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当然出去嗨第二章:给我一个单人间




1

Dormitory or single room?

加德满都一家青年旅舍,留着小胡子的老板问我。



我像千千万万个背包客一样,满面尘土,更有一夜未睡遗留的黑眼圈,迫不及待想瘫倒的身上背着一只半人高登山包。


老实说,我母亲看到这样的装束,肯定会嘲笑:你到底是去旅行还是讨饭?倘若你是一个正宗的背包客,奉行穷游主义,不用说,这时候毫无疑问答:Dormitory(多人间宿舍)。


然后捧着一叠床单枕套,跑到那横七竖八躺着大人和大包的宿舍,花三分钟铺床,花一分钟入睡,就算来一场世纪狂欢,也别想吵你入梦。

 

起码在五年前,我都过着正宗穷游背包客的生活,每到一处,必定在多人间谋求一张床位。


那里虽然常有会打呼的中年男人,撒娇卖俏的学生妹,甚至还有年轻男女半夜两点忽然躺在一张床上开始少儿不宜,但有时候早上醒来,发现对面躺的是位赤裸上身的美少年,他又张开那迷人的眼睛问你:从哪儿来,要不要一起早饭?就会觉得那二十块的床位费好像中了次豪华巨奖。


这是属于穷人特有的惊喜,叫人对一切窘迫和困境充满希望,虽然穷,不妨碍走遍天下。


我不在乎跟十个臭男人睡一起,也不在乎隔壁的姑娘打呼,就像你沉浸在一本书中时,不会在意这书破败污糟。


重要的是旅途不是载体






2

不过抱歉,这次我斩钉截铁对老板说:

给我一间单人房。


 

加都小旅馆极便宜,还没到国内三线城镇标准,一间20平米带卫生间的大床房,只要600尼泊尔卢比,折合人民币50元整。在那张床上躺了足足十小时,弥补上一个夜晚彻夜不眠穿越国境线的损失。

 

第二天醒来时,窗外下着小雨,楼下逐渐有叽叽喳喳的游客声传出,我在窗台边看了一会雨,看到对面有个戴摩托车头盔穿灰色圆领汗衫的男人,正站在阳台上看一份报纸,他身上斜挎了一只发白的帆布包,一点都不着急把头盔摘下来,就这么全副武装看着报纸。


那样子真的很可爱,直到他摘下头盔,原来是个头发花白的白人男子,只好一个人笑了一会。




|加德满都



看时间已经十点半,雨势渐停,于是走出去,一个人吃了份煎蛋烤土司配咖啡。


这就是单人房的好处,永远不会有人约你一起去吃饭,一起去某个景点,一起包车。


一旦别人有了这样的念头,你如果拒绝,他肯定会回来后跟你讲:不去实在是可惜,那里真的景色很美,某处小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这时你美好的心情,因为有懊悔元素加入,变得不再美好。

 
我已经快三十岁了,在路上唯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勤奋。






3

故事哪里都有,

可是我需要睡觉和空间。



所以我需要一间单人房。吃完早餐一个人在书店看书的时候,想起很多年前在拉萨碰到的女人,她跟我一起去了一趟山南,回来却执意要在东措住一间单人房。


我说多人间十分有意思,虽然睡不好,但是天天有故事。她说,故事哪里都有,可是我需要睡觉和空间。


那时我在心里想,这女人怎么这么娇气?

 

我们的文化驱使我们鄙视喜欢独处的人。一个人如果执意追求个人空间,在别人看来,证明你格格不入。而我,正变成一个格格不入的人。


早餐时两个中国人邀请我一起去博卡拉,我婉言拒绝,一想到要做7个小时大巴,中间还要说三小时的话,就让人一蹶不振。我一个人在那家旅馆住了一星期,每天大同小异。


只有一天,稍有出入。



4


一个人与大自然抗争,

始终可怜得过分。



那天下着雨,我坐在屋里,正对着一只蛋糕琢磨,现在吃还是忍一忍?房子忽然没来由地晃了两下,好像是风和雨推着它轻轻跳了只舞。几秒后我反应过来是地震,火速跑到门外,一个白人姑娘和她的男伴在楼道吓得面色如土,我说:地震?女的点头:该死,我可不喜欢这感觉。

 
我也不喜欢那感觉,更不喜欢一个人有这感觉。那一瞬间我立刻想搬到多人间,这样好歹再震时有人大叫,有人拉你往外跑。一个人与大自然抗争,始终可怜得过分。
 
幸好地震没有再来,直到我离开尼泊尔。

 


|开罗



5

埃及人是世界上最不着急的人,

全埃及都抽万宝路。



在开罗,我依然要了一间单人间,价钱不是太好,怎么说呢,跟街上的物价比,实在有点贵。索性胖得像只熊的前台说:住四天以上,给你一个优惠价。


开罗的局势,实在不太妙,阿拉伯之春烧望了革命之火,除此之外,穆斯林男人总像苍蝇一样粘在你身后。


幸好旅馆有早餐时间,常有白人女在里面教授防身术:别理那群混蛋,他们就是欺软怕硬,你要学会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住在开罗的日子,比尼泊尔更加悠闲,埃及人是世界上最不着急的人,以至于你去肯德基点一份快餐,都要排队20分钟,才有幸拿到。




尼罗河上的惨案


我常在旅馆看电影,从《尼罗河上的惨案》到《开罗假日》,边看边觉得很有奇幻感,感觉就像真实的IMAX 3D电影。


看完去阳台深懒腰,对面阳台的穆斯林男人羞涩而友好地挥挥手:HI.回报一声招呼,再转向另一个方向,可能就是正在公然换裤子或小便的男人。只好迅速退回去,从房间走到大厅,胖前台照例打着魔兽,抽着万宝路。全埃及的男人都抽万宝路。


我跟他抱怨:为什么开罗的男人这么饥渴?他笑眯眯说:你要不要抽根烟?跟《开罗假日》里女主角的遭遇十分神似。


 




6


起码你只身闯出埃及后,

有种独行天下都不怕的魔力。



在埃及的另一个城市,亚历山大,一个人旅行则充满了惊险。我循着毛姆的脚印,找到他入住过的索菲儿酒店,得悉单人房需160欧元。尽管面朝大海,浴室里摆满欧舒丹,我始终还没阔气到那个份上。只好在旁边找了间50埃镑的房间,从阳台探头望出去,稍稍看到两眼地中海。


海边城市比起开罗来潮湿不少,每天都要下几场雨,男人们也显得更加咸湿。只要走出门,就有人来搭讪:你好可爱,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这次独自旅行的代价是,我的钱包不见了一百美元,碰到的每个人都摊手说:这事可没法解释。
 

很久以后,我经常会想起埃及,并且总想着再去一次,那个混乱得常让人想大叫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很有诱惑力。起码你只身闯出埃及后,有种独行天下都不怕的魔力。


 


|亚历山大


7

给我一只土耳其烤鸡,

我可以整只吞下。



从开罗机场出发,我来到欧洲的一小角,伊斯坦布尔。土耳其是个倒霉的孩子,一心想要加入欧盟,但一直被人家用出身太地下拒绝门外。不过物价已经全面欧化,我第一次发现,自己住不起单人房,动辄七八十欧,给一间小房间,在国内这样的价格几乎可以住到一个四星酒店。


为生计所迫,我不得不又一次睡进多人间。

 

进门一刹那,两个加起来仿佛有五百斤的白人女人正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做按摩。她们来自德国,热情跟她们的体重一样敦厚。随后我就表示,很愿意跟她们一起去吃晚餐。要去一间她们认为最实惠最味美的餐厅,价格绝对便宜,因为她们是穷学生,味道绝对一流,比德国菜好多了。


当时我饥肠辘辘,给我一只土耳其烤鸡,都可以整只吞下。后来我们终于去了那里,我根据她们的至尊推荐,点了一个鸡肉卷,只耗费人民币7元,味道则跟普通快餐店的无异,然而嘴上还是要说:实在太好吃了。


 



那时候我唯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躲过她们,去一家小馆子,好好吃一顿土国炖小牛肉。

 

第二天,我换了一家旅馆,这回换的是日本旅馆,你会惊异爱好整洁的日本人,居然会住在如同老鼠洞一样的地方,她们看上去都是半大孩子,每个人打扮怪异,笑嘻嘻地说着听不懂的英文,旅馆收费最低,但房间最不堪忍睹。


几天来的遭遇无非在证明一句话:


我们承受所有不幸皆因我们无法独处。


 




8

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他才是自由的。



当时我想,旅行到这个时候,差不多就该结束,我已经到了一种困境,既不想一个人,也不想一群人。我像厌恶油烟味一样厌恶群居,又日益觉得自己一个人走在街上像个没有目的的疯子。

 

当你选择一个人旅行时,无非想过一种为所欲为的生活,没有人对你的一举一动发出指导性意见,比如你该几点去,今天该去做点什么,回来是不是需要和别人聊几句。


叔本华说,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热爱独处,那他也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


我想我是一个太热爱自由的怪人。

 
但这个怪人忽然一个人在航班上时,觉得有点无聊透顶,原来真正争取了大量孤独时,人并非觉得高兴得要飞起来,而是有点凄惶,你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丰富,足够不食人间烟火。

 

后来,我跟无数庸俗的人一样,找了一个男朋友,开始了平凡人的正常生活。




写于2012年。



更多情感攻略,请用力戳




毛利


本账号旨在推动人类情感发育运动,目前仅提供中文服务,前生欠你的500次回眸,今天就让我一次又一次来还吧!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六月当然出去嗨第二章:给我一个单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