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幼儿园目睹蹊跷的一幕,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文 | 黛西

1. 一个举止蹊跷的男
前几天,我照旧抢在2点59分59秒去接娃,当时花园里娃不多了,饼饼在筐里找她的垃圾手工。
就在这时,班里一个5岁多的男孩朝我们走来。
在我犀利的目光注视下,他抬手就摸饼饼的脸,摸完左边摸右边,一直摸一直摸一直摸。。。
他的动作那么连贯,娴熟不假思索,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把我当空气!
啊,我认出那个男孩了。
他就是饼饼之前提过的一个她不喜欢的孩子,每次跟我细数班里的好朋友,她都要特别强调一句,他不是我的朋友。
我悄悄观察饼饼,面无表情,不表态,不说话,不反抗,半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在筐里翻她的东西,好像摸的不是她的脸一样。
我看呆了。
从没见过这么蹊跷的举止,没头没尾上来就摸人脸,而且摸起来没完没了,旁边站个大人都不怯场
更让我觉得蹊跷的是,饼饼是幼儿园老司机了,一般情况下,如果别人对她做了不喜欢的事,她都会大喊stop,呵退对方。
但是这一次,她被不喜欢的孩子反复摸脸,竟然就这么由着他。

2. 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努力克制着中年母亲的玻璃心,我带饼饼从幼儿园出来。
我问她,刚才他那样摸你的脸,你有觉得不喜欢吗?
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为啥没有大声对他说stop?
我大声说过,可是他不听!
原来是这样啊(果然是惯犯)。。。那如果别人对你做了你不喜欢的事,你说stop也不听,你还有别的招吗?
饼饼突然不说话了,好像要好好思考下这道超纲题。
我忍不住提醒她,你可以说完stop就转身走开,这样他就摸不到了是不是?或者你可以去找老师。。。
饼饼打断我说,或者我也可以去找J啊!老师不在班里的时候,我就去坐到J旁边,他就不会来摸我了!(J是她的好朋友,高大的5岁男孩,在幼儿园经常照顾她)
是啊是啊,我怎么没想到J,如果J知道你不喜欢被摸脸,一定也会护着你的!
不等我继续打听那个男孩,饼饼就拉着我玩别的了。
她好像并没有像我一样介意这件事。
晚上我就想,饼饼从15月龄上幼儿园,早就学会了那套自我防卫的话,stop,你不可以这样做,我不喜欢你这样。
我之前以为,这些万能金句足够她应付幼儿园的那点破事了,但我从来没有设想过一个场景:如果这一套失灵了,她该怎么办?
据我猜测,她一直在“被摸脸—阻止—对方不听—被摸脸—阻止—对方不听—被摸脸—阻止—对方不听”中循环,最后选择了妥协。
她表面上没有抗议,其实是屡次抗议无果,败给了生活。
当我看到她被摸脸的时候,心里极度不适,尤其是细品那个动作,如果戴上成年人的滤镜看,甚至有点轻佻。
但是,我还是决定先不跟老师说,也没有找那个男孩家长,尽管我经常在幼儿园门口撞见他爸爸。
这几年,我一直在努力纠正自己的一个育儿心态,就是当一些“不好”的事发生了,到底是家长不舒服,还是孩子不舒服。
或者说,孩子不舒服的程度,真的有家长想象的那么严重吗?
常见的情况是,孩子确实觉得不舒服,但不舒服的程度可能只有3分,只是当下觉得不开心,并没有造成长期困扰。
但是,家长的滤镜一戴上,不舒服程度马上就变成了8,觉得这件事不得了,一定要替孩子出口气。
如果往后退一步,从“家长”的角色中种抽身而出,站在远处观察这件事呢?
我发现,饼饼虽然不喜欢被那个男孩摸脸,但是目前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困扰,她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去幼儿园,如果我不提,她根本想不起这茬事。
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不插手,交给她自己处理。

3. 事态升级了

接下来几天,我跟踪采访了饼饼。

那个男孩有没有再摸你的脸?

有!

那你有没有用咱们说的那些办法呢?

有的,我就去找老师了。

老师说那个男孩了吗?

说了,但是他不听!

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找J玩了。

再然后呢?

他就不摸我了。

嗯,那太好了。。。

可是过一会他又过来摸我的脸!

。。。。。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我的重视,我觉得饼饼也变得更介意这件事了。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饼饼突然说不想去幼儿园,我问她原因,她说,我不想那个男孩摸我脸。
这一次,我决定去找老师聊聊。
老师告诉我,那个男孩的行为确实有点特别,他刚来幼儿园的时候,还会推人和打人。
幼儿园里当然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经过引导教育,他不打人了,改成摸人脸。
不止是饼饼,班里好几个娃都被他摸过脸,只是饼饼被摸脸的频率最高。
至于为什么,老师也说不清楚,只能猜测他可能觉得饼饼可爱,想表示友好,或者因为饼饼是目前班里最小的娃,比较容易下手。。。
尽管老师也承认这不是一个很“正常”的动作,但由于他摸得很轻很轻,并不会弄疼对方,而且大部分孩子没有太大反应,所以老师就默认许可了这个行为,把它视为一个特别的肢体接触方式,就像其他孩子“正常”表示友好的方式是拉手和拥抱一样,他是摸脸。
但是,老师跟我表示,之前没插手干涉,是因为一没有造成伤害,二被摸的孩子不那么介意,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这件事给饼饼造成了困扰,让她对幼儿园排斥了,那就不能不管了。
我没有具体问怎么管,但我相信老师会处理好,就离开幼儿园,去呼吸自由空气了。


4. 老师出手了

那天晚上,我又找时机采访饼饼。

他今天有没有再摸你的脸?

有!早上一去就摸了!

啊。。。?老师没有说他吗?

说了。

他这次听了吗?

没有!

啊。。。?然后呢?

然后老师就把他拉到教室另外一去边了。

(说话挤牙膏太折磨人。。。)

后来呢?他有再摸你脸吗?

没有了。

我心里清楚,老师的这个反应是非常“高级别”的重视。

之前我在幼儿园卧底就发现,老师对孩子的不当行为和处理方式,都是划分等级的。
一般抢玩具和闹小矛盾,先给孩子自己解决的机会,如果解决不了,再拉两个孩子一起复盘,尽量让他们自己找到一个和解的办法。
如果是比较恶劣的行为,比如故意推倒别人,用脚踢别人的身体,用力拽别人的头发,老师会在口头阻止的同时,把“肇事者”拉到教室的另一边。
注意啊,只是拉到一边,并不是让他面壁反思,也不是拉一边去数落他,而且他可以随时回到其他孩子中间。
这是一个非常坚定的肢体信号,比任何口头阻止都更强大,更有冲击力。
被拉到一边的孩子并没有被“惩罚”,但就是这几秒钟的“隔离”,明确地表示这种行为是不被这个小集体接受的。
连续几天,我再问饼饼,她都说没有再被摸脸了。
后来我听代班老师说,那个男孩摸饼饼脸的事,已经被写在了老师休息室的小黑板上(仅老师可以看),这样一来,就算代班老师替班,也知道这是个需要禁止的行为。

5. 突如其来的结尾
事到如今,这事就算解决了,起码现阶段不再困扰饼饼了。
我又给饼饼的心理巩固了一层城墙,告诉她,就算老师不在班里,你也不用担心,因为我已经告诉你的好朋友J,他现在也知道你不喜欢被摸脸,如果这件事再发生,你阻止了他不听,J也会保护你。
饼饼对幼儿园没阴影了,又开开心心去了,我松了一口气。
你可能说,害,真是的,你早让老师管管啊,我饼也不用被熊孩子摸那么多次脸了。
当问题出现了,直接让老师管管,或者大人直接出面,看似是最高效的方法,但实际上剥夺了孩子学习解决问题的一次机会。
当这件事变得对孩子来说棘手,并且造成困扰了,那就不一样了。
我会坚定地替她出头,用语言和行动告诉她,你不是一个人,我会挺你,老师会帮你,你的朋友会罩着你。
而且啊,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只是看到饼饼被摸脸却没反应,只是我觉得那个男孩的行为令我不爽,让老师管一管,老师一定不会用这么“郑重”的方式处理。
大人不舒服是大人的事,孩子是独立的个体,家长不能代替孩子表达感受。
只有当不舒服的人是孩子,这才能真正构成一个“问题”。
你目睹过孩子们的什么矛盾或者迷惑行为,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来留言板聊个五毛钱的吧!

黛西@法兰克福

黛西近期文章

黛西专辑精选

01     02 

    04 

05     07 

07    08 

09    10 

11     12 

点“在看”,给黛西送小花!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在幼儿园目睹蹊跷的一幕,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