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非要谈谈生殖冲动的话

在卡利博机场碰到一对白人夫妇,带着一个三四岁的黑人小男孩。夫妇大约四十岁左右,穿着旧T恤并不起眼,是因为那个黑黑的小孩,我忍不住多看两眼。女的一直在跟小孩耐心地谈话,机场熙熙攘攘,听不清说了什么,后来男的带小孩去买一只冰激凌,两人从我身边路过,小孩乖巧地说谢谢爸爸。

 

应该是领养的吧。还有一次在纽约地铁,看到同样的白人母亲,带着黄皮肤的小女孩,后者坐在童车里扭来扭去发小脾气,做妈的哄了一路。每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我都忍不住为自己的生殖冲动感到羞愧。

 

所谓生殖冲动,是时不时地,想生一个小孩,自己的小孩,给他很好的照顾很多的爱,希望他每天开开心心,身体健康,哭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讲讲没什么用的道理。

 

尽量避免做一个糟糕的母亲,像《你一生的故事》中一样,如果跟不肯睡觉的小孩下命令,说出因为我是你妈这种话,会恨不得一枪打死自己。居然也变成了这种最不想成为的妈。

 

但以上所有的仁慈,耐心,美好,都仅限于,他,或者她,是我的孩子,我怀胎十月,历经各种辛苦,然后哇一声降临到世界的孩子。

 

完全没办法想象,我会有同样的耐心,去对待另一个陌生的小孩。而且虽然我时不时地有这种生殖冲动,除了上一次的意外,目前还是百分百克制着这种冲动。小孩当然是很美好的事,可最近大人都自私了,不想再为延续基因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跟两个女朋友谈起这种生殖冲动,有一个说,你还是热爱这个世界的。是的吧,因为热爱世界,所以想生一个孩子出来,让它看看,这世界,多有趣,又多美。一个太孤独,最好生两个,有钱的话,三个也可以。当然,这跟发梦中彩票一样,只是说说而已。

 

生殖冲动可以被很多东西无情浇灭,比如我的这两个女朋友,都已经过了35岁这个最佳生育年龄,没有一个人打算拥有一个孩子,太麻烦了吧,想想那些屎尿屁和跟着来的麻烦的家庭关系,再想想得在伊身上花多少钱,上什么学校受什么教育,那都是上百万的开销。

 

所以孩子就像赌博,沉迷进去的才知道乐趣,不沉迷的只觉得这些玩赌博的,这辈子都毁了。

 

女朋友不要小孩,就像对赌博坚壁清野,虽然时不时受点诱惑,好歹抵制住了,一有人鼓吹生小孩好生小孩妙,她们心中大敲警钟:我没钱的!

 

跟赌博一样,生过小孩的人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下水,不过对这两个女朋友,我一直挺羡慕她们,说到做到,坚决没给过一颗精子机会。

 

去年二胎政策正式启动,盘点2016年大事件时,我跟一个中年男律师谈过很长一段时间政策对于女性生殖冲动的刺激。他礼貌地说,恕我直言,我们国家的丁克,大部分到最后都在想方设法怀孕呢。

 

没有不心动的人,就看你诱惑的成本是多少。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段为生殖冲动付出最小代价的样本范例,是一个当了母亲的女人写,她不想要小孩,怕影响自己的事业和爱好,更怕孩子占据自己所有时间。但是呢,跟公婆父母老公商量一番后,她还是决定做出巨大牺牲,可以生,但不养,反正你们五个人肯定能照顾好一个孩子。

 

一个人还是没能压抑住自己的生殖冲动,但打算像奉献精子的男人一样,做个不负责任的传统爸爸,闲了逗小孩解解闷,孩子一哭立刻还到别人手里。

 

意外的是,这样的作风获得一大批女性鼓掌,纷纷表示,当妈就要当这样的妈,我贡献我的子宫,付出十个月身材变形时间,已经够辛苦了,凭什么还要付出更多?又不是我要生的孩子。

 

有人把这称为是工作女性新模版,我想起来上海乡下,我的亲戚们大都是这种路数,年轻漂亮的儿媳妇不肯生小孩,婆婆费大力气哄着生下来,说辞都是一样的,你只管生,又不用你操心。

 

爱漂亮的妈妈喂四个月母乳,已经尽完这一生做母亲最大的力量,她需要赶紧瘦身,重回社交场合,和老公一起出现在酒吧,ktv,饭局,拼命证明自己仍然年轻漂亮,和没生过孩子一样。如果她跟传统妇女一样,在家带孩子,母乳,并且跟老公吵架,各种社会经验证明,老公一定会在外面爱上一个妖冶贱货。为了家庭完整,乡下有追求的女人,都致力于生完小孩后让自己成为一个妖冶贱货。

 

此时的公公婆婆开始发出甜蜜的抱怨:小孩一直跟我睡,都不肯跟爹妈睡,还不是跟我最亲。在乡下,老年人想要体现自己的最高价值,还是得看孩子。

 

因为孩子是家庭的中心,人人要宠的皇帝,照顾小孩的人,也有了天然的特权,一边任劳任怨,一边又可以和小孩一样,忽然不开心:我这样累,到底是图什么?那边儿媳妇理所当然怼回来:你要我生的好吗?

 

难以理解,这样不负责任的生殖冲动,竟然在这个年代,得到热烈追捧。以前在孕产论坛,常看到女人抱怨老公,生完小孩后完全不懂帮忙,每天上班回来只顾打游戏,小孩生病,居然还有心情出去跑步打球。

 

现在好嘛,冷血的父亲变成冷血的母亲,母亲,噢,不,经历过生产的女人,觉得她已经尽职尽责地完成了生殖冲动,从此可以无愧任何人的指责。

 

在纽约地铁上,那个黄皮肤的小女孩后来发现了我,目不转睛盯着我看,我为那对抛弃她的父母感到愧疚,又为她的现在感到高兴,她找到了一个多好的耐心的母亲,可以给她所有一个小孩需要的母爱。

 

如果母亲是一种被逼被威胁才成立的身份,我总是很好奇,当一个小孩投来渴慕的目光时,这个母亲是怎样以掸开头皮屑一样的姿态,避开小孩的需要。

 

这孩子说起来,比那些被领养的孤儿或许更可怜,虽然ta有五个大人抢着要爱要恩宠要教育,但这孩子始终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母亲。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如果非要谈谈生殖冲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