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致最后一代欲望充沛的人类

五十来岁的女人,站在女儿房间门口,昨晚小男友过来留宿,她拎着一只垃圾袋,想捕捉空气中一丝暧昧的味道。

 

费洛蒙,荷尔蒙,性激素,管它科学的解释叫什么,世人喜欢唤做情欲,带有糜烂沉沦又湿润的气息,跟安全套的橡胶气味还不像,一场真正的情欲,是该覆盖掉后者工业气息般的无聊香精味才对。

 

“空气中满满盐酥鸡的味儿,没有费丝费洛蒙,”,她扫出满满一堆“空饮料罐,洋芋片空袋和金莎巧克力糖纸(它们原是一束金色捧花)”。

 

人类会灭绝的吧,妇人下了判断,她的子孙后代,不会再做爱了,也不会再生小孩,“他们是知道得太多,看得太多,还来不及自己上场就食伤了。”

 

这倒不失好事一桩。

 

人类灭绝吧,这是朱天心在《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中,写下的喟叹。

 

书是从装帧到名字,都显出一股满满的小清新味,站在五月微风里的女人,比如我这样的,也就买了。

 

一开头,就感觉上当受骗。三十九岁的男人对四十岁的女人说:我们已入中年,三月桃花李花开过了,我们是像初夏的荷花。

 

三十刚出头的女人,很乐意看四十岁妇人怎么谈一场你侬我侬也好,你死我活也罢的恋爱,这意味着四十岁并不一塌糊涂,好歹是活着的。

 

对女人来说,爱就是一种活着。

 

翻过第二页,剧情变成一对近六十岁的中老年夫妇,想藉着重返故地旅游之名,重新寻找爱与欲望的故事。

 

搞什么啊,五十多,还要跟老公重燃激情?

 

那时候一生所有的卵子,都已经悉数排出体外,女人,怎么还可以在追寻爱情?我想象五十来岁,基本是个清心寡欲,终于不再被男人和爱情控制的年龄,到时候干嘛好呢?就不再穿束腰身的衣服吧,也不穿戴钢圈的内衣,高跟鞋当然收起来,舒舒服服地,四处走走吧,那时候终于不用再赶时间了。

 

结果作者在书里写了女人一层又一层的绝望,吃不动了,走不动了,做不动了,身体不行,寂寞也漫天漫地。又不是单身人士的寂寞,是你身边有老公有孩子,吵吵闹闹一家人,怎么自己所有的欲望,得不到一丝满足?

 

像房间里的大象,明明家里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需要爱的女人,但个个缄默不语,不想惹麻烦。

 

好惨,于是妇人策划和丈夫的旅行,还写了好几种走向,一种,杀掉冰冷的丈夫,谁叫他对你再没有一点爱意,每天只是啰啰嗦嗦嫌你烦,背对着女人睡觉,想躲避高压电线一样躲避触碰。杀了吧,这样的老公留着干嘛?

 

另一种,两人玩私奔游戏,假装双方来自不同家庭,老房着火一样出来偷情。丈夫换了个人,女人又多疑起来,扮演情人这个角色这么得心应手,是不是已经跟别人私奔过好几次?熟稔了所有的细节和挑逗?

 

这样的女人,容易叫人想起琼瑶,一个对爱,永远追求不完的女人。据说伊最近对着患失智症的90岁丈夫,一遍遍追问:你到底爱不爱我?

 

可怕得我连新闻都看不下去。一本心理学书中,把具有这种行为的人,称为装腔作势的人,喜欢把轻微的头疼说成“头痛得要命”,一次小小的不愉快,说成“悲痛欲绝”,在恋爱方面,装腔作势的人举止狂热,极富激情,无法忍受不冷不热的恋爱关系,需要伟大的情感和激情。所以78岁又怎样,你到底爱不爱我?

 

奇怪的是,我居然不讨厌书里这个妇人,她去跟丈夫假装幽会,在商场买漂亮的文胸,去卫生间换上,抹上催情精油,然后去旅馆,敲响一个六十岁男人的门。


两人在床上热泪盈眶地使用传统体位,最后女人像三十多年一样,说:不要走。

 

三十多年前。

 

三十多岁的我,第一次觉得好可怕,我正是她口中,没有欲望的年轻人。不仅仅是我,周围所有女人,所有应当正在欲望中的年轻女人,都自动抛弃了情欲。

 

如果一个女人开始在朋友圈,社交媒体,写什么“愿你眼中总有光芒,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这女人基本就完蛋了。

 

她开始跟书中退休年纪的女人一样,“买健康食品,登附近山丘顺道买有机蔬果,山里泡温泉城里做spa,练扇子舞肚皮舞佛朗明哥瑜伽,鼓起勇气去雷射除斑打肉毒杆菌,逛各种画展特展,去生机食品店吃聊一下午。”

 

打开你的朋友圈,是不是所有你觉得活得还不错的女人,都在过这种疑似退休生活?

 

她们所谓最好的模样,就是没有性欲的模样。单身女人最乐意宣布,最近好忙好充实,根本没空跟男人约会。好像摆脱了情欲,自己就变成更高级的人。

 

已婚妇女,常常生完小孩,就没有了性生活,嘴上说着,对这事真的没兴趣,是的,男人怎么能比手机好玩,比买东西好玩?

 

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所有女人都在发这样的毒誓,戒掉淀粉,减掉脂肪,每天洗完澡在身上涂十二层保养液,时代怎么了,“人为什么可以如此无所事事公然爱自己到这种返祖的地步?”

 

知道吗?琼瑶的时代过去了,一点点小情爱被渲染成感天动地伟大爱情的时代,不复存在。

 

每个人都在成为自恋者,狂妄的利己主义者,美少年那喀索斯沉迷于自己在镜中的景象,整天盯着自己在池中的影子,一个眼中有光芒的女人,会在互联网上放一百张穿着同一套衣服的照片。情欲消失,你眼中不再有男人,只有自己的光。

 

就像今天,一个初夏的清晨,每个女人都会装模作样憧憬一下爱情,然后她们穿着天蓝色的裙子,搭配一双小白鞋,坐在阳光斑驳的户外咖啡座上,等着同伴按下一张照片,迫切希望赶紧发到互联网上,

 

随便什么人,赞就够了,爱吗?我不需要一个人的爱。


立夏快乐,打赏请戳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致最后一代欲望充沛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