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德国儿童音乐会上打酱油,居然被一句话撩到了


文 | 黛西 

1


去年年初,疫情还没来,世界还很好,有次周末实在无聊,我带饼饼去听了场儿童音乐会。

我主要看上了音乐会的时长,2点到5点半,整个下午就这么磨过去了,免得在家大眼瞪小眼,两相生厌。
到了才知道,说是“音乐会”,其实真正意义上的“会”只有15分钟。
也难怪啊,都是1-5岁的小娃娃,怎么可能让人家坐那听一下午。

▼ 没见过世面的娃东张西望中

大厅的15分钟演奏结束,全体开始自由活动。
两层楼十几个小房间,分别有不同的音乐主题,小型音乐剧,探索乐器,DIY乐器手工等等,想去哪里都行。
放羊——典型的德式养娃作风。
饼饼全程的关注点,都在大厅角落的那个爆米花机上,我为了值回门票钱,拉着她把适龄的房间都打了一遍酱油。
两小时里,我们听了三场小型音乐剧,做了乐器手工,在一个全是打击乐器的房间里摧残耳朵… …
以上都不是重点。
在这期间,饼饼吃掉了两袋爆米花,一根烤肠,一份土豆沙拉,一杯色素香精冲的饮料… … 
这也不是重点。
最后半小时,我们进了一个乐器探索房间,里面摆了一圈各式各样的鼓。
重点来了。

2


这个房间很不一样,不是那种放羊的模式,里面坐着一位“老师”(暂且这么叫)有点要上音乐课的架势。

我们进去时,房间还很空,我看到那些高高矮矮的鼓,已经开始耳鸣了。
可我又不好意思走,老师热情地喊我,让孩子选个喜欢的鼓吧!
饼饼选了一个带蕾丝边儿的,跟她差不多高。
过了一会,家长们陆续带着娃们入场,所有的鼓都被娃们认领了。
“音乐课”(暂且这么叫)开始了。
老师放了个节奏感很强的音乐,演示拍了几种鼓点。
我这种24k纯音痴,只记得有懂大懂大,懂懂大大,懂大大懂大。
接着,她放了音乐,请孩子们轮流跟拍相同的鼓点。
开始拍之前,老师强调了下秩序,轮到谁就是谁拍,不抢先也不拖后,如果轮到你,你不想拍,就大声喊pass。
第一轮,一半的孩子喊了pass。
这么几分钟,就能看出来孩子们迥异的性格,有的孩子迫不及待,有些孩子明显还没进入状态。
饼饼这种极度慢热的内向娃,当然是背对着全体,脸埋在我肩膀上,一声不吭。
我急中生智大喊,pass!
大家笑了,鼓点继续往下走。
第二轮,换了个鼓点拍,音乐更欢快了些,之前好几个喊pass的孩子也加入了。
饼饼轻轻地在鼓上拍了一下,估计除了我没人听到。
老师浮夸地称赞她,太棒了!
她迅速扑到我身上,背对着全体扮鸵鸟。
经过这两轮的热场,到了第三轮,除了一个男孩坚定地大喊pass,其他孩子都参与进去了。
饼饼也嗨了,进入半癫狂状态,无法控制自己的爪子,还去招惹别人的鼓。


3


当那个老师说,“不想拍就大声喊pass”,我就顿时觉得被撩到了,她是个育儿大V没跑了。
先插播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
女巫问那个娶了她的男人,我在一天里,一半是丑陋的女巫,一半是倾城的美女,你想我白天变美女还是晚上变美女?
男人说,你自己决定吧,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主宰自己的命运。
女巫热泪盈眶,我选择白天夜晚都是美丽的女人,因为我爱你!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男人只存在于传说里。
不小心说出了真相,重来。
我想借此说的是,主宰自己的命运,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的权利,不仅是女人想要的,也是孩子向往的。
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第一轮喊pass的孩子,多是比较谨慎和安静的,但在第二轮和第三轮,他们的兴致都被其他孩子调动起来了。
而第二轮有几个喊pass的孩子其实非常活跃,第一轮就迫不及待参与了拍鼓,但第二轮他们选择不拍,喊pass,其实只是想享受“可以选择”的权利。
让孩子自己选择拍鼓或喊pass,不仅是给慢热的孩子留足时间,也是让所有孩子体会力量感和自主权。
他们会觉得,虽然我是被爸爸妈妈“带”到这堂敲鼓课上的,但它是“属于我”的,这是我的事,我说了算。
一旦孩子有了这种”地主“的感觉,做的是自己选择的事,ta就大概率不会排斥,甚至不排除因此喜欢上这件事。
“兴趣班”和“兴趣”之间隔着的东西,就是主导权握在谁手里。


4


回国,我带饼饼在早教班上打了几次酱油。

孩子和家长围成圈,先是跟着音乐一起做拍手,然后轮流一圈做个什么动作。
饼饼不愿意做,爬到我身上,早教老师和其他热心家长出于好心,对她火力全开进行鼓励动员。
全场人的目光嗖嗖嗖射向我们,但饼饼不为所动,卷在我身上。
旁边一位家长说,你家孩子有点胆小,多来几次就好了,练练胆子。
我当时就有一个没好意思说出来的感叹:早教班不等于早教。
我没说不应该鼓励,也不是要diss早教老师,毕竟哪个家长不希望自己娃开开心心加入大家的活动。
鼓励也得有个度,超负荷的鼓励等于压力,违背了早教的初衷。
孩子本来性格就很不同,有些孩子慢热,新的环境会让ta们无所适从,花很长时间才能feel free;
有些孩子就是偏偏今天不在状态,没睡好,或者玩累了,嗨不起来,你自己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一屋子人在KTV飙歌,你只想找个角落喝点东西。
如果这时候有个人一直撩你,来啊!你不是麦霸嘛!你被推到全场焦点上,唱了那首你特别拿手的歌,你真的像看上去那么开心吗?
如果不是,那么孩子在类似的情况下也不开心。

5


每次我们想引导孩子做些什么,“成功”与“不成功”的判断标准,就是孩子最后有没有按照我们预想的来。

如果他们不按套路出牌,不吃我们给他们准备的鸡饲料,不在兴趣班上产生兴趣,我们就觉得引导就是“失败”的。
我自己也是这样的,如果饼饼在一件事上经过我的引导,达到了我的预期我就觉得引导很成功,跑来公号分享下经验。
这种判断标准,折射的是成年人对“成功”的理解。
我们一说起成功,一定是做“成”了什么事,一提起“事业有成”,一定意味着地位和多金,成功是成功之母,没人会从内心觉得赔钱的老板是“成功”的。
这种成王败寇式的“成功”,在孩子的世界里格格不入。
那个拍鼓老师的引导成功吗?
她好像根本没有引导,想拍就拍,不拍就pass,但最后孩子们都玩得都很尽兴。
那个三轮都没拍鼓的孩子来说,这是一节“成功的音乐课”吗?
我认为是的。
我看到他眼里有光,那是他心中的火苗被点燃发出的光,这比学会了几个鼓点,知道每个鼓叫什么名字,意义更深更远。
黛西@法兰克福

黛西推荐,明晚截团!


近期精选文章

黛西专辑精选

(点词卡查看)

01     02 

    

05     06 

07     08 

09    10 适应期

11    12 

13     14 

15     16 

加星标啊姐妹,这样就不会错过一个亿了


你点亮的小花,是我的加油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我在德国儿童音乐会上打酱油,居然被一句话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