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次二次元现场,我才明白年纪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再过半个月,我就32岁了。

 

在31岁的最后一个月,我觉得自己还跟以前一样年轻,比如还想环游世界,也想去学个有趣的玩意,后来出门一了解,几乎所有三四十岁手上有点钱的女人都这么想,这看起来更像是中年妇女的梦想,花艺,园艺,古典乐,艺术史,欧洲,南美……

 

所以真正年轻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我不得不去接近我姐的儿子,1999年出生的少年,过半个月正好18岁。上一次对话,在他说我,你这种中年妇女的论调中,尴尬收尾。其实他跟我16岁时一样,总觉得一个人到了三十岁,差不多跟死了一样,每天不过是在无聊的生活。

 

判断一个人是否年轻,就要看跟少年是否能聊上天。结果是全败,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几乎在我的每一个问题后面,都会跟一句,那有什么意思呢?

 

到底什么才是少年心目中真正的有意思?

 

于是我专门去了一趟成都,应腾讯动漫邀请,参加腾讯动漫星漫奖·决战之夜,即一个大型二次元现场。

 

出发前我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喜欢二次元,每年心情沉闷时都会看宫崎骏动漫,而且是系统复习一遍。朋友看《你的名字》说怎么一直都觉得很尴尬,我没有,我特别投入又自然,最后甚至还热泪盈眶了。

 

在参加星漫奖大赛前,我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老了,过时了,跟不上了。

 

直到终于到达比赛现场,穿着成年女性才会穿的秋装大衣,我才忽然发现,整个会场到处都是萌萌哒气息,少女们全都穿着短裙,球鞋,印有卡通猫头像的衣服,只有可爱才是无可救药的魅力。Coser则负责扮演二次元中最接近神的一面,颜容完整的coser路过身边时,我心想,嘿,其实明星干嘛还老要接地气,跟coser一样完全高高在上,每一个方面都把自己从凡人中剔除不就好了。

 

这些跟我侄子一样大的年轻人,在每个摊位前执着地排着队,或者聚在一起专注打游戏。一边打一边台上还有二十个花容月貌的女主播一起陪着打。看着这场面,我想起十几年前,高中校园里,熬夜溜出校门打通宵游戏的男生,通常会被划分为“人生已完蛋”属性,这哥们没救了,严重程度不亚于成年人看见路边乞丐流浪汉。那时正经的热爱是学英语做奥数,其次,看点书。

 

像穿越时光机一样,我再次确认,时代已经属于玩游戏的一拨人,当年每个人都在说玩不能变成人生,可现在我们高中那个退学的哥们,已经在拍电影,组电竞团队。有次参加节目,上来一个英俊男生,职业为,电竞选手,也就是专业打游戏的。

 

只有年纪大的人,才会认定,打游戏乃不务正业,说穿了,这世界上又有多少工作,称得上是份正业?我们这种文艺工作者,多少年前,不也被无数事业单位公务员编制,视作无业游民吗?

 

晃荡一圈后,我揣着中年人的心,发现现场除了维持秩序的警察,我可能是最不了解年轻人在冲动什么的看客。

 

而星漫奖最大的特点,就是连续两场单双人和团体宅舞比赛。宅舞,一种自娱自乐的舞蹈,跟爵士舞,街舞,不同,主要是可爱,可爱到让御宅族疯狂,但这种舞蹈说白了最主要是让自己高兴,基本没有任何法则。

 

背景可以在家,也可以在学校空旷的教室,更可以在公园,开心,开心就跳舞啊,为什么开心?我就是莫名其妙很开心嘛。

 

有一只双人女子组,在教室背景前跳,我印象很深。因为忽然觉得自己太惨了,当年上高中的时候,怎么在空旷的教室,就想不到可以热血得跳一次舞,而是以青春期忧郁为名,摆出看不起整个世界的样子。

 

这些年轻人,跟十几年前的我,的的确确,完全不一样了。他们真开心啊,而这样的开心,还能到一个足够豪华和绚烂的舞台上,跟着台下宅男威武的号子,一起摇摆。

 

如果再来一次,我也想青春可以这样绚烂,如果再来一次,我也想当年除了做题的高中,还能接受不同种类的人生。

 

世界越变越糟了吗?

 

没有啊,这里的年轻人,多快乐。

 

90后,00后,变糟了吗?

 

没有啊,当我跟他们一个年级时,我多希望,有一个舞台,也可以给除了数理化和高考以外的乐趣。

 

当我32岁时,我想到16岁时的自己,发现那时候满腔的热情,因为被沉重的现实打压,记忆里永远都是灰色的,那时候看《灌篮高手》,总觉得这些幸运的日本学生,跟我有什么关系?

 

幸运的是,今天,漫画中的一切,终于跟现在的年轻人,逐渐搭上了所有的联系。

 

即使人生就是一场二次元的梦,又有什么不好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去了一次二次元现场,我才明白年纪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