饼饼在幼儿园又双叒叕受伤了,我已修成仙

文 | 黛西

1


一周前的某个上午,我把饼饼塞进幼儿园,刚坐下工作不到一小时,手机响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
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一个恐怖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饼饼幼儿园老师的。
老师找我,一般逃不出三件事:
你娃发烧了,速来接走;
你娃拉肚子,速来接走;
你娃受伤了,速来接走;
第三种情况,在饼饼身上最常出现。
她大运动落后,现在3岁了,跑跳和身体平衡都远不如同龄娃,有时候看人家别的孩子跑,她也跟着跑,一个没平衡好,咚,栽个跟头,一嘴血。
接起来,果然,又双叒叕摔伤了。
老师在电话里说,她和一个孩子拉着手下楼梯,最后两三阶,那个孩子摔倒了,把她也拖了下去。
另外那个孩子没大碍,饼饼摔得很厉害,出了不少血,嘴肿得老高,牙没有事,但看样子没法吃午饭了,速来接走… …
我赶到幼儿园时,孩子们在花园里玩。
饼饼班的男老师坐在长凳上,饼饼坐在他腿上,嘴上捂着冰袋,鼻尖还有一点浅浅的血渍,一脸倒霉相。
看到我来了,另外一个女老师过来,手轻轻扶在我的肩膀上,好像很担心我崩溃。
冰袋拿下来,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梁朝伟演的香肠嘴。

▼ 这是回家已经消肿一些的样子

我没崩溃,只是流下了两行心疼颜值的眼泪。
男老师似乎还想说点啥,我没给他机会,抱起饼饼出去了。
女老师追了两步,递给我一张纸巾问,你还好吗?
我就是被吓到了,孩子受伤是避免不了的,你们也不想,但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上下楼梯的意外,咱们都想想,改天再聊。
说完这段话,我转身抱着饼饼迈出了大门。
回家路上,饼饼说,到家吃个巧克力压压惊。


2


这次的不幸有两个万幸:

一,万幸牙没事;
二,万幸姥姥不在这儿。
上一次,饼饼从幼儿园被退货,也是因为嘴摔肿了。
在花园平地上自己跑着,谁没招她谁没惹她,自己就摔倒了,摔的时候手里拎着个浇花壶,跟宝似的不肯扔,没腾出手支撑身体,直接脸着地。
那一次,我妈在这儿,我接她回来,进门之前,给我妈发了个微信。




做好心理准备,有点吓人,但只是看着严重,嘴好得很快,咱们都保持镇定,别影响饼饼的情绪。


我妈回:木问题。
我开门,我妈和我爸已经在门口守着了。

我的天啊!!!

怎么给我们摔成这样了?!

你没找他们算账啊?!

他们给你道歉了吗???

她自己摔的啊,不是别人“给我们摔”的,没人需要道歉,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算账可以让她马上好吗?
老人可不会听这些,她又说了很多抱怨老师的话,我没仔细听,大体意思就是,这要是在国内,我肯定得找老师算账去,让他们给咱道歉,德国老师怎么这么不负责,让他们看个孩子,给我们摔成这样。


3


我带娃比较糙,大部分时候身边没有老人帮忙,细致不起来。

头发随便一扎,不挡眼就行,跟我们吃外卖,饿不着就行;
根本不会介意什么塑料奶瓶和玻璃奶瓶的区别,能灌进去奶就是好奶瓶;
有时候忙起来,一片面包一片奶酪再切点生青椒条,就能当一顿晚饭吃。
糙惯了,人就会有一种“钝感”。
不想吃饭?肯定是中午在幼儿园吃多了!娃不会饿到自己。
嘴摔肿了?以前不是也摔肿过么?后来不是也好了嘛!
我们自己1v1带孩子,都免不了磕磕碰碰,送去幼儿园,那么野生的一个地方,老师1vn,娃却从来不受伤,我才觉得奇怪。
饼饼第一次在幼儿园摔肿鼻梁,还不到2岁,当时我就提醒自己,心疼归心疼,努力做个懂事儿的家长,别招人烦。


 做个不招人烦的家长,

只问经过,不问责任
除非是极严重的事故(对孩子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娃在幼儿园的一般意外受伤流血事件,我不会追责。
但是,不追责不代表不关心。
问是必须要问的,而且问得再细致都不为过。
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导致事件的每一个细节,每个动作,我都会问。
不止是出于好奇,我也想传达一个信息,我非常关心孩子,我非常重视她受伤这件事。
更重要的是,我想给对方一个自我复盘的机会。
在详细描述事件经过时,老师也会发现之前没留意的一些小问题。
比如这次饼饼受伤,第二天我送她回幼儿园,跟老师重新说起这件事,我请她把事件的经过,掰成渣给我讲了一遍。
当老师说到“那个孩子先摔倒”时,她补充道,那个孩子应该是想从最后几阶上跳下去,3岁多的孩子,对“安全”和“不安全”的界限不太有数,以后下楼,我们会亲自领着饼饼下来,如果老师人手不够,就让学前班大孩子领着她,大孩子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什么是危险动作,知道怎么照顾小孩子。
这些是我想提醒老师的,没等我开口,她已经自己抢答了。


 做个不招人烦的家长,

只对事,不对人
之前饼饼摔伤,我妈看我不去找幼儿园“算账”,数落我说,你不要这么好说话,让人觉得你好欺负,你要问清楚谁干的,谁的责任。
可是,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为什么必须有人“有责任”,为什么必须存在一个“过错方”?
为什么不能是这种情况,每个人都是好心,每个人都很无辜,但不幸就是这么发生了?
老师描述整个事件时,只提到了“有个孩子”把饼饼拖了下去,我没有问到底是哪个孩子
德国对隐私保护到了严丝合缝的程度,员工生病了,老板没有权利过问你什么病,除非人家自己愿意说;老师缺席了,你没有权利问人家是度假去了还是生病了,除非人家自己主动说。
同样道理,你娃被一个孩子从楼梯上拖下去了,是不允许提那个孩子名字的。
名字本身不是隐私,事件也可以一五一十告诉你的,但是“名字+事件”,就变成了敏感的。(也是为了预防报复)
就算没有隐私保护的规定追问谁干的”,也起不到任何帮助。(恶性事件和长期霸陵除外)
重要的是,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以后如何尽量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无论对方是谁。


5


接饼饼回家后,我为了让她老实坐那冰敷,用桌游把她稳住,她知道冰敷是为了恢复,还算配合。

跟老师预想的不同,午饭零食酪巧克力一样都没落下,但一提喝水,就声称嘴疼,说喝不了。

到第二天晚上,已经基本消肿了。

▼ 这么专注的眼神,一定是在看《小猪佩奇》动画…

娃在幼儿园一受伤,我们中年母亲很容易一头扎进庞大的“关注圈”

“关注圈”是你所有关注事情的总和。

娃受伤了,伤得多重,怎么伤的,谁的责任,老师干嘛去了,我有多心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家娃,我如何给她减轻痛苦,我怎么尽快帮她恢复,以后怎么尽量减少此类事发生… … 这些都是关注圈的事。

在这个庞大复杂的大圈儿里,多数的事都是关注也白关注的。

“关注圈”里套着一个小圈儿,那是你可以改变的“影响圈”
如何给她减轻痛苦,怎么尽快帮她恢复(好第二天塞回幼儿园),以后怎么尽量减少此类事发生,这些事都是在小圈里的,是我可以改变的东西,对未来有积极影响,是我值得花精力关注的事。
最后,结尾升华下——
我们每个人,在新的一年里,少到幼儿园老师的突然来电… …
黛西@法兰克福



黛西的小纸条

饼饼刚午睡,推送已经晚了,来不及写明天的开团预告了,就在这里喊一声吧。
明天开团的,是我之前在里提到过的eeboo故事桌游,这是我藏了三个月的宝,终于等到了库存,可以让它陪伴更多的孩子了。
明天开团的还有一套绘本,保罗兰德画的,非常小众,我先不多剧透,你可以先去百度下关键词“保罗兰德 乔布斯”,真的会被他圈粉。
明天见!

黛西


近期精选文章

黛西专辑精选

(点词卡查看)

01     02 

    

05     06 

07     08 

09    10 适应期

11    12 

13     14 

15     16 

加星标啊姐妹,这样就不会错过一个亿了


你点亮的小花,是我的加油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天赋一饼

免责声明: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正余弦-最专业的少儿教育资源网 » 饼饼在幼儿园又双叒叕受伤了,我已修成仙