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家常

家常是什么?


鸡汤云:幸福是一蔬一饭。意思是今天和家人坐在一起,吃着简单的晚餐,这一刻你别无所求,每个毛孔都像向日葵一样,在幸福的阳光下绽放。


胡扯,我从来不认为家常是幸福。


男女关系走到家常这一步,好端端的浪漫约会取消,男人说,今天去我家,给你做点家常菜。两个人穿着面目模糊的衣服,跑到菜市场,买好青菜鱼肉,回家花两小时做出一顿三菜一汤。


你本来晚上只吃白煮鸡肉,水煮西兰花,为了让他认为你是个容易满足的普通女人,只能大啖眼前平凡无奇的清炒土豆丝,番茄牛肉,青菜丸子汤,当然,还有一碗满满的白米饭。


没有男人喜欢不吃饭的女人,他们最好女人在饭桌上什么都吃,又能通过大量家务劳动照旧维持毫无赘肉的身材。女人也一样,谁都梦想自己的丈夫平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只喜欢做饭带孩子。


可所谓家常生活,从来就没有这么简单脱俗。


真正的家常生活是什么?就像家常菜一样,表面说着一蔬一饭,实则摆出来一定有两荤两素满满一桌,用卢梭的说法,现代社会充满了竞争和惊人的浪费。


家庭,也绝对不是一个宁静的港湾。


只要一个有家庭的人,一定有囤积癖,只要你有父母有孩子,哪怕你与世无争,他们一定总想要得更多,塞满的冰箱,琳琅的餐桌,凡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眼前这个亲人,能多吃点,多穿点,少想点人生的意义这种破问题。而我对你最大的爱,就是你变得如此普通,臃肿,还能不离不弃。


没错,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家常。


从家常菜,到家常衣服,再到家常装修,一样都不能忍。


这些号称普通的玩意,背后却好像有一股魔力,一直在不停地劝告你,不能停止满足,你有养育的责任,有照顾的义务,要赚得更多,更成功,更努力,这样出人头地,才能成为家族的荣耀。


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根源》中说,人本来跟动物一样,生命是简单,满足而且正当的。然而在某个邪恶的日子,一个人开始把自己跟别人攀比,或者你浑浑噩噩,你的父母,伴侣,却神智清醒地表示,人生最大的幸福来自于攀比,看看别人家的小孩,别人家的老公。


家常生活,让人不可抑制地开始积聚财富,囤积生活必需品,像一头永远不知道满足的野猪,在物质森林里拱来拱去,不停发出痛苦的嚎叫:缺钱,想发财!


人应该如何获得自身的宁静?


大师卢梭做了天底下最残忍的事,他把自己和洗衣女工生的五个孩子统统扔进孤儿院,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能保持简单贫穷的生活?


他不想跟有钱有文化的女人结婚,因为这样的女人一定要求甚多,他不想养育后代,因为这意味着大量的自我牺牲。


抛弃家常,意味着完善自我。


亲近家常,意味着你将变成生活中一枚无意识的齿轮,以为自己充满个人意志,其实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你一定要准备质问我,那么,你准备跟卢梭一样,像动物一样发泄性欲,又像动物一样完成自我满足,就不管不顾?


不不,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只能义无反顾,以视死如归的勇气,闯入无可避免的家常生活。


但你怎么能叫这是幸福呢?这不过是生而为现代人,必须履行的痛苦。“没有什么比人类的普遍命运更能让人沮丧了,你天生就该幸福,却总在追问自己,我为什么不幸福?”


当你因为一个男人做了两个家常菜讨好你时,一定不要忘记,在婚姻生活幸福的表面,通常潜藏着人类永不满足的贪欲。


他需要你,做得更好,爱得更多,更善良,更慈悲,更无私。


当你因为父母无私的奉献,勤劳的劳作感动时,也一定不要忘记,他们围着你转的目的,是想跟你一起度过余生。


家常,乃人与人之间,一场最巨大的消耗。


消灭特殊,消灭脱俗,消灭所有你想标新立异的一切,你看上去很家常,意味着你看上去就像一个活该为小孩做好早饭,为老公准备便当,为所有亲人消耗所有时间和精力的普通人。


当家常生活让你倍感痛苦,不要压抑自己,好歹可以做一星期的卢梭,让所有围绕着你的普通烟消云散。


这一天,这一个礼拜,这一个月,我是要做自己的。


而真正的英雄,想必在一蔬一饭后,在家人熟睡的面容后,拔出一柄心中的长剑,继续破败的梦想。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