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小镇谋杀,就要去大城市挣扎

《东京女子图鉴》,基本上是《欲望都市》的微缩版,一部每集只有20分钟左右的网络剧,在某个夜晚我百无聊赖,看了半集内容为“虽然我年轻漂亮工作很努力,但我最大理想就是回家做主妇”的日剧后,一不小心手滑点到这部剧,一口气看到凌晨后半夜。


齐藤绫是离东京450公里,秋田县土生土长的女孩,少女时期种下了一个强烈的梦,想要跟别人不一样,成为人人羡慕的女人。


为了这个梦想,她必须去东京。因为在小镇,小地方,什么样的女人,最后结局都是一样的。毕业结婚,找个温柔的秋天男人结婚,然后生几个可爱的小孩,啊,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聊呢?


借用三岛由纪夫的话说,“看到别人活得像只老鼠,而自己无论如何不想成为一只耗子”,在小镇,老去是件很容易很迅猛的事,女人不到三十岁,身材走样,手里牵着两个娃,怎么看怎么像中年妇女。小镇对女人的美貌,摧毁能力几乎是核弹级别,一个闪闪发亮,令人惊艳的少女,或许前两年见到,你还诧异,天哪这种女人旁边站的男人怎么如此庸俗丑陋?


可她要是跟这男人结了婚,再生个孩子,不出两年,身上所有的光芒都暗淡了,人发胖变丑,开始穿一些使劲想让自己变得年轻的蠢衣服,跟身边的丑男人,已经是天生一对般配夫妻。


齐藤绫想改变的,就是这种命运,在秋田,人人都说她很可爱。


这样的女孩去了东京,找到一份勉强够花的工作,月薪一万出头,住在三茶这种搭好多站电车的地方,迅速开始东京生活,没有人认识她,城市对她而言就像一张白纸,任凭作画。


她发现年轻女孩的路无非是两 条,一条努力工作,一条努力嫁人。大部分年轻女人选择后一条,干份轻松的活,下班快快活活去联谊,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钓到个金龟婿,从此不再发愁花销,麻雀变凤凰,一下变成手头宽裕的阔太。

齐藤是中间派,她还没想好,自己到底该变成哪一种,当然想趁着年轻漂亮嫁个好男人 ,可似乎这种中乐透一样的机会,怎么也不会轮到自己身上,把别人联谊的时间拿来做点工作,就成了一群待嫁女中的实干家。


她不怎么热衷联谊的原因之一,是还有个男朋友,高大英俊,要说坏毛病,那就是这样的男人,在秋田也有啊,如果我要和这种男人结婚,然后变成家庭主妇,我为什么要来东京呢?

放着男色,温柔乡不顾,坚持总路线,做一个人人羡慕的女人,让我对这个东京女人不由肃然起敬,不是每个人,都能战胜惰性,特别是这种看上去很幸福很正确的惰性。


齐藤无法忍受她那条起了毛球的内裤,和对这样的内裤都不在意的男人。


她从三茶搬到惠比寺,类似于上海的莘庄搬到徐家汇。惠比寺的女人,没准每天晚上都有需要成套内衣出镜的场合,所以齐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替换所有内衣裤,精致,从内裤开始。


25岁到30岁,她的人生完全是一条上升曲线,工作开始有巨大进展,不再是无足轻重的小职员,变成年入20万日元的女性后,得体装饰一番,交往的男性,也彻底换了个等级,那些传说中像电视剧男主角一样的男人,纷纷出现,渔夫跑到大海钓鱼,恰巧钓上一条最美丽的鱼。

出身良好受过高等教育,一口漂亮英文,住在豪华公寓,自然,还有外派纽约巴黎的工作机会,可以带夫人一起去常驻。


每个东京女人都向往这样的丈夫,但每个这样的男人,都号称自己是不婚族,而且最擅长在女人最期待的时候,叫她失望一把。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因为大部分智商正常的男人,都喜欢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最难追的女人。你最大的梦想是去某个餐厅吃饭,某个酒店开房,这男人总会把机会,留给那些梦想是收到一只爱马仕的女人,包不想送,饭总要请顿好的,你呢,反正只要我有空出来一块散步,就能满足。


欲望都市里的故事都差不多,说着不结婚的男人,跟有钱人家出生的女儿,顺利结了婚,二十岁觉得自己三十岁无论如何都已经嫁掉的女人,十年后居然还是单身。


因为大城市对女人格外残忍?不,恰恰是因为,在这种地方,做单身女人多快活啊。小镇能杀死一个美女,东京可以让一个乡下妞,忽然摇身一变,成为银座街头最令人艳羡的女人。


银座,大约是上海的南京西。每次我在威海路的上海电视台录完节目,走出来看着对面公寓的灯光,总是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才能优雅地住在南京西路?


齐藤绫三十岁后,跳槽成功,到一家奢侈品公司,拿差不多40万的年薪,还拥有一个顶级好品位情人,开始享受属于东京最上层的奢华。女人做到这种地步,在同性范围内,基本算是顶级,嘿,看,这个女人,浑身上下竟然挑不出来一点错。一看就是东京女人,绝无仿冒。

问题在于,男人事业有成,想要娶个老婆,容易得跟买身衣服一样。女人成功到一定地位,就成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女强人。


男女感情方面,不是艳遇,就是丑陋轻佻的儿戏,她都三十多了,是多么渴望正儿八经的生活。


这部网络剧最戏谑的地方,是给女主角安排了六七个英俊男友,情人,唯独给她结婚的这个,丑到令人怀疑婚姻。

原来结婚就是旁边多了一个如影随形的男人,一天到晚问:你没事吧?


而且即便这样的男人,都会有女人想尽办法撬走。为什么男人还老是抱怨不公平?只要他们愿意,多的是甘心情愿在家做主妇的女人。


这部日剧看到最后,女主角已经四十岁,依然单身,依然没能逃过伤心失落的命运。


什么,这把年纪相亲介绍给我的男人,还跟我说没有结婚的打算,你的出身不合适?还说结婚后可以继续交往?你以为你是谁?东京教父?


什么,看上的小白脸,竟然被有钱的姐姐用一只名表抢走?


什么,我在这个城市努力了20年,竟然始终有人认为,我这个单身女性并不属于这里?


可是,


四十岁,还能伤心崩溃,还想恋爱约会,只有在东京,纽约,巴黎,上海,这种大都市,才会被认为,很正常吧?


在别的地方,这种年纪的单身女人,早被众人默默按上“性格古怪老女人”名号。


不管世人的评价是什么,齐藤绫一年比一年漂亮。


二十年前是单纯的年轻,漂亮,可爱,四十岁时,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是一个欲言又止的故事。


活到这种年纪,很多话,已经不必追问了。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不想被小镇谋杀,就要去大城市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