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靠我们这些坏女人推动向前的吧?

看完电影《塔洛》后,经常拿这片子跟一个男性朋友开玩笑,说要提防我们这些短发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啊。

 

塔洛的故事是一个悲剧,这是我看影评说的,但是在周末的晚上,一个十分时髦的影院里,看到一群时髦的年轻人,捧着爆米花坐下看一部黑白电影,不由自主会琢磨,我们为什么要来看一个悲剧?

 

按照北野武的说法,恐怕是因为这个悲剧,跟我,和大部分观众,一毛钱关系没有。我们都不是塔洛,跟他没有半点相似之处,所以即便是悲剧,看着也心安理得。

 

塔洛,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差点忘了的藏族牧羊人,四十岁沧桑如六十岁,常年独自生活在不通水不通电的牧区,替人放羊为生。“你肯定是个好人。”派出所所长以他精确的双眼下了判断,塔洛怎么可能是坏人?他从来就没想过,除了放羊他能干嘛,除了不通水不通电的家,他还能去哪。他活得就像自己手下的一头羊,没有半点害人之心。

 

接下来的故事,则像很多外国小说里提到的一个十来岁的青年,去城里找了个妓女完结自己的处男之夜。塔洛,这个四十多岁的光棍,因为去县里拍身份证,被发廊妹盯上了。他有三百多只羊,身价高达十六万。发廊妹洗一个头十块,简单算算,需要洗一万六千次头,才能跟塔洛一样有钱。

 

她刚克制着发出赞叹声,塔洛就说,我自己只有一百来只,剩下都是别人的。那也五六万呢,这是我在荧幕前替发廊妹算的,约五千个头,一天马不停蹄洗十个头,大约需要两年时间。

 

当你看到一个女人听到钱的样子就两眼发亮,她一定不是什么好人。遗憾的是,在眼前这个世界,女人几乎都是这副德性,想要很多很多的钱,实现很多很多的欲望。

 

发廊妹想去拉萨,北京,上海,广州,香港,她再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她跟好几个月没洗澡的塔洛睡了一觉后,就像勾搭唐僧的女妖精一样,提议不染尘俗的唐僧哥哥,我们一起去过快活日子吧。

 

真是个坏女人,可你我都是这种坏女人,自己没什么本事,消费主义早就让我们心怀世界,分分钟都要冲出亚洲走向全球,想去欧洲旅行,想买意大利高端奢侈内衣,想穿一万块一件的羽绒服,想在海岛超豪华酒店度假半个月,想把以上一切内容发布朋友圈。

 

女人的欲望太多了,多得让塔洛瞠目结舌,也让大部分男人目瞪口呆。可世界不就是由我们这些坏女人推动发展的吗?不就是因为女人哭着喊着要这个要那个,男人才拼命想办法创造她想要的一切吗?


当然时局起了点变化,男人说累的话,现代女人会翻个白眼,真没用,你让开,我自己来。总之,没什么能阻止女人去想去的地方,拿想要的东西。

 

消费主义,是女人最大的宗教。

 

塔洛怀揣着女人这个不现实的梦,回到牧场,一个荒郊野岭的所在,荒天野地之间,只有风沙扑面一样的孤独。放羊,抽卷烟,夜里睡觉时,听广播里唱的藏族情歌,拉伊。偶尔太孤独的时候,像喝水一样喝劣质白酒,把自己短暂性弄死就好了,醒过来时,天地还是一样,可难熬的时候总算过去了。不同的是,他从前从来没想过,除了这种日子,他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现在,洗头妹给他指了个方向,这个方向逐渐被他擦得越来越亮,他开始觉得,自己并非只能是一个放羊的。

 

可以去拉萨,去北京,和漂亮的短发姑娘,出现在那种只有照相馆才有的背景布上。他活了四十多年,只有两件值得别人赞叹的事情,汉语背诵毛泽东语录,计算自己放的羊。谁不想让别人的眼睛多亮几下?

 

故事进行到末尾,把所有羊卖了的塔洛,一个人找着把所有钱卷跑的发廊妹,在我这个坏女人眼里,还是没觉得是个悲剧,塔洛,好歹直线一般的命运里,出现了忽高忽低的曲折。

 

而文章一开始提到的男性朋友,则告诉我,他这两天还真碰到了电影一样的剧情,有个姑娘信用卡欠了十几万,来找他借钱。他有点犹豫,借出去的钱肯定要不回来,可是能问他借钱,证明两人总是可以超出一般关系的存在。

 

男女间的故事,跟钱从来脱不开关系。心境淡泊的男性,因为能攒钱,总是会吸引欲望过剩的姑娘。同理,朴素持家的女人,又最招花钱大手大脚的男人。

 

电影在一声二踢脚的爆炸声中结束,就像喻示人类要驱逐心中的恶狼一样,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我们这种周身流着欲望血液的女人,世界一定还是塔洛的样子,足不出户,容易满足,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而勇敢问男人借钱,要钱,骗钱的女人,则一直都在努力奔向一个更光明的世界。


不管钱还不还得上,女人都要拼命摆脱塔洛一般的命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世界是靠我们这些坏女人推动向前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