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中的大理

一个北京朋友,出于躲春寒和躲雾霾的双重需求,前两天出发去了大理,看苍山雪洱海月,琢磨着度一个浪漫主义的春假。没想到今天发来战报,大理空气重度污染,aqi指数直达208。据说从苍山上看洱海,根本是白茫茫一片,犹如东方明珠看外滩,雾里看花花非花。

大理终于沦陷了,从内到外,彻彻底底,像一记重拳,打醒我们这类文艺青年的美梦,从此再没有乌托邦。

要不是四年前去大理住过半年,我一定不会对它这么魂牵梦绕,用文艺的说法,是冥冥中有种指引,呼唤着你去。换成人话:我十分想看看那片曾经热爱过的土地,类似于追踪当年深爱的前男友,如今混成了什么模样。

三月初买机票时发现,现在作为一处热门旅游景区,多的是直飞大理航班,不像原来,从上海出发,必须先飞昆明,再坐四个半小时高速。更背包客的做法是坐昆明开往大理的绿皮火车,咣当咣当一路风尘仆仆奔向彩云之南。

现在站在虹桥机场去大理的登机口,你会发现年轻姑娘穿着最时髦的衣服,纤尘不染,好像大理只是一块巨大的背景板,她正准备从上面轻轻拂过。

大理面目全非,什么都变了。从姑娘到汉子,从客栈到咖啡馆,一切都跟四年前完全不一样。

原来的人民路只有在节假日,才有零星几个游客从上段走下来,他们带着一种参观动物园的敬畏心情,打量着这条街上摇来晃去的嬉皮士,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把头发剃成寸头的女士,还有穿着长袍,坐在马路边抽烟的漂亮姑娘。痛仰乐队是这么唱的:雨绵绵地下过古城,人民路有我的好心情。

现在你在这条街上走过,心情绝对好不起来。随着密密麻麻的游客前行,隔两步一个手工酸奶店,隔五步一个鲜花饼店,隔十步一个号称绝对没有添加剂的私房菜馆。原来那些卖花卖菜的白族老太,现在通通摆摊编起彩辫和花环,原来摇来晃去的文艺青年,一律都在勤勤恳恳摆地摊做生意,顺便跟人勾兑下人生。

这条熙熙攘攘的马路上除了生意还是生意,曾经丑姑娘和漂亮姑娘各有各的风格,现在所有姑娘都戴上了一样的花环,编上一样的彩辫,这种古镇特有审美,一路肆虐过中国西南地区所有古镇,不管去丽江阳朔还是凤凰,你都能见到一摸一样的老奶奶在兜售着一摸一样的花环,编着一摸一样5块钱一条的辫子。四年前我和同伴在路边咖啡馆,看到有位尊贵的小姐踩着高跟鞋,背着名牌包,从人民路小心翼翼夹着包走过,不禁为她惋惜:来大理穿成这样实在太没意思了,名牌包是这个文艺小镇里最没出息的玩意。这地方最在乎的是舒服自在中透出的好看,一切强行拗造出来的造型,都敌不过石板路的摧残。

谁知道四年后整个大理的美女都变得那么雷同,颜值普遍提高,但谁都是精心打造出一个造型后,才舍得出现在任何适于拍照的场景,她们自备自拍神器,戴上鲜花头环,在洱海边一按就是几百张,好像拍出一张最美的照片放在朋友圈才是旅行唯一的见证。

大理不再有让人停留驻足的理由,这里出现的一切都显得太匆匆了,每一家看上去不错的店铺上,都会贴着转让。有天我按着网上指引去找一家五星店铺,在小巷子里摸了半天才发现店里一片狼藉,已经不做了。还有一天又是同样的理由找一家店,久叩门不开,打电话问,老板不好意思地回答:不太想干了。

曾经出现过的炒院子团已经扑去清迈,留下的大理只有价格惊人的当地物价。大概因为忙着赚钱,白族人也没了原来乐呵呵的好心情,云l的当地车横冲直撞,稍不留神司机就伸出头来大骂:找死啊?用的普通话,生怕我听不懂。

所以哪里有什么慢生活,慢节奏,慢心情?就算只是去小馆子吃顿饭,隔壁都有一大桌各色人等,正在热议:到底在大理怎么赚笔钱?神色一如中关村车库咖啡里那些满嘴都是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创业狗,每个人都想着同一件事:如何迅速挣笔钱,然后离开?

有个每年都去大理的朋友说,那里的天空不如四年前那么透亮,虽然还是很蓝,但蓝得有点蒙蒙的,看不太清楚。

如果你今天从北上广直飞大理,抵达时那一大片光秃秃的山头很可能就先让心情下降一格,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以前,大理人管这三月时因为蚕豆收割扬起的土,叫做春灰。现在,每年越来越多的霾正跟人们证明,绝不仅仅是春灰。

越变越繁华的大理,正在变成另一处可以直达的南锣鼓巷或田子坊,情怀和理想都可以按斤售卖,文艺和现实共同转让。

蓝天消失时,我终于没有了再去大理的理由。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和毛利午餐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沦陷中的大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