每一个节目里,还会经常演电影一样对粉丝悲壮又激情地喊话。

 

你觉得匪夷所思,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他们没有变成演员,歌手,明星,这些人下场该多么悲惨,他们不是变成明星后才这么自大狂妄,而是多亏明星这份职业,不然只能一辈子做个普普通通的精神病人。


注:本文引号内容取自《隐疾——名人与人格障碍》

打赏请戳👇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你离明星最大的距离,是一个精神病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