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级魔咒”的解药,谁会想到是在3岁

文 | 黛西 

1


前段时间,我们搬砖群一位经验丰富的二胎妈妈,提到了著名“三年级现象”。

你应该听说过这个词,它有个让人更焦虑的别称——三年级魔咒。
意思是,一二年级的孩子成绩都差不多,人人都98分100分地考着,但一到三年级,跟中了魔咒一般,措手不及就分化了,有的孩子游刃有余,有的孩子越努力越辛酸。
很多人分析原因说,一二年级学得浅,随便背一背,超前学一学,就能考个不错的分数,到了三年级,学得东西深了,死记硬背不总是好使了,抢跑的“老本”吃完了,只能靠实力拿高分了。
所以结论是,一二年级拉不开差距,不是因为没差距,只是差距没从成绩上反应出来,三年级后的分化,才是合理的,反应的是真实水平。
这个说法有道理,但我认为没说到根源上。
想象你的孩子真的在三年级“被魔咒”了,老师跟你都会聊些啥?
他是不是学习方法有问题?
他是不是错题没认真订正?
他是不是没预习,跟不上老师进度?
他是不是有心事?家长有没有老吵架?
但如果老师说,三年级的问题,可能在3岁就埋下了,只是现在才显露出来,你肯定觉得这老师有毛病。
就事论事,有病治病,孩子上课走神,你跟我翻什么6年前的旧账?


2


不得不说,3岁是个微妙的年龄。

一两岁的娃,人人都在傻玩,吃饱睡好,万事大吉。
一过3岁,孩子突然就有“任务”要完成了。
很现实的一个事,大多数网课都是3岁开始的。
之前信誓旦旦绝不鸡的家长,看到身边的家长都在鸡,十人里有八人报网课,还有两人在试听,自己很难不为所动。
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一两岁娃看着都差不多,就像一二年级一样看不出差距,但过了3岁,肉眼可见的“差距”马上显出来了,有的孩子识字几百,有的孩子文盲一个(比如饼饼)。
太刺激了。
人只要一被刺激,就容易追逐近利,重要的是“赶上进度”,不能看上去太落后。
谁都知道质重于量,谁都知道兴趣的重要,为什么一鸡起娃,眼里就只剩下“量”“进度”
因为“量”可以衡量,“进度”可以比较,而“质”这个东西是门玄学,你说你高质量,拿什么证明?“兴趣”听上去就更矫情了,有几个孩子爱好学习?
于是,“刷”的心态开始低龄化。
我们以前中学才刷题,现在给娃启蒙英文,读分级也都用“刷”的,而且要“速刷”。
左耳进右耳出也叫“刷”,前面说后面忘也叫“刷”,但这不重要,你看大家津津乐道的,永远是你们牛津树刷到几级了,没人关心你读得“质量”如何,孩子有没有兴趣。
我就不用马拉松来比喻人一生的学习了,毕竟我自己都不知道跑马拉松是种什么体验。
但我们都知道,凡是长跑,靠的肯定不是抢跑几步,也不是一鼓作气的冲刺。
它考验的是身体素质,耐力,呼吸摆臂技巧,这类需要通过长期大量练习才能获得的“慢功夫”。
没听说哪个让人保持长期优势的东西,可以一蹴而就,立竿见影,否则这个“长期优势”也太水了,人人都能有,也就不是优势了。


3


长期优势之所以稀缺,是因为它在短期看着很没用,而且不好衡量,经过持续和连贯性的积累后,它才会浮现出来的——而大部分人都熬不过这个寂寞期。

现在问题来了,什么是“长期优势”?

兴趣,习惯,内驱力这些被翻来覆去讨论遍的东西,我就不再写了,聊聊两个我特别有感触的点。

 是思考过程,不是记住结论

我来德国上学的第一节数学课,就被自己的优秀惊到了。
我身边的同学们,德国精英大学的学生,竟然连十字相乘法都不会?!
这不是我们初一代数就学的嘛,多项式因式分解方法有12种方法,最简单的一种就是它,会背乘法口诀就会十字相乘法

▼ 送分题举例

我两下就得出答案,德国同学还默默地代入求根公式吭哧吭哧算。

▼ 还记得这个求根公式吗

看着他们认真按计算器的侧脸,我都怀疑我该不是进了个野鸡大学吧。
德国同学发现,算出来的答案竟然和我的一样,问我那个“十字相乘法”到底是啥原理。
什么什么原理?这要什么原理?这就是个方法,老师就这么教的。
他们摇头,连原理都讲不出来,会有啥意义?即使答案对了,也许只是巧合。
(巧合你个鬼啊)
这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反映的其实“三年级魔咒”的硬伤: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热衷记结论,懒得动脑子。
3岁的启蒙过于“务实”,把重心放在鸡了多少知识上,但不关心孩子对未知是否渴望、对世界是否好奇这类“虚”的东西,那么三年级“被魔咒”,也并不是很意外。
结论有限,思考无限,前者决定下限,后者划定上限。
激发好奇 |    


 是解决问题,不是解出题目
年初疫情反扑,多地大规模做核酸检测,一家几口人排队等取样。
我在微博看到,某地检测方法被很多人点赞。
他们把一家几口的样本混合采样,放一起检测,如果是阴性,说明一家人都没问题,如果是阳性,再把这家人拎出来,给每个人重新取样单独测。
以“家庭”为单位检测,消耗的时间人力和资源成本,是“人头”为单位检测的几分之一。
把“算法”应用到核酸检测上的人,数理思维一定不会差。
都说德国人数学差,但德国幼儿园从最小就教孩子怎么“用”数学
之前我在《》里写过实例,今天说个更有意思的,我之前从留德华老源那看到的。
某中国留学生借了一大堆书,出图书馆的时候,警报响了。
图书管理员说,估计某本书的磁没消掉,要把它找出来。
中国留学生一本本把书拿出来,在警报器上来回晃几下,不响换下一本。
图书管理员看不下去了,他把所有书平均分成两摞,拿其中一摞在警报上晃了下,响了,然后把这摞书再平均分成两摞,拿其中一摞在警报器上晃一下…  …
这么分了三次,就定位到了要找的书。
图书管理员解不出留学生的数学题,但他的数理思维一点都不差。
你可能说,没办法,大环境就是培养做题高手,我们改变不了。
如果你这么痛恨“大环境”,至少可以不提前把孩子拖入“大环境”。
“启蒙”这两个字非常模糊,什么叫启蒙,怎么叫灌输,很难界定。
启蒙在英文里对应的词是enlightenment,感觉更玄学了,但德国人活得很“具体”,你很在德语里找到跟“启蒙”完全吻合的词。
德国人说起学龄前儿童的启蒙,通常叫它“spielerisch lernen”。
spielerisch是“玩”,lernen是“学习”,我非常喜欢这个说法,具体又接地气,直截了当描述了“启蒙”应该有的样子——玩中学习。
我没给饼饼报过思维课,也反对“刷题”,但我发现,她对数字的理解和图形思维很不错。
我们玩了大量桌游,通过扔骰子,看点数走路,慢慢就理解数字的含义了,而且不是表面的“认识”数字,是直接“应用”在实战里。
她(间歇性)沉迷拼图,通过旋转拼块,把部分拼合成整体,试错,推翻,重来,这些思维的锻炼,比“会什么”更可贵。


4



人看问题喜欢套上一个取景框,框的边缘,是你当下所处的环境,状态,你的经历,你身边人的态度。
当你想解决一个问题,你可能还会调节焦距,让镜头一直拉近,直到近得只剩下问题本身,孤零零地在框里。
而很多时候,问题的原因都藏在取景框外,你要拉远镜头,甚至把相机拿开,才能看到真相。
三年级的问题,翻3岁的旧账一点不为过。
当然不能绝对地说,那样做就会“被魔咒”,这样做就可以避免“被魔咒”,这世界远比if-then语句复杂得多。
但有一件事,越早想通越幸运:启蒙不是安排路线,而是点燃火焰。
黛西@法兰克福



黛西的小纸条

上周种草了我自用的「」,谢谢你们这么支持我这个野生美妆博主,旗舰店薅来的专属优惠和赠品,明晚就截止啦。
你们的声音我都听到了,以后会时不时推荐自用好物(但频率不会高),不能把钱都花给娃了。
不过,明天还是得把钱花给娃… …
我们读了一年多,我在公号cue了大半年的牛津树,终于要开团了。
虽然牛津树名声在外,但我当时还是给自己订了个规矩,先跟娃读一年,了解透彻了再说。
现在我做到了,可以问心无愧推荐了,明晚8点记得来。
晚安
黛西

黛西好物,明晚截止

近期精选文章

什么?几岁开始搞英文,才不会太晚?

黛西专辑精选

(点词卡查看)

01     02 

    

05     06 

07     08 

09    10 适应期

11    12 

13     14 

15     16 

加星标啊姐妹,这样就不会错过一个亿了

你点亮的小花,是我的加油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三年级魔咒”的解药,谁会想到是在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