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那些破败琐碎难堪的日常

《路边野餐》绝对不是一部具有愉悦观影感受的电影。


跟普通青年小强去看,看到电影完整地展示一辆挖土机是怎么下车的情节时,文艺如我都忍不住吐槽了句:他给我看这个干嘛?


小强以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缓缓说道:这前面所有的镜头我都没法理解,拍这些干吗呢?


然后他又真诚地说:你千万不要因为我在这,就不好意思退场。


那天一定是文艺青年包场,整整一百多分钟,竟然没有一个人退场。小强像坐牢出狱一样走出影厅时,说:你们这些人真应该互相加个微信,多不容易。


我问他:你的感受是?


他斩钉截铁说:我想尽快忘了这部电影。




恰恰这部不愉快的电影,在我脑海里呆了很久,挥之不去,并带着特有的湿润,阴暗,雾气。


在电影类型一栏,该片被加上了悬疑色彩,其实故事相当简单。


男主角陈升,当年跟着老大花和尚做混混,花和尚的儿子被仇家杀死,花和尚默认了这死是一种赎罪,在道上混,碰到这种事,有什么办法?但儿子死前被仇家砍手指这事,是他心头一口气,让陈升去了结这桩事。


因为严打,陈升被关九年。九年期间,妻子病逝,也没见到母亲临终一面,弟弟老歪对他意见颇大,你有什么资格回来,有什么资格占母亲的房子,有什么资格来看我儿子?


陈升最大的情感寄托,成了弟弟的儿子,卫卫,一个热衷手表和时间的小孩。老歪说要卖了儿子,陈升跑去吵了一场,得知卫卫被花和尚带走,从凯里接到镇远去玩几天,于是放心不下,踏上寻亲之路。


与其说是要讲这个故事,不如说是借这个故事框架,在里面放空,发呆,探索。除了陈升和弟弟的几场被化解的冲突后,整部片的主人公,都像正常人一样,并不太会把伤心,高兴,失败,演绎到极致。


理发店女人听了陈升的故事,一边觉得害怕,一边还是抹了几下眼泪。陈升也哭了,他在狱中学会唱一首歌,想献给要去大海看看的爱人,准备了这么久,却没有人会听她再唱。


这种弥漫在空气中的伤感一点点积累,终于在他唱出那首十分尴尬的儿歌时,成了止不住的眼泪。



旅途上,每次长镜头晃来晃去时,都会配上贵州西南口音的诗朗诵。


亚热带季风的河岸


淹没还不醉的桥


不醉的建筑


用静默解酒


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黑暗


玫瑰吸取光芒


大地按捺清香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边的风





在黔东南带有雾气的风里,这些诗句像黑夜中闪现的萤火虫,是想要触碰一下的灵魂,又稍纵即逝。


从方言,乡村,荒蛮中直接扑到人身上,看完片很久,还会想起来那种感觉。


十年前吧,坐着绿皮火车去过一场黔东南,镇远,凯里,苗寨,通通去了个遍。一个人在山里闲晃,跟着一个看上去似乎有一百岁的老太,从一个田头走到另一个田头。后来老太不见了,恍然像做一个梦,后怕不已。


在镇远住的是一家招待所,房间里摆着三张铁皮床,我把登山包放在边上,看着床上八十年代风格的枕巾,犹豫半天不敢睡。


还有一次,从被列为旅游景点的苗寨出来,不知道走到哪去,只记得前面是密密的树林,再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山,后面是没有一个人影的田野。


不太可能再会像这样旅行,事实上,那也是我唯一一次从头到尾,连一个同伴都没有结识的旅行,就像一个人走在青春期末尾的孤独里,来来去去,差一点,就走不出来了。




有意思的是,尽管事到如今,已经像郁达夫一样,完全知晓中年最大的悲切,是没钱的悲切。


但比起日剧里女主角浑身上下戴着晶晶亮的tiffany,脚踩jimmy choo,还被最帅的男人追求这种所谓女人的梦想生活,贵州小城里中年男人陈升那些破败琐碎难堪的日常,因为沉默,留白的魅力,在脑中组成一声挥之不去的叹息。


前者附带着高昂标签的生活,在后者的诗意里,忽然就变成了最大的庸俗不堪。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路边野餐》,那些破败琐碎难堪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