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练习册/如何杀死儿子的女朋友

儿子25岁,身高一米八五,带在身边像一把尚方宝剑,谁看了都肃然起敬:嚯,这么精神的小伙子。吴翠从不错过这种眼前一亮的机会,她发现五十岁后,儿子几乎成了她最好的一件饰品。


只要带着他参加各种婚礼,百日宴,寿席,总有无数目光扫射过来,先夸她一句:儿子这么大啦,你还这么年轻。又迫不及待打听起来:有女朋友了吗?吴翠总会像最开明的母亲那般,笑呵呵说:那就要问他了,儿子哪里管得住,你说对不对?


她说话习惯用一个疑问句收口,让旁人不得不跟着答应,对啊,管不住,由得他吧,你儿子肯定不缺小姑娘追呀。


儿子在旁边听到这种话时,目不斜视,面色一如既往地冷酷,好像这些中年妇女谈论的不是他,是马桶清洁剂的牌子或者真皮沙发的去污方法。儿子一贯如此,吴翠已经习惯了,但每次看到那种不屑交流的脸色,她还是会相当温馨地想起二十年前,儿子三四岁时,一刻不停缠在她身边的场景。


“妈妈,你给我讲一下这本书。”“妈妈,你陪我玩一会好不好?”“妈妈,我最喜欢你了”。那时候儿子走在路上,会抱住她的大腿,恳求着:妈妈我走不动了妈妈。吴翠把儿子高高地抱起来,又爱又恨地说着:快点长大吧,长大你就走得动路了。


像嘭一下爆开的玉米粒,有一天,已经跟她一样高的儿子,改口不再叫妈妈,换成单个字的,生硬又短促的“妈”,吴翠心头一凛,儿子再也不会跟她撒娇了。


岂止撒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连谈话都停止,儿子回答她的问题,只用最简单的词汇,不要,不好,不可以。叛逆青春期过后,答案变成,随便,你决定,反正都是你说了算。答案越长说明越不满,都说儿子跟妈妈亲,在她的家庭里,儿子反而跟他爸更亲近一点,重要时刻,填志愿找工作,找的都是吴翠的老公,吴翠只能在背后遥控指挥,类似垂帘听政,幸好老公绝无二话,她说什么听什么。


这么冷酷的儿子,会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吴翠一开始一点不着急,她知道多的是女生飞蛾扑火般撞到儿子身上,她想象其中总有一个最满意的,在ipad上偶然看到部日本电影,叫苍井优的女演员真是漂亮,满月一样柔和的脸,可惜矮了点,儿子这样的身高,一米七总是要的。吴翠想象着儿子的另一半,身材高挑性格开朗,相貌当然也是没得说,最好是总裁家被宠坏的女儿,兴兴头头非儿子不嫁。


吴翠从儿子大学毕业那年开始等,等了足足三年,终于等到心急如焚,总不至于是个同性恋吧?她快跳起来的时候,儿子交出一个答案,明天带女朋友回家吃饭。


穿着宝蓝polo衫,姜黄裤子的儿子,像明星一样闪进家门口,后面跟着的女人,吴翠第一眼看,已经打了个大大的叉。女孩不高,有点胖,脸说不上美,只能客气地讲,中人之姿,像马路上随便能看到的姑娘,穿得一塌糊涂,根本不合身的白色T恤,不知道是为遮肉还是时髦,下面一条粉紫色蓬蓬裙,整个人谈不上半点气质,和儿子并排站在一起,像英俊潇洒的男人手里拖着一只廉价编织袋。


儿子依然冷酷,女孩倒是很热情,自我介绍说,叫我楚楚好了,阿姨。吴翠心里更气了,你看你哪里有点动人的样子?


楚楚自来熟,在客厅看电视,吴翠指着茶几上的零食盒说:你吃噢,别客气。她真吃起来,一边看着电视哈哈笑,一边稀里哗啦拆着各种包装的饼干蜜饯巧克力。吴翠在心里摇着头:这女孩家教真差,吃块饼干碎屑掉了那么多地方。


她没忍住,拿了张纸巾在楚楚脚边擦起来,儿子抗议:妈,你干嘛,等下我来做。楚楚笑哈哈说:阿姨,你好勤快。儿子直接用手抹了地上的碎屑,抗议:假干净什么,当人面这么做你有没有礼貌?


吴翠心中烧了一把火,这把火看到楚楚肆无忌惮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就越烧越旺,脸上依然带着恒古不变的笑,问出来的话都是刺:楚楚,你看上去比我儿子大一点?


对方还是笑:阿姨你怎么这个都看得出来?吴翠在心里翻个白眼,废话,傻子都看得出来。


我比他大五岁呢。楚楚回得很痛快。


吴翠心里的火越烧越大,儿子竟然带回家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三!十!岁!她三十岁的时候,儿子都快上小学了,这女人竟然还一副心安理得邋里邋遢的样子。


随后问出来的一切更让她脸上无光,是儿子的同事,一个工作七八年还只拿七八千薪水的女人,爸爸是公交车司机,母亲早年病退现在家里炒股,吴翠很紧张,什么病?要是乳腺癌这种遗传性疾病,她就有了一票否决的权力,这回轮到楚楚翻白眼,什么病?懒病吧,就说上班太辛苦,不做啦。


吴翠认定了,臭小子准是随便找个女人回来应付我,这样的女人,她怎么配得上我儿子?这时候她反而陷入另一种阴谋论,会不会儿子果然喜欢男人,新闻里说这种叫同妻,一般都是同性恋儿子随便找来应付父母的。


可儿子牵起楚楚的手,一点没有尴尬和陌生,在他们以为她看不见的地方,还亲昵地吻了一下,要死,怎么吻得下去,这么一个脸像白馒头的女人。


到饭桌上,吴翠老公做的饭,一尾清蒸鳜鱼,砂锅排骨,北极贝刺身,象拔蚌萝卜丝汤,西兰花炒虾球……满满一桌,吴翠心里唏嘘,早知道是这么个姑娘,端盘西红柿鸡蛋面就够了。


她老公什么话都没说,给自己倒上一杯黄酒,对楚楚说:呵呵,我没啥别的爱好,就爱喝点酒,你要不要来点?对方干净利落地回答:好啊,陪叔叔喝一杯吧。吴翠觉得自己真是大开眼界,竟然会有这么厚脸皮的姑娘。儿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三个人一起碰杯的时候,吴翠捧着自己那碗浅浅的米饭,笑眯眯说,你们喝你们喝,我不喝酒的,喝多了容易出丑的,对不对?


没人回答她的话,她好像被冷落的孤岛,一个人孤零零在饭桌上戳着鱼和螃蟹,另一头,那三个人迅速抱成团,每个人,连从来不多话的儿子都眉飞色舞起来。


吴翠吃不下饭了,竟然没人把她这个家庭核心放在眼里,第一天来就这样,以后怎么办?


这个叫楚楚的女人,她一百样都不同意。


结果吃完饭后,儿子说:喝酒了没法开车,你住下来吧。楚楚点头:好啊,可是我没带洗面奶什么的,能不能借下阿姨的?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吴翠在楼下的卧室里,留心听着楼上的一举一动,她老公说,睡吧。吴翠转着眼睛问:你怎么看,他怎么找了这么一个老女人?


老公喝足了酒,醉眼迷离,说:我看没什么不好,我这种岁数,看小姑娘反正都差不多,高点矮点,瘦点胖点,旁边躺上三十年,不是谁都差不多。


吴翠摇头:我不会让他们成功的,反了天了,三十岁,家里条件这么差,又不漂亮,我图什么?


她打算第二天就跟儿子摊牌,不行,我不答应,死都不答应。


儿子先跟她摊了牌,楚楚要住进来,你不同意,我就搬出去跟她住。两条路,你选没她,还是没我?


楚楚搬进了她住五年的家,几年前一闭眼才狠心买的城郊复式联排,现在住进来一个这样的女人。邻居们一开始都很诧异,说:你儿子找女朋友啦?


吴翠一概回答:随便谈谈的,年轻人谈恋爱有什么长性?


一个邻居说:都住进来了,马上要请我们吃喜糖了吧?


吴翠断然回绝:不会不会,我儿子还小,着急什么。


楚楚一住进来,家里像多养了一只大型犬,到处都是她遗留下的东西,饭桌上有她的发夹,沙发上有她的外套,她喜欢吃零食,每隔三五天,从超市拖几个塑料袋回来,要么在楼上边看ipad边吃,要么在楼下一刻不停地吃。


吴翠在洗衣机旁边翻到她的内衣,一看尺码,85c,吓死人,怎么这么大。私底下跟老公吐槽:现在都胖成这样,以后有了小孩,不是200斤都收不住?老公还是那句:你儿子喜欢,有什么办法?


她踢了老公一脚,你去问问,到底喜欢她什么?


老公满心不情愿,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问?还是拗不过吴翠,有天站在厨房里正抽着烟,叫住路过的儿子,向一个伪装出色的间谍一样,露出掏心掏肺的表情说:儿子,你这个女朋友,脾气不错,不过我看啊,到底懒了点,住到我们家,连内裤都是你妈在洗,以后你受得了吗?


儿子脸迅速红了一瞬,又白回来,开始长篇大论:爸,我妈这个人,你到底怎么忍了她三十年?她的愿望就是控制一切,这个家里她眼睛见得到的东西,她都要管,出了这个家只要她听得到的东西,她也要管,她爱吃本帮菜,我们一家人出门吃饭什么时候吃过别的?她说要去云南旅游,谁不跟着去,她就是年纪大了可怜了没人关心了。她最好我们全家人都是被她使唤的狗,一看见她就迫不及待摇尾巴,只要给个冷面孔,她就开始发作:我都是为你好,你为什么不领情?爸,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怎么忍的30多年。


吴翠老公及其罕见地,抽完一根烟后,又点了一根烟,缓缓说道:女人都是这样。


儿子断然反驳:楚楚不会,她什么都随便我。


抽着烟的父亲很想告诉儿子,那不过是一开始骗你上当罢了,你妈当年也柔顺乖巧地很,我说东她不敢往西。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当然也不能转身去跟老婆讲:你儿子恨你恨得要死,非找一个跟你从头到脚不一样的女人。


吴翠来逼问时,他笑眯眯说:他喜欢胖的,可能小时候你怕他发胖,没给足他肉吃。


她当然不信,心中早就编好一张复仇的大网,就等着那个笨手笨脚的女人,自己乖乖走进来,人跟动物一样,养熟了才容易下手。


第一步,先养肥。


吴翠亲自带着楚楚出门,到商场买衣服,绝大多数国内品牌她穿已经相当勉强,吴翠掂量着,怕是体重已经过了一百四,干脆领到名牌店里,利落地选了身套装,配合着贴心的话语:你都三十了,怎么能没几套体面的衣服?


楚楚无所谓地摊手:阿姨,这种衣服我没什么穿的场合。


吴翠很诧异:怎么不会有?你要真跟我儿子结婚,多的是我要带你见人的场合。


楚楚大笑起来,哈哈哈,阿姨,你这架势,真像《希茜公主》里王太后对希茜的教导。


吴翠没听明白,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态度:楚楚啊,我只有一个儿子,你来了我家,就当是我女儿了对不对?


楚楚点头如捣蒜。吴翠说:既然是我女儿,有些话我就不客气了,以前我把你当客人,以后,我可把你当自己人了好不好?


楚楚又点头,回家才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止尽的使唤。此后,吴翠叫喊楚楚的声音此起彼伏,楚楚,能帮我拖一下地吗?楚楚,今天的晚饭你做吧?楚楚,卫生间的马桶刷一下吧?一个200平的房子里,永远有没收拾干净的角落。


一开始,儿子还替楚楚分担,女朋友做饭,他洗碗,后来,越来越多的家务,让这个年轻人立马又回到熟视无睹的态度,只有楚楚,在家里像陀螺一样转着。吴翠把楚楚当菲佣使唤,但没忘了在厨房和冰箱准备大量的蛋糕点心,她不想这姑娘累坏了。


她想她越吃越胖,越累越肥。楚楚的体型果然如俄罗斯女人婚后一般,越发肥壮起来。有一天,儿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楚楚举着拖把发声:喂,脚挪一下,不要踩上去。儿子懒洋洋挪了脚,连正眼都没看女朋友一眼。


吴翠很开心,儿子对她的不耐烦,终于用到了女朋友身上。


第二步:夺其心


没多久,儿子提出来,想搬出去住,说上班方便点。


吴翠已经找到方法,又带着楚楚出去买了三四件衣服,说:楚楚啊,有些话不敢说给我儿子听,我其实心脏不太好,医生说我这种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了,你们再住一段吧,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要空间,我和他爸爸已经开始帮你们去看房子了,多陪我们一段是一段,好吗?


楚楚又点了头。


复式里的折磨再次升级,吴翠抱回来一条狗,严明让儿子和楚楚照顾。每个周末,她都召唤亲朋好友来,那些带小孩的家庭一来,就把房子弄得一塌糊涂。有亲戚笑眯眯说:楚楚不会有了吧,我看她肚子挺大。


吴翠笑眯眯摇头:当然要等结婚后再生。她跟楚楚推心置腹谈过:一定要等办完婚礼,才能要孩子,他们这样的家庭,可丢不起这个人。女儿啊,你能答应妈妈吗?


这有什么不答应的?


此时楚楚穿着吴翠买的名牌套装,几乎就像一个中年妇人,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吴翠看到儿子的表姐表妹们,一个个花枝招展,身体轻盈,在客厅里坐着,感慨,不知道儿子觉醒没?


第三步:斩其背


还有什么比不厌其烦的折磨更能摧毁一个人?


吴翠宣布自己病了,忽然扭了一下,疼得她直不起腰来,她终日躺在床上,要楚楚伺候自己。她开始跟楚楚说着无数贴己话,像一个催眠师般,试图让眼前这个单纯的女人相信,自己时日无多。


她说:我儿子虽然看上去人高马大,但你经常跟他在一块,一定知道他其实还像个小孩,以后我们要是不在了,他怎么活?所以你千万不要事事顺着他,男人是要靠女人帮的,你看书上说没有?好女人是座学校。


看楚楚点头,她又接着说:你总不能让他打游戏打到60岁,这种东西不戒掉,将来能有什么出息?你希望他三十岁还是个小职员?我们年轻时候要不是吃苦,现在哪有这样的房子住?


这样的洗脑重复多次后,楚楚终于成为了儿子的另一个妈,一个他随便做什么,她都要及时修正一番的小妈。


不要买这种衣服,不要去这种餐厅,不要替同事加班,不要……


两人开始在二楼吵架,越吵越大声。


楚楚夺门而出。


吴翠在接下来的几天,努力召唤着原先那些要给她儿子做介绍的女人,带小姑娘来家里坐坐嘛。


她的腰又好了,儿子在二楼闭门不出,她只管在楼下和朋友们说说笑笑。


朋友问:原先那个大块头女朋友呢?


吴翠回答:闹矛盾了,谁知道什么情况?


吴翠把儿子叫下来吃饭,兴兴头头特意找了张儿子脸没那么臭的照片,发在朋友圈:好朋友们一起吃饭,很开心。


楚楚发消息问:妈,我该怎么办?


吴翠斟酌许久,当没看见。


年轻人的事,她怎么懂?她只是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小说练习册/如何杀死儿子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