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想成为一名骚浪贱?

敲下这个标题,我已经预想好了有人翻白眼问:你以为你想你就能啊?

 

你,我,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只要努力,就能成为骚浪贱吗?

 

我认为完全可以,不信看看你周围那些活色生香的真人版骚浪贱,我曾经亲耳听到几个土肥丑的素颜女人,议论某个聚会里众星捧月的一个女人:哼,你看看她那屁股,大得要命。居然穿那种网格衫,正经女人怎么会穿这种衣服?

 

正经女人崇拜的女人里,是没有骚浪贱这一选项的,她们喜欢选那种自己拼死命都努力不到的目标,身高170以上体重一百斤以下,爸爸是教授妈妈是音乐家,从小拉着小提琴穿着白纱裙,出口成章会五门外语,真正的公主。正经女人认为,这种女人才是幸福生活的正经途径,如果她们也能投一个这样的胎,毋庸置疑能比这位公主更出色,恨只恨自己命不好哟,边想边吞下一块黄油芝士。

 

正经女人能从骚浪贱身上看出无数的缺点,其实眼睛很小,眼线涂得像个埃及女人,其实胸部很平,肯定戴魔术胸罩,其实160不到,每次都穿大高跟。

 

这些,一个正经女人,难道做不到吗?恐怕偷偷也是尝试过的,只是觉得自己浓妆怎么这么奇怪,穿着高跟鞋怪模怪样,那种袒胸露乳的衣服,穿出去太不象话了吧?

 

为什么男人喜欢这一套呢?正经女人认为男人全都瞎了。

 

但不可否认,只要你想,在现代所有技术的帮助下,看看什么换装大赛,什么整容历程,一个美人,是完全可以生造出来的。

 

我为什么不想成为一名骚浪贱?

 

为什么不去做这种可以从男人那里拿很多好处的女人,为什么不使用一些温柔的语言,就让男人为我效犬马之劳?不是很多女人都喜欢宣扬驭夫术说,这个世界上抓住男人心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嘛?为什么不首先按男人的审美改造自己,留一头长直发,穿白色粉色系的衣服,为什么不给胸部加点料,为什么不穿高跟鞋,或者跟矮男人约会的时候挖个坑站进去?

 

等等,我并不是没想过。我可不是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三好学生,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不劳而获的东西,嘿,去试试不好吗?


有一年我和一个女朋友约定,我们要励志做妖精,做把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女人,做在酒吧一口气搭讪五个男人,手上备胎绝不少于三个的贱人。

 

因为那一年我们运气太差了,分头被男人伤得死去活来,像傻叉一样在凌晨的街头痛哭,又像健忘症一样,照旧死等着男人的回信。我们无法控制回短信的速度,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打来的电话不去接。我们笨得要命,迎面在大街上碰到自己的男人和别人逛街,第一反应居然是,我要逃命。

 

有个骚浪贱跟我说,这种场景,你是要上去勾住男人的手,跟他身边的女人宣布一下主权,再轻轻松松走开的。你怎么能让他们风流快活呢?你最该要取悦的是你自己。

 

那时候我们太年轻了,听得点头如捣蒜,立刻打算开始行动,第一步是拼命减肥,稍有成效后去做发型买化妆品,买新衣服,买直男最喜欢的浅色系。这些事情都不难,难的是,当你真的同时在约会几个男生,你明明知道,不该有明确的拒绝,也不该有明确的喜欢。

 

可是人的心,怎么控制得住呢?

 

你会发现拖延很有用,直男对于很难得到的东西,立刻会来兴趣,你也会发现,装消失装含糊很有用,他们对于扑朔迷离的女人迷得不行了。

 

所有这些方法,都会有所谓情感导师告诉你,女人该怎么做。

 

没多久,我厌恶了,我发现成为骚浪贱,就是将整个人的情感世界变成一种娱乐活动,你在这个游戏场里逢场作戏,有时疯狂有时落寞,男人痴迷你时你有丰收的喜悦,棋逢对手时你有作战的乐趣。

 

如果爱情就是一个女人的全部世界,她成为这样的女人,一定能屡战屡胜,一定能在这个世界里收获到无数乐趣。


问题在于,即便我很年轻的时候,也已经知道,爱情并非我全部的世界,我还需要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一个除了男人外,也有无数乐趣的世界。

 

唔,在那个世界,当一个骚浪贱,真的太浪费时间了,你根本不想那么女性化,你想剪个自己最喜欢的短头发,你想看到某处壮阔的景色时只是发呆,你用不着问一个男人为什么怎么办来抬升他的自尊心,你和他是平等的,你有你的想法,你想找一个人,可以跟你在某个频率上,忽然有了共鸣。

 

原来碰撞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件事啊。

 

我认为骚浪贱真的是一种很现实的发明,在某个区域,这些女人的确过得很好。

 

我和我的朋友,后来都放弃了那个很好笑的妖精计划,我朋友发现,真正喜欢的男人,是不可取代的。是,她输得很惨,她对男人投入百分百,对方只回馈了百分之五。可她说,有生之年这么燃烧过一次,也挺好,有这么一年我一直都沉浸在百分百的爱里。

 

我发现,比起男女之情,世界要有意思多了。交一个男朋友,最开始的热恋就像第一口啤酒,第一口无比美妙难以形容的滋味,会像日本女人一样闭着眼睛呻吟一声的享受,到最后,只有要结束的失望。

 

可世界就不同了,我要穿轻便的鞋子,从一个城市的白天走到黑夜,我要时而穿着冲锋衣去征途时而穿着比基尼去享乐,有时我想跟卡夫卡一样,梦想自己生活在宽大的地窖,穿着睡衣去地窖门口取一日三餐,然后回到桌旁,深思着细嚼慢咽,紧接着又马上开始写作。有时我想跟凯特布兰切特一样,在曼哈顿一间吵闹无比的星巴克打开自己的苹果笔记本。有时我还想一个人站在海边,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过来打扰片刻。


我不能成为骚浪贱,不想浪费无聊的对话在取悦男人上,不想隐瞒自己的心意,不想费尽心机去要一个只是拿来装手机的包。


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只想做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为什么我不想成为一名骚浪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