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起来很有钱”真是一件令人上瘾的事

《奢侈的》是本很过时的书,尽管该书在2017年1月重版再来,里面最新资料事件,已经是十年前的往事,对于三个月翻天覆地一次的时尚界来说,我掐指一算,这本新书,写的都是解放前的事。

 

买书前,我在一家商场里颇受了点刺激,某法国品牌时装店里,除我之外,陆陆续续走进来的五六个女人,几乎全都挎着崭新的lv,Gucci,最次也是一只tod’s,女人之间相互撇几眼,瞬间就有了身价排名,起码在这家80平米的店里是这样,我们互不相识,不过你肩膀上的一个包,就说明了一切。

 

走出店门后,我没下到一楼去买包,略带遗憾去逛了圈书店,这本书陈列在新书畅销榜上,有着跟奢侈品牌一样粗俗又华丽的封面,打开某一页,上面赫然写着:手袋讲着一个女人的故事:她的现状,她的梦想。

 

一击即中,再看几行,卡尔.拉格斐告诉作者,每个人都买得起一只豪华手袋。普拉达则是这么说的,买一只手袋比买一条裙子容易得多,因为你无需面对年龄,体重等问题。手袋有一种魔力,用它们容易赚钱,手袋是公司的奇迹。

 

于是我买下这本书,想看看奢侈品到底是怎么蛊惑人心的,老实说,虽然曾经买过那么几件,我的心始终无法被说服,花一两万甚至更多,去买一只包,我是疯了吗?

 

可是为什么某些时候,仅仅是因为在一家奢侈品店逛了一圈,被一位不卑不亢的导购夸奖说:好品位,真的很衬你。于是毫不犹豫掏出信用卡,“嗯,就要这个吧。”

 

之后一边内心泣血,一边拿着包去跟朋友会面时,搞不好还会遭受二次打击,一个正义的朋友站出来说:没想到你喜欢这么庸俗的东西,花这么多钱买一个牌子。我上个月去意大利买到一支手工皮具包,皮好,价格也便宜得多。

 

她在说我没品位,可女人真的在乎品位这个东西吗?

 

奢侈品诞生,是为了划清一道界限,贵族阶层想尽可能地炫耀,这东西穷人根本买不起。在书里,作者谈到路易.威登在很久以前,几乎就是一种种姓制度,它只为国王王后,上流社会贵妇,商界巨头服务,是名流才使用的旅行箱,这些人出行的时候只坐头等舱。绝不是今天我上地铁都能撞到好几只的neverfull。

 


所以,基本上,《奢侈的!》一书,就像它的英文名一样,说的是奢侈品如何失去往日风华光彩,继而沦落为,连我这样的女人,都能买得起的玩意。

 

这的确不可思议,20年前,我还穷得连吃肯德基都视为梦想,90年代上小学时,第一次被邻居阿姨带着去吃了肯德基,她有个跟我一样年纪的女儿。我猜她当时没想到的是,她女儿20年后还没结婚,我当时没想到的是,20年后肯德基依然这么便宜,而我跟那些发达国家的女人一样,会考虑,要买个两万块的包,装装阔吗?

 

这种反差,有点像路易.威登发家史,1834年,13岁的路易.威登,一个农民和磨坊工家庭的小孩,徒步前去当时的机会之都——巴黎,足足走了两年时间,一路当马夫和厨房帮佣来谋生。谁能想到现在,lv就是奢侈品的代名词,时刻散发着金光闪闪的奢靡气息。可可.香奈儿出身比路易威登更加卑微,被扔进孤儿院的穷苦少女,跟着修女们学会缝纫,白天当内衣店售货员,傍晚去夜总会唱歌,晚上还需在裁缝店工作。

 

这些小店主们一旦在城中站稳脚跟,他们精湛的技术,或者独特的想法,就成了拔得头筹的方式,随后一步步变成大集团,并且不再满足于,只给上等人服务,金字塔上的一小撮人,没办法养活奢侈品业,哪怕他们坐着私人飞机来,一口气就买下店里最昂贵的东西。

 

奢侈品需要我这样解决温饱问题又心怀梦想的女人,即便是很穷的时候,他们也可以用一只最便宜的香水蛊惑世人。送女朋友一只香水,是所有年轻男人的启蒙恋爱秘籍。给自己买一支香水,是大部分女人自娱自乐的方式。十来年前我和大学同学一起去港澳,常常在sasa买几只几十块钱一瓶的香水小样,回去一喷,哇,跟有钱人一样的味道,第一次和奢侈品的正面接触。

 

书中的香水这一节,从梦幻般的法国格拉斯小镇,普罗旺斯玫瑰开始,结束于一个令人悲伤的现实,几乎所有的奢侈品公司,都在降低成本,用大量较便宜的花或化学合成物改变传奇配方,要么直接稀释香水。

 

为了让所有穷人都买得起香水?不,为了赚全人类的钱,我们的定价还是那么高,但我们还想卖给更多,更多的人。

 

书中的解释是,虽然香水很重要,但现在高级时装品牌仰赖的却是手袋。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手袋会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所有女人都坠入疯狂?

 


因为不管女人和男人,都需要炫耀,女人对包更执着一点,这玩意小巧轻便,可以随身携带,又可以布满logo。不像车,在现代都市,比如纽约,没有女人觉得自己需要一辆车。

 

两年前我经常练一段很风靡的健身操《insanity》,里面的健身教练有次疯狂健身完后,边喘边说:有时候我经常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随后莞尔一笑:因为我想看起来很棒。

 

用健身看起来很棒,起码需要每天不间断的努力,可是用名牌包就不一样了,哪怕你这段时间过得很糟,胖了一圈,狠狠心买个新包,最不会说话的人,也会发现这个变化,带着艳羡的口吻:哇,新款啊。


名牌包具有瞬间治愈糟糕生活的能力。


 《东京女子图鉴》中,本来打算回老家洗净浮华的女主,最终还是回了东京,当她盯住一个女人背着的gucci新款包,眩目耳环,和皮草上衣时,她对镜头外的观众说:加油吧,一步接着一步,因为想要的东西总是越来越多。

 

在都市里,女人永不满足,“我想看起来很有钱”,是一件像吸毒一样会上瘾的事。

 

为了这个目的,奢侈品,和购买奢侈品的女人,都在穷尽所能。

 

消费者买假货,aa货,奢侈品和快时尚一起开发合作款,为了让穷人也能壮胆走进奢侈品店,这些店想尽办法开在机场里或者弄好几个奥特莱斯卖打折货,总有一个办法勾引你进去,拥有一件自己的奢侈品。全世界都在享受着这种,嘿,我过得真好的错觉。

 


真正的有钱人去哪了?他们还买奢侈品吗?作者在最后一章写了写巴西富人的生活,有个富太太说:当然,只是我们不需要那些入门级别的东西,也不需要带标志的手袋,我们只想要最特别的。奢侈是种见识,是如何恰如其分地对待它,是要花时间去理解体会它,选出其中最好的。

 

是的,有钱人还是能一眼分辨出我们,不管我们是不是花钱买了只贵到忘记呼吸的包。

 

可是你其实也不在乎对不对,你想炫耀的对象,是离你最近那个,用一只名牌包打退一个男人不自量力的追求,或者向世人划一条明显的界限,看我,爱花钱的我,有闲钱的我,与众不同的我。

 

平常女人,不受点刺激,是下不了狠手的。


我花了好几天,翻完这本400多页的书,发现作者只想给我们一个不太愉快的事实,真正奢侈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你现在花大钱购买的奢侈品,既没有精益求精的工艺,也没有堪称顶级的面料,一个prada的真包很容易坏,一件fendi的裤子可能会开线。可即便知道所有真相,你心动的时候还是会买。


谁在乎背后的虱子,只要表面光彩过人。


“战争摧毁人类,奢侈摧毁人性,而且能立刻收买人心。”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我想看起来很有钱”真是一件令人上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