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尽头是铁岭,焦虑的终点是德国儿医

文 | 黛西 
江湖传说,德国儿医的两大职责:打疫苗,终结焦虑。

江湖果然诚不我欺。


1. 处方:多喝水,不喝就吃冰激淋
饼饼1岁那年冬天中招了甲流。
当然了,甲流不是医生诊断的,而是我自己根据症状猜测的,这届父母都是华佗转世。
我清楚记得那是一个周六,天气很好,她从外面挖沙回来,突发高烧,直奔40度+,不吃不喝,趴在我身上大口喘气。
德国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发烧先在家观察2-3天。
如果观察期没过,儿医通常只会给听听肺看看耳朵喉咙,这三个地方没问题,就会被赶回家喝水观察。
观察到第二天早上,我观察不下去了,要是再继续观察,她没事我也该出事了。
那天是周日,儿医诊所不开门,我们去医院看了急诊。(在德国生小病不去医院,去医院就是看急诊)
查血结果出来了,不是细菌感染。
医生在纸上写下处方:多喝水,塞退烧栓。

嗯,这些我都知道… … 所以到底是啥病呢?

不知道,某种病毒。

可能是流感吗?

不知道,也不重要。

她不喝水啊,怎么办呢?

想办法。

所有办法都试过了!

试过给她吃冰激淋吗?

没有。。。

医生在处方上补充:吃冰激淋。

从医院回来,我当时发了个朋友圈,恨自己当年选错了专业,学啥金融啊,应该学临床!学儿科!
两年过去了,我慢慢懂了德国医生的“佛”。
大多数发烧是病毒感染,本来就只能靠免疫系统扛,而候诊室=病毒窝,经常旧病没看出啥名堂,又传染了新病回来——“自己观察”有了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不查病毒?
因为查也是查了个寂寞,反正啥病毒都是回家喝水,人生苦短,难得糊涂,活那么明白何苦呢,太累。


2. 没有“应该会”的年龄
饼饼是个神童。
大运动神慢的儿童。
3月龄抬头,6月龄翻身,10月龄自己坐,一直爬到1岁半才会扶站,2岁才差不多走稳,现在3岁半了,跑的姿势依然不协调,一跑快就摔倒,立定跳远最好成绩是10厘米。。。

▼ 1岁半时候,打一套打拳可以勉强站几秒… …

尽管每次摔的原因都不同,我也心里犯嘀咕,不会是哪根骨头没发育好吧?不会是哪根神经没搭好吧?
我们带她看过四次儿医,拿到的处方都是四个字:再观察下。
相关文 | 
这件事最近有了新进展,饼饼上次体检的时候,宇宙佛系德国儿医都崩不住了,见过大运动慢的,没见过这么慢的!
我们被转到骨科,前几天做了全面检查。
说是“全面”,其实就是掰掰腿做做操,从前后看看她跑的姿势,比比两条腿是不是一般长,连仪器都没用到。
骨科医生说,嗯,没毛病,不用担心哈,多带孩子在户外运动,让孩子自由成长吧!
可是。。。。她已经3岁半了,您见的孩子多,一般来说,最晚几岁应该会跑稳呢?
没有“应该会”的年龄,她是个人,任何可能性都有。
我还是不甘心,4岁?4岁半?还是5岁?
医生摇头露出姨母微笑,不要给孩子限定时间,平均值对独立个体来说意义不大,让孩子按照自己的节奏成长吧!
我松了口气,有点感动。
看完骨科后的这几天,饼饼的大运动当然还是原地踏步,但是医生的话给我吃了颗定心丸。
放平心态后再看她的跑姿,好像也没有我之前想得那么奇怪了。
敢情一直都是戴着滤镜看她呢。
“没有应该会的年龄,让孩子按照自己的节奏成长吧”,医生的这两句话,让我想起网络上流行的小诗:
纽约时间比加州时间早三个小时,
但是加州时间并没有变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展时区,
生命就是等待正确的行动时机。


3. “孩子没问题,你心理有问题”
饼饼小月龄时湿疹很厉害,见过的都说惨。
读过大量学术paper后,我觉得整个医学界都欠我一个道歉。
湿疹无法治疗,只能护理,道理我都懂,但是看到她身上跟地图似的,下巴急性湿疹流水流血,我还是管不住犯贱的腿,一趟趟往儿医诊所跑。
当我第五次站在候诊室门口,德国儿医认真地对我说:你娃的湿疹没问题,你有问题。
这句话伤害性不强,但侮辱性极大,我当不服了,该做的我都做了,我还能怎样?我有什么问题?
你的心理出了问题,你需要看心理医生。
我当时就觉得,这里的医患关系还是太和谐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没事再去闯门诊看湿疹。
我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把护理湿疹当成生活的一部分,复发就复发吧,我开心也是复发,难受也是复发,还不如开心着看它复发。
自从我跳出为湿疹焦虑的怪圈,饼饼的湿疹在好转,复发周期缩短,直到自愈再也没复发。
当然了,前后发生的事不一定有因果关系,我的心态好转和她的湿疹好转之间,可能没有丝毫关系。
但是,养娃后我深刻体会到一个道理,妈妈好了,孩子才能好。
从这个角度看,德国儿医的话确实对娃的湿疹间接起到了“治疗”作用。


4. 德国儿医“佛系”的真相
网上流传着不少被德国医生“坑”的真人真事。
故事通常从一个常见的症状开始,比如腰酸背痛。
故事的主人去看医生,医生稍微检查了下说,害,现代人哪有不腰酸背痛的?你是不是坐办公室?我就知道!我给你开一副健美操,你回家跟着做!
毫无疑问,绝大多数人因此受益了。
但也不排除有那么0.01%的人,表面症状是腰酸背痛,实际上是患了某种罕见疾病,就这么被“耽误”了。
于是这部分人怒了,骂德国医生不负责,我早就去看了,是医生没检查出来!!!
我猜他们的意思是,我都腰酸背痛了,医生难道不应该给我拍个CT做个核磁共振吗?
那些“被德国医生坑的二三事”经过文学渲染后,让不明真相的中国网友以为德国医生又佛又庸,像个笑话般的存在。
杨笠说,有些声音可能比较大,但未必代表人很多。
我给这种现象起了个很牛掰的名字,叫做“反向幸存者偏差”。
“幸存者偏差”说的是,美好的故事结局都是“幸存者”书写的,因为那些“遇难者”没法为自己发声,他们的存在被忽略了。
“反向幸存者偏差”正好反转过来,被大众津津乐道的“实惨故事”,都是那极少部分人的个案,而其余99.9%的大多数(比如受益于德国医生“佛系”的人)并没有精彩的故事可讲,于是他们的存在被忽略了。
他们也不会去网上替德国医生说话,因为他们仔细想了想,发烧是自己扛过去的,腰酸背痛是做操做好的,医生好像啥也没做啊!
德国医生看上去是“佛系”了点,真相是为了避免过度医疗。
避免为了治疗而治疗,避免超过疾病实际需求的治疗,避免不能提供价值的检查和治疗,避免开一堆“无功无过”的药物,避免医疗资源白白损耗。
跟德国儿医相处的三年里,我深刻体会到,发现“没问题”也是本事,告知“没问题”也叫负责,“无为”也是一种作为。
黛西@德国



黛西的小纸条

姐妹们,之前承诺3月底的“开车专场”(请文明联想),硬是被我拖到了31号(也就是明天),但怎么说也还在3月里,恪守了承诺。。。
明天开团的是瑞士m-cro滑板车,以及德国Puky平衡车返团,给娃买车少即是多,这两个车是我家最值回票价的,明天详细聊!
(没戴头盔,反面教材)
明天还有一套同样被我拖延的好书,令人上头的德国特产绘本Wimmelbuch《日与夜》。
公号老姐妹一定知道Wimmelbuch,通常被翻译得很俗(比如“智力开发书”或“专注力训练书”),这些翻译都不准确,没有灵魂,具体为什么上头,明天听我聊。
《日与夜》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为什么说是“被我拖延”的好书,明天揭晓答案。
黛西

近期文章精选

黛西专辑精选

(点词卡查看)

01     02 

    

05     06 

07     08 

09    10 适应期

11    12 

13     14 

15     16 

“在看”转发和点赞,你是我的加油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宇宙的尽头是铁岭,焦虑的终点是德国儿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