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天底下没有恶意但浑身是毒终生怼人的中老年人类,你们赢了!

在一家常去的有机蔬菜店,我买了一小块鳕鱼,略贵,80块。


拿回家,我妈像往常一样,仔细问,多少钱啊?我妈这一辈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吃过一穷二白的亏,终身都活得有点像杰克.伦敦写的《热爱生命》里那哥们一样,对钱有着精准到极致的热爱,具体表现为每一样东西都想知道精确到个位数的价格。


说便宜了她觉得你最近是不是很差钱,买这种烂东西,说贵了她就要捶头顿脚,怎么买这么贵!


这回她告诉我,你被骗了,这么一小块八十,我去菜场能买一大条,一模一样的。


我“噢”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随后两周,我吃了六回鳕鱼,每一次,我妈都要像献宝一样,跟我说:嘿,我说你被骗了吧,你这种人傻不拉几的,这种鱼么就是八十块一条。


前五次我都忍了,直到最后一次,忽然就有一种砸碗的冲动。这特么是亲妈吗?这是上帝派来毒我的森林女巫吧?


碗是我买的,不能砸,我以痛苦又压抑地嗓音回应:我知道了,能不能不说了?


她来劲了,又搬出了中年妇女的醒世名言:我这是为你好啊,怎么了,说说你还不高兴了?


我真高兴不起来,我和她已经坦诚地商量过很多回,差不多就分开住了吧,几乎每一次,她都像被遗弃的幼儿一样,可怜巴巴又倔强地说: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会养我,你放心等六十岁我就自己搬去养老院。


我说你得了吧,看你样子肯定比我活得久,分开住主要是对我自己身心健康的考虑……一说到这里,她必定要炸毛:我哪里对你不好了?


就一个不好,老给我添堵。


而且就我对大部分中老年妇女的观察,发现她们给别人添堵,完全是种无意识的行为,一种跟口渴要喝水一样的自然行为,当她们用最难听的话说一个人时,她们往往会为自己辩护:我没有恶意。


前两天我在微博上发了个帖子,说自己去上洗手间,结果被保洁大妈叫住,质问是男是女,我回答后,她还不依不饶说了两遍:我看你是个男的。


这帖子在微博发出后,一下有近千条转发,我看了几个热门评论,几乎全是路遇中老年男女,莫名其妙被喷了一脸毒的事。


一个人好端端走在大街上,半道蹿出来一个大爷说:你怎么这么胖?


一个人去买衣服,被服务员大妈问:你这么壮,能找到男朋友吗?


还有无数个短发女生,评论说:一样的上厕所,被大妈拦住质问是男是女。


被人指责太胖太壮太五大三粗太没脑子太二百五,当然会火冒三丈,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非得这么说我?


可眼看大爷大妈那副坦然的样子,她们根本丝毫没感受到,自己犯了什么错。


胖瘦乃兵家常事,说你怎么着?找不着男朋友是自己没本事,说你怎么着?头发太短不男不女,说你怎么着?


有人说碰到这种大妈,你就该狠狠回一句:神经病啊,瞎了眼吗,找揍呢?


可我发现自己即便已经到了小朋友们认为的中年妇女年纪,三十出头,我依然不能坦然说出这些话。


还好还好,生活还没把我磨砺成一个破口大骂的厉害女人。


仔细想想,我妈这一辈中老年妇女,经历过的糟糕生活,几乎都只能用脏话来狠狠回尽。有个女孩很无奈跟我说,早上起来穿了件镂空毛衣,她妈眼皮一抬说:真像卖肉的。


女孩感到极大的震惊,她妈反而不以为意,在这些社会大姐曾经肏过的岁月里,这句话到底算什么骂人的话?


我安慰女孩,当年我第一次跟男朋友分手的时候,我妈还说我是破鞋呢。


她们没有恶意,她们只是单纯地没礼貌。


她们的礼貌,都被上一辈凶险的生活给磨光了。


让我们致敬今天的美好生活,一个女人的礼貌,教养,温柔还在,就证明我们活得还不错。


没有狠狠被岁月殴打的人,根本吐不出那口狠狠的唾沫。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致天底下没有恶意但浑身是毒终生怼人的中老年人类,你们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