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我给女儿泼了一盆冷水

文 | 黛西 

人这一生,多少都会对未来有一些迷茫:

长大后上清华还是北大?
暴富后要不要借给朋友钱?
如果吴彦祖爱上我,要不要跟男友分手?
股票已经赚了200%,是持有还是平仓?
孩子长这么好看,以后追的人太多咋办?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灵魂深处的安宁,让大部分困扰都渐渐我们远去。
唯有“孩子太好看”这件事,仍然如一块心病,如影随形。。。


1


饼饼3岁多,承蒙亲戚朋友的客气,她对自己的长相非常自信,确切地说,自信过头了。
有一次,队友对她说,饼饼你好可爱啊!
她立刻跳起来,我不是可爱,我是漂亮!
漂亮和可爱不冲突啊,你既可爱,又漂亮!
不!只是漂亮!只是漂亮!

你可能会说,对外貌有自信好啊,女孩就应该这样,你看现在很多姑娘明明长得不错,但还是自卑,容貌焦虑都成现代人流行病了。
我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也经历了对外貌蜜汁自信——渐渐失去自信——感到自卑焦虑——因某个契机恢复自信。
自卑的那几年,我在一些事上变得畏手畏脚,对今天的体态还有影响,而现在女儿站在我面前,对外貌蜜汁自信的样子,像极了30年前的我。

2


小时候,我总被大人夸长得漂亮。
那时候我对“漂亮”的感知很模糊,不清楚他们说的“漂亮”指什么,现在我破案了,大人们就是跟我妈客气。
菜市场遇见了,看到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小姑娘,总得说几句好听话吧,夸女孩漂亮,总不会出错的。
后来上学了,大人的标准突变,成绩好,遮九丑,没人再夸长相了,这时候我的审美观开始形成,心里对“漂亮”有了定义和标准,羡慕那个被人喊“班花”的女生。
我皮肤比较黑,留短发,脸上容易出油,我妈也不太会打扮我,班里有小男生大笑着喊“女大十八变,越变越难看”,我觉得他们说的就是我。
我开始对自己的外貌感到不自信,想起小时候人见人夸的经历,心理落差更大了。
这种容貌焦虑在初中达到巅峰,我赌五毛钱,你根本想不到我焦虑的是什么。
我焦虑自己个子太高,胸部发育得太好。
这话现在说是凡尔赛,但对一个90年代二线城市的女中学生来说,这些并不值得骄傲,我看上去太“不同”了。
为了降低身高,显得胸部不那么伟岸,我只穿宽松上衣,走路特意含胸,体态从那时候开始变得难看。
我的鼻梁比一般人宽,这也成了我自卑的点,我没事就捏啊捏,希望把鼻子捏小一点,捏出了一鼻尖的痘。
我自卑的地方远不止这些,有一次学校组织打预防针,我刚撸肩膀露出上臂,后面一个男生就大呼小叫,你的胳膊竟然比我还粗!!!
十几岁的小男生,都不怎么擅长嘴下留情,偏偏那又是特别在乎“同伴怎么说”的年纪。
我不再穿无袖上衣,害怕露上臂,裙子也不好意思穿,济南的夏天烤得不行,我捂着不透气的长裤校服,骗我妈说,我就是怕冷不怕热的体质。
整个初中,我印象里只穿过一条白色过膝裙,我爸带我去买的,裙带是两根绕在一起的细麻绳,绳子一端有片白色树叶形状的装饰。
第一次穿裙子去学校,我特别紧张,觉得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的腿看,担心被人笑腿粗。

3


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你我都深有体会,一边骂着不公平,一边又想从中获得红利。

你让孩子学舞蹈,保持体态良好,你把孩子打扮得靓丽光鲜,穿符合大众审美的衣装,你支持女孩学化妆,学表情管理,看时尚杂志… ..
然后呢?做到这些是不就万无一失了
孩子的世界,尤其少年的世界,比你想象中更“野蛮”,他们在外貌上跟同伴的一丝“不同”,也可能被同龄人无限放大。
有的孩子可以消化掉这些心理负担,有的孩子会把外部否定“内化”为自我否定。
我就是一个“内化成功”的案例,尽管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笑话我的点根本不成立,但那时的我还是白白自卑了三年,并坚信那些就是缺点。
有人出主意说,趁早给孩子洗脑,告诉孩子你本来就很好看,如果有人笑你难看,只能说明他们眼光不行,那是别人的问题,不是你的。
朋友,你觉得孩子会信你吗?
几岁的孩子可能会信,十几岁的孩子就没这么好糊弄了,不是什么心结都能用一句“那是别人的问题”解开。
当社会属性占上风,你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懂”,他们对同伴评价的在乎程度,远远超过你怎么说。
你给他买了条裤子,你说好看白搭,关键是同学怎么说,闺蜜怎么说,小男友怎么说,你越说好看,他们越怀疑,因为他们真心觉得你的眼光很土。
趁这天还没来的时候,趁孩子的生存环境还没那么野蛮的时候,在饼饼陶醉地说“我就是漂亮”,我露出姨母微笑,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你觉得自己漂亮,其实漂亮的人有很多,漂亮也不是一件特别厉害的事儿。
你知道你最厉害的地方是什么吗?独一无二。
你的眼睛鼻子嘴巴头发和所有人都不同,你的样子是全世界唯一的,我觉得这真挺值得骄傲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队友特别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她才3岁,你确定她听得懂这些大道理?
我压根没想让她懂什么道理,我只是想传达一个信息:你可以很不同。


4


我上初中的时候,女生的发型都被写进了校规,上衣颜色潮了一点,牛仔裤的腿宽了一点,凉鞋的底稍微厚了一点,都算“奇装异服”,男生就更不用说了,要是谁胆敢不推个圆寸,感觉他明天就会去犯罪。
这就是80后成长的时代,带着典型的“集体主义”烙印。
你要合群,要团结,要中规中矩,你不能出头,因为枪打出头鸟 ,你不能搞特殊,因为你要融入集体,你的样子要符合大众期待,否则就是出洋相。
有次我心血来潮,理了个超短的圆寸头,觉得这样超酷,而且很凉快。
第二天一早,我被班主任喊去办公室数落了一顿,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搞特殊?下周不要在升旗仪式上演讲了,这样上去给班级丢脸。
我趴在桌上哭,好朋友围过来安慰我,没关系,头发很快就会长回来的。
我听了并不觉得好受,但又不清楚自己到底在难受什么,我其实也不那么在意能不能在升旗仪式上演讲。
30岁+的我,突然懂了那种难受。
如果穿越到那年,回到那间教室,我会拍拍趴在桌上我说:
你做的没错,你不用活在别人的期待里,成为你想成为的样子,你就是独一无二。
黛西@法兰克福

近期文章精选


黛西专辑精选

(点词卡查看)

01     02 

    

05     06 

07     08 

09    10 适应期

11    12 

13     14 

15     16 

点点“在看”,你最好看!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我给女儿泼了一盆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