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埋在心里30年的羞耻感,和孩子聊聊「性」

文 | 黛西 

最近不是特别热吗,队友在家经常光着膀子晃悠。

他张开胳膊想抱饼饼,饼饼每次都斩钉截铁拒绝他。

你光着身子,不可以抱我。

为啥啊?

幼儿园老师说过,如果别人没穿衣服,是不可以抱你的。

我早就发现了,性教育是德国幼儿园的重要课题。

饼饼曾主动告诉我,身体的哪些地方不可以让人摸,有时候我刚起床没穿睡裤,她就把裤子扔给我,让我赶紧穿上,不然就不肯坐我腿上。

相比之下,在性教育方面,我非常“传统”。

每次我给她读科普绘本,遇到性器官的名称,还是觉得好刺眼,难以启齿。

她呢,很早就在幼儿园晨圈学会了生殖器官的德语学名。


1. 做什么事会怀孕?

我们这代人,在孩子面前说起性,直呼生殖器官的名字,大概都会觉得难为情吧。

因为我们自己的性教育就是一片空白,就像让一个从没学过钢琴的人教别人弹琴一样,太为难人了。

我们的父母觉得,讨论性和性器官,是一件特别羞耻的事,没法跟孩子开口,“等长大自己就懂了”。

所以,长大真的自己就懂了吗?

直到上初中,我个头都跟我妈差不多,生理期也来了,还以为亲嘴就可以怀孕。

我知道“怀孕是精子和卵子结合”,但不清楚具体是怎么结合的。

联想到电视里亲吻的画面,爸妈捂上我眼睛的慌张,于是就自己推测出了这么个结论,并深信不疑。

班上同学起哄我和一个男生,一帮人把他推到我跟前,亲了我的嘴一下。

在那之后,我好几次被噩梦吓醒,梦到自己怀孕了。。。

我不敢告诉父母,悄悄跟闺蜜倾诉。

闺蜜说,亲嘴不可能怀孕,你想啊,精子又不是从嘴里吐出来的!

好有道理啊,那你说怎么才会怀孕?

闺蜜闪烁其辞说,哎。。。就。。。就可能是生殖器官连在一块?跟蛾子交尾似的。。。(上小学那会很流行养蚕)

听到“生殖器”三个字,我感觉脸好烫啊,这怎么可能!那多恶心啊!

闺蜜问我,你要不要看一本书,上面就是这么写的。

我拒绝了。

我真的很想看看她说的那本书,想弄明白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想确定那次亲嘴会不会让我怀孕。

但是,这些事让我觉得很罪恶,耻辱,我怕让别人知道我好奇这些,觉得我是个“坏女孩”。


2. 沉默的被性侵者

你可能说,没有接受过性教育,现在不都也过得好好的吗?大家也都结婚生娃了,确实长大后就明白了啊!

明白是明白,过得好好的,那就不一定了。

大数据表明,被性侵的儿童和青少年中,七分之六(85.7%)没有报案,更可悲的是 ,大部分父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性侵过。

鼓足勇气跟你们讲一个事。

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几次被一个高年级男生在楼梯间里摸胸部。

当时的我,隐约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但至于恶劣到什么地步,我也不清楚,更不懂什么叫性骚扰。

我只是感觉很糟,非常耻辱,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也不敢告诉爸妈和老师。

我尽量不单独走在教学楼,直到那个男生毕业,阴影才散去。

你看到什么都是“好好的”,不代表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是受害者选择了沉默。


3. 我的感觉永远正确

经常有人在互夸群讨论,几岁开始可以性启蒙?孩子才3岁,说这些会不会太早了?

性教育不只是孩子长到某个年龄后,一次严肃的谈话,而是从早期就融入到生活点滴中的,自然非正式的教育。

当2岁孩子开始注意到男女身体的差异探索就已经开始了,虽然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表达能力告诉你这些

孩子是天生的学习者,学习的内容也包括研究“两性”。

饼饼就自豪地跟我分享过她的发现,妈妈的胸大,爸爸的胸平,女孩坐着尿尿,男孩站着尿尿。

在这个阶段,先不急着做性安全教育,而是把重点放在“身体教育”上。

德语有句名言叫“我的身体属于我”(Mein Körper gehört mir),有一首同名儿歌,就是为了让孩子对自己的身体有掌控感和积极的感觉:

“我的身体只属于我,你决定你的身体,我决定我的身体!

当别人碰到我,我知道自己的感觉!

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的感觉永远正确!

拒绝可能很难,但是我的感觉告诉我,我不想要这样!  

不要打我也不要踢我,别对我推推搡搡,也别抱我太紧,因为我不喜欢!

我喜欢我的身体,从头到脚!

我尊重自己,我就是自己的天空里那颗闪亮的星星!”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儿歌,都有点热泪盈眶。

我经常说,家长不能越位“代替”孩子去感受,一件事到底构不构成“问题”,取决于孩子的感受是什么。

就像这首歌里唱的,我的身体只属于我。

相关文章 |

之前有人给我留言问,女儿不喜欢柔术老师摸她的耳朵,但老师是真的喜欢小孩,看她可爱忍不住摸一下,纠结要不要教女儿拒绝,其实人家真的没恶意。

要我说,一定拒绝。

你说老师是没恶意,我相信一个母亲的判断,但比恶不恶意更重要的是,孩子的感受。

当别人的举止让你有不好的感觉,你就有权利拒绝,不能因为对方没有恶意,我就应该忍受这种不好的感觉。

不好就是不好,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的感觉永远正确。

教会他们尊重自己身体的感受,相互尊重身体界限,这是性安全教育的前提。


4. 健康的耻辱感

说起生殖器的名称,也是我们这代父母的一道心坎儿。

活了30年,从没大大方方讨论过的东西,一下子让我敞开聊,我也很难开口。

但是,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可没有经历过你那扭扭捏捏的30年,“阴茎”和“阴道”对它们来说,就像“肚脐”和“脚趾”一样,是再正常不过的身体部位名称,也并不会把它们和一些行为联系到一起。

越早告诉孩子正确的生殖器名称,孩子就会越觉得自然。

当然了,孩子也会跟同龄人讨论这些部位,所以他们也需要知道那些“俗称”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都觉得这个称呼很好玩,那就放心笑,别憋着,就用你最自然的状态,跟孩子讨论这些。

如果实在实在说不出学名,也可以称它为“私密部位”,但不要用“那个地方”、“下面那里”这类含含糊糊的词敷衍。

跟孩子自然大方地讨论性器官,同时告诉他们“性器官是私密部位”,这两点并不矛盾。

性器官是私密部位,这句话的意思是,未经允许,别人没有权利看和碰,这是一种“健康的耻辱感”,可以保护孩子的身体。

如果孩子表达了意愿,上厕所的时候不想旁边有家人陪着,那就严格遵照他们的意思,从厕所出去。

如果有人试图碰这些部位,你有权利大声拒绝,并第一时间向父母或其它看护人寻求帮助。

这也是为什么要在“性”上跟孩子保持自然沟通,你要让孩子觉得,性器官是可以与父母讨论的东西,不用藏着掖着。

这点真的太重要了,多少被性侵和性骚扰的孩子,就是因为父母平时谈及性器官敷衍,含糊,闪烁其辞,让孩子觉得这是一个不能聊的话题,以至于被侵犯后,都羞于向父母开口求助。


5. 我是从哪来的?

我估计这届父母的素质,已经不会再说“垃圾箱里捡来的”,“充话费送来的”这种话了。

但是,也不能矫枉过正,给三四岁的孩子生动描述性交过程,又信息量过载了,也不合适。

怎么解释,点到哪里为止,取决于孩子的年龄,以及ta已经知道了什么。

两三岁的孩子,回答“你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就可以让他们非常满足。

到了三四岁,他们又会好奇,我一开始是怎么跑到妈妈肚子里的呢?

不需要太多关于行为的解释,这个年龄的孩子,其实并不想了解整个技术流程是什么样的,他们只是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比如你可以回答,“爸爸妈妈非常爱对方,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拥抱在一起,就有了你”。

或者更进一步,“爸爸妈妈很相爱,当爸爸的精子和妈妈的卵子在妈妈的子宫里融合在一起,就有了你”。

到了五六岁或更大,他们就会再深入思考一步,终极问题来了,爸爸的精子是怎么进到妈妈肚子里的?

经过之前几年的关于生理和性器官的讨论,读关于身体奥秘的科普书,这个时期的孩子对两性身体差异已经相当了解

这时候你就可以回答,“爸爸妈妈很相爱,独自在一起的时候,爸爸的阴茎放进妈妈的阴道里,这样就有可能生出一个小婴儿,就是你啦。”

当然了,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在给出答案之前,你可以先问问他们,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们很可能已经在同伴那里知道了更多事,或者已经有了自己的推测。

跟他们交换意见的过程,不只是为了得到一个答案,关键是在传达你的态度:讨论“性”并不羞耻,你的困惑和困扰,都可以跟父母敞开了聊。


6. 突如其来的结尾

讨论身体界限,讨论性器官,讨论“我从哪里来”,态度上都应该把握四个字:诚实,自然。

当孩子问起这些,其实就像问你“云彩是从哪里来”一样,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问题,正面、清晰、简洁地回答,不绕弯子,少用含糊的比喻,否则孩子只会更加云里雾里。

性的话题不是禁忌,性教育也并不敏感,放下深埋在心中30年的羞耻感,换来孩子对自己身体的保护意识,这是很值的一件事。

黛西@法兰克福

 黛西近期文章

黛西专辑精选

01     02 

    04 

05     06 

07     08 

09    10  


点“在看”给黛西送小花!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放下埋在心里30年的羞耻感,和孩子聊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